胡耀邦的六個春節

胡耀邦同志任中央主席和總書記期間,經歷了6個春節。其中有4個春節是在基層同廣大群眾一起度過的。他所到之處往往不是大中城市、富庶之地,而是“老少邊窮”等貧困落後地區。他深入礦山井下、窮僻山鄉、牧民帳篷、邊防哨卡,一頭紮進老百姓中間,同他們拉家常、議致富、話未來。自耀邦同志開始,這種春節下到基層訪問、給群眾拜年的工作方式,逐漸作為一項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工作制度延續了下來。

1981:在書記處值班

1981年2月4日是除夕,大年三十。中央書記處需要有領導同志值班,胡耀邦說:“大家辛苦一年啦,都要回家和老婆孩子團聚,值班的事就由我來吧。”雖然大家與他爭了一番,讓他也回家過年,可他說什麼也不肯,他說:“服從安排,爭也無用。”就這樣,他讓別的同志都回家了,自己在勤政殿值班守夜。他的秘書梁金泉說:“本來是大年五更,值班就趁機休息一下吧,可他不,還是材料、文件鋪了一大堆,伏案工作到深夜,誰勸也不行。這不,都淩晨四點多鐘才躺下睡著了。”

當除夕的煙花染紅了北京的夜空時,看著滿城光華閃閃,五彩斑斕,煙霧繚繞,耀邦同志感慨萬千。當時國力不足,物資匱乏,人民生活艱辛,他認為無限度地大放煙花爆竹,勞民傷財,浪費太大。他與秘書粗略計算了燃放煙火所費的錢財,頗感痛心。認為這些錢根本沒有用在最需要的地方,應該把每一分錢都用在刀刃上。

同時,他看到煙花使北京的夜空烏煙瘴氣,環境遭到嚴重污染,他提出了保護環境的問題。而且有那麼多人身傷亡事故。北京同仁醫院每年都有被炸壞眼球的人排長隊就醫。最後,他意味深長地作了總結:三筆賬合成一本賬,合而觀之,真是有弊無利,至少也是弊巨利微。建議一些大城市先行一步,立法禁放煙花爆竹。

1982:給老同志拜年

1982年的大年初一,他和其他領導人早早地去看望葉劍英、劉伯承、徐向前、聶榮臻、蔡暢、鄧穎超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希望老同志們健康長壽,對黨和國家的工作多作指導。

來到葉劍英同志住處後,葉劍英同志高興地說:“你們很忙,再說也要移風易俗,就不要來看我了。”耀邦同志說:“你們這些老同志的健康長壽不是個人問題,是黨的需要,國家的需要,人民的需要。”接著,向葉劍英同志談了他們到一些地方調查研究時,看到的城鄉的一些新變化。

在醫院病房的門口見到了聶榮臻同志。耀邦同志握住聶榮臻同志的手說:“您身體大為好轉,大喜事,大喜事!”聶榮臻同志高興地說:“大家喜,大家喜,現在全國人民都喜!”他拉著耀邦同志的手,請大家坐在沙發上,親切交談。

1983:視察海南

1983年2月11日是農曆臘月二十九,下午4點,耀邦同志來到了駐守海南三亞的部隊軍營。耀邦同志在幼兒園停了下來,十幾個孩子輪流讓耀邦同志抱起,十分親熱。幾位從北方來軍營探親的軍嫂,扯開大嗓門連聲喊:“總書記好!”以引起耀邦同志的注意。果然,耀邦同志順著喊聲朝她們走去,同她們一一握手,笑問:“都是北方人吧?從北方到南方,肯定很辛苦,你們的丈夫為祖國安寧到這裏守海防,有你們的功勞啊,你們自己在家裏肯定很勞累,明天就是除夕了,先給你們道聲辛苦拜個年。”

在接見合影前,耀邦同志高興地說:“職務不分高低,地域不分南北,軍營就照官兵合家歡。”大家簇擁在總書記身後和兩邊,沒有遵循慣例按團營連排讓戰士列隊,真的成了“總書記和官兵合家歡”。

在一個多小時的走訪中,廣大官兵感受最深的是總書記渾身洋溢著親情、友情,每到一處總是先給大家拜年,請大家向家中父母親友轉達他發自內心、源於天涯的問候,然後饒有興趣地聽士兵們南腔北調的談話,詢問文化低的士兵補不補文化課,鼓勵他們學文化,學軍事,學科技,爭取一兵多能,一專多用。還問北方士兵對海南的飲食、氣候適不適應,並親切地鼓勵他們:“不適應是困難,也是紙老虎,你硬他就軟,你軟他就硬,在鋼鐵戰士面前,沒有什麼不適應。”

在海南視察期間,耀邦同志極為關心海南這個寶島的開發和發展,堅持搞好政策的重要性。在聽完海南島同志對開發海南的想法後,他說:過去,海南島各族人民在黨的領導下,艱苦奮鬥,做出了很大成績。但就32年的發展來看,對我們的成績不能估計過高,不管哪一方面,距離人民的希望還差得很遠。進步的幅度慢,主要是沒有在海南島搞特殊政策。現在,中央給你們政策,希望海南儘快富裕起來,但這要靠海南廣大幹部和群眾的努力。

