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匯率:中美能否越過這道檻兒

當前,美國政府、國會及主流經濟學家認為人民幣幣值被低估,要求人民幣大幅升值,為中美關係的回暖蒙上了陰影。目前,人民幣匯率問題已經從經濟層面上升到政治層面,擾亂了中國自主的匯率調整步伐。人民幣匯率問題是否會成為中美之間一道越不過的檻兒?

人民幣低估40%,是事實嗎?

美國總統奧巴馬2月3日在民主黨參議院政策委員會會議上稱,人民幣對美元和其他主要貨幣的匯率都過低,這對國際貿易競爭造成影響。美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所長伯格斯滕和該所中國問題專家尼古拉斯?拉迪表示,中國的匯率操縱使人民幣匯率按貿易加權計算低估25%,相對于美元低估40%;中國政府每天從外匯市場購入約10億美元,以阻止人民幣升值。美國國會參議員舒默和格雷厄姆在歷次國會發言和致函行政部門時,均採用人民幣匯率被低估40%的說法。

對於人民幣應升值的幅度,伯格斯滕認為,人民幣需要升值25%~40%,才能把中國的經常賬戶盈餘降至GDP的3%~4%,使美國經常賬戶赤字每年減少1000億~1500億美元,為美國創造60萬~120萬個就業崗位,並推動美國“國家出口戰略”的實施。在具體操作上,伯格斯滕認為人民幣應以每年8%~10%的幅度升值較妥,因為中國經濟目前和未來10年都可保持10%左右的高速增長,升值不會削弱中國商品的競爭力。美國耶魯大學管理學院金融學教授陳志武表示,人民幣應有一個比較快的升幅,一次性升值5%~10%應是合理的。這會緩解中國國內資產泡沫膨脹的趨勢,因為現在人民幣低估吸引很多熱錢流入,一旦人民幣升值,這種預期會越來越少。

美國此次在人民幣匯率問題上的施壓手段和策略方面,除了通過國會、學者及白宮官員包括奧巴馬親自表態,以公開方式指責中國“操縱匯率”,逼迫人民幣升值外,還拉攏其他有關方面共同對中國施壓。首先是歐洲,因為歐洲也與中國存在貿易摩擦,同樣存在增加就業機會的迫切需要;其次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等國際金融機構,在美國看來,通過施壓IMF,然後讓IMF施壓中國,“中國會發現抗拒IMF壓力比抗拒美方壓力要困難得多”;再次是印度、巴西等新興經濟體和韓國等中國的重要貿易夥伴國,美國利用其輿論優勢,大肆宣揚這些國家同樣“受人民幣匯率低估”之害,如產品出口競爭力受打壓、貿易赤字等,誘使其共同就人民幣匯率問題向中國施壓。

打匯率牌一箭雙雕

與以往在匯率問題上施壓相似,這次美方的重要出發點仍是中美貿易失衡。然而,以往施壓時儘管中美貿易失衡也在不斷加劇,但美國經濟尚處於繁榮期,失業等問題遠沒有現在嚴重。當前,由於受到金融危機打擊,美國失業率持續高企,迄今沒有顯示出明顯的降低趨勢。為了減少失業,美國開始重新將目光轉向製造業。此外,美國企業研究所學者菲利普?列維表示:“以前人們指出,赤字的好處是美國能從中國手中廉價借錢。美國目前陷入流動性陷阱(在此情況下,利率手段已無法推動支出),廉價借款對美國已沒有任何好處。”列維稱,隨著在華投資的美國企業發現在中國做生意的難度越來越大,目前美國政府在與中國進行對抗時,來自商界的阻力有所減輕。

美國要求人民幣升值,具有重要的中美關係方面的背景。美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戈德斯坦認為,匯率問題重新獲得美國行政部門和國會高度關注有複雜原因,不只是一個貨幣問題。戈德斯坦稱,中國有些做法令美國不安,比如穀歌在中國遇到的問題,在氣候變化問題上美國也未得到中國的合作,此外還有溫家寶總理在匯率問題上表明的最新立場。戈德斯坦認為,美國政府可能已對中美整體關係做出重新評估,認為中國在許多雙方可以合作的問題上未提供必要合作,這讓美國政府內部主張給中國更多時間進行匯率改革以換取中國在其他國際問題上合作的觀點失去支持。

美國執政黨的變化給人民幣匯率問題帶來更大壓力。英國《金融時報》3月25日發表文章稱,美國正精心準備針對中國的報復性措施,表明美國政府更願意付諸行動,而不只是虛張聲勢。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白宮和國會易主。2005年,布什政府反對實施徵收匯率關稅等措施,當時國會由共和黨控制,也降低了此類措施通過的可能性。相比之下,現任總統奧巴馬在貿易問題上表現出更多疑慮,在採取行動減少享受補貼的進口方面也更為急迫。2009年,他批准對中國輪胎徵收緊急關稅,而這是布什多次拒絕使用的措施。

美國國內政治對人民幣匯率問題產生重大影響。過去多年來,匯率問題雖多次成為中美關係的熱點,但美國政界的主流觀點是:雙邊關係為大,匯率問題次之。國會中雖也出現過對中國產品徵收27%的懲罰性進口關稅的立法議案,但行政部門總是明確持反對意見。但這次不同。今年是美國“中期選舉年”,11月份國會眾議院的全部席位、參議院的1/3席位將面臨改選,在中期選舉壓力下,兩党議員均迫切需要鞏固並提升選民支持率,於是更多議員傾向于支持懲罰中國的議案,在匯率問題上再度對中國施壓,向選民顯示其政治姿態和能力。因此,近期130名國會議員聯名向美國財長蓋特納、商務部長駱家輝寫信施壓。行政部門立場也有所鬆動,奧巴馬在多個場合公開批評中國政府過分干預匯率的做法,美國總統這樣表態十分罕見。

奧巴馬打“匯率牌”可達到“一箭雙雕”的效果:一是可贏得部分選民,尤其是那些因製造業轉移而喪失太多就業崗位區域的選民的支持,讓其就任以來不斷下滑的民意支持度有所回升。二是有利於醫保改革。英國《金融時報》稱,奧巴馬把推動醫保改革當成其政治遺產,全力以赴確保醫保體系的財政資源。為此,他除了向富人和大公司課稅外,還決心解決美國的貿易逆差,“改善美國經濟、擴大就業是一場奧巴馬為鞏固歷史功績堅決要打的戰爭”。奧巴馬“不會為穀歌風波與北京惡語相向,但會為了醫保改革所需要的財政資源不惜與北京翻臉”,因為這是奧巴馬政府的核心利益所在。奧巴馬認為,推動人民幣升值,是擴大美國出口,解決貿易逆差,降低美國失業率的捷徑。

繼續推進漸進式匯改進程

針對美國政府咄咄逼人的攻勢,中國應該採取怎樣的應對措施呢?從經濟的角度來講,由於中美經濟復蘇進程不同,匯率政策如保持不變,國內輸入性通脹壓力大增,“熱錢”湧入預期增強,將對中國經濟造成更大衝擊。如今,隨著中國經濟的強勁復蘇,危機時期的特殊人民幣匯率政策有再次調整的必要