後來,1986年8月,中共中央、國務院批准賦予海南行政區相當於省一級的經濟管理權限,從而為設立海南省、建立海南經濟特區打下了基礎。這包含了耀邦同志的多少心血。

1984:在廣西邊防前線

1984年除夕,,耀邦視察廣西邊防,來到法卡山營區。他不顧一路勞頓,不去休息,非要先到陣地上看看戰士們。當時,由於中越關係比較緊張,雙方仍然劍拔弩張,山上的陣地上埋有上萬的地雷,要是哪個不小心踩響了地雷,就意味著是流血大事故。加上前沿陣地與越方是槍對槍,炮對炮,如果被發現,一場戰鬥就在所難免,後果不堪設想。隨從人員都竭力勸阻。耀邦同志沒有接受,執意要上主陣地、上最前沿。他說,戰士們不怕,我們也不怕,我要親自到前沿陣地看看他們。

當來到陣地主峰時,他走進坑道和陣地哨所,與駐守的戰士逐一握手,並連聲說,你們辛苦了,我們來看望你們。從陣地視察回到營房,耀邦健步走進會議室。剛一坐下,他就與守備分隊的幹部、戰士交談,從戰士的戰鬥、執勤、學習、訓練、生活等到戰士的家庭情況都逐一瞭解。同時還詳細地詢問在座的連隊幹部,春節打算怎麼過?連隊會幾次餐?南方同志吃不吃餃子?能不能看到北京播出的電視節目?等等。他說,我們帶來了兩部新片,讓大家在春節看看新電影。

他欣然為法卡山部隊題字:“法卡山英雄山。”六個大字剛勁有力,激勵著全師將士決心以忠於祖國、熱愛軍隊、嚴守邊疆的實際行動,回答黨和人民的關懷和期望。

除夕當夜,耀邦同志從甯明回到南寧。當南寧鞭炮齊鳴,年味正濃時,他突然站起身來,說了聲“走”!就抬腿出了門。陪同人員忙問:“這時候了,還要去哪兒?”他說想到附近農村去看看。廣西的同志說可以到附近郊區的安吉鄉拜年,耀邦覺得郊區太近,說:或許你們事先有所準備,我想到寧明縣或扶綏縣去。去看看你們沒有準備的地方。

他一家一戶地走訪著,給鄉親們拜年。等他們回到南寧不久,春節的鐘聲就敲響了。

1985:與彝族同胞共度春節

1985年2月18日春節前夕,耀邦同志看望和視察雲南邊防部隊。2月19日農曆大年三十這一天,他乘旅行車在滇西的崇山峻嶺間奔波二百多公里。途中在祿豐縣山區一個偏僻的村寨同彝族男女老少共度春節。小夥子們和頭戴銀飾包頭、身著色彩斑斕的民族服裝的姑娘們簇擁著耀邦同志來到村頭的打穀場。他們彈起月琴,唱起彝歌,跳起優美的彝家舞蹈。耀邦用北京果脯招待大家,並同他們親切交談,問他們1984年收入有多少,今年春節過得怎麼樣,是否都宰了豬。大家爭先恐後地說開了。耀邦滿面笑容地祝他們在1985年取得更大的成績。隨後,他走進彝族農民普發友的家裏向他們拜年。這家5口人正在吃午飯,桌上擺著六七個菜,其中有一大碗臘肉。耀邦說,他們吃得不差嘛!他還看望了另外3戶人家,彝族鄉親請他品嘗了自製的米酒。

1986:給布依族群眾拜年

1986春節期間,在時任貴州省委書記胡錦濤等同志的陪同下,來到貴州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興義縣馬嶺鎮烏拉布依族村,耀邦同志訪問了兩戶貧困戶,細細察看他們的被褥,櫃裏的藏糧,灶房掛的過年肉,問寒問暖。晚上便在一家布依族農家和鄉親們一道吃年飯,打糍粑,吃長壽麵。白天在村頭寨口和一些布依族老農、婦女、青年廣泛接觸時,當地幹部介紹:總書記來向大家拜年了。周圍群眾隨即圍攏過來,耀邦便讓工作人員把帶來的小文具等小禮物分送給在場的老鄉,高興地說:我們照個相吧!頓時,記者照相機的快門響聲和人們的歡笑聲連成一片。

當然,他最關心的仍然是貴州的發展問題,當地群眾的民生問題。貴州因其歷史和地理的特殊性,這裏基本上是“天無三日晴,地無三尺平,人無三分銀”的景象,而且,當地人常被稱作窮得一無所有的“幹人”。耀邦對此非常關心,認為一定要治窮致富。在視察的路上,他反復強調:為了在經濟上打翻身仗,貴州要繼續研究自己的優勢,做好因地制宜這篇大文章。

2月4日至9日,在胡錦濤等同志的陪同下,耀邦同志乘坐旅行車,翻山越嶺,視察貴州各地縣。在貴州各地,耀邦同志充分肯定各級幹部和廣大群眾幾年來為發展貧困地區經濟作的努力和所取得的成績,同時提出要用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的觀點,引導大家正確認識貧困地區問題,明確治窮致富的指導思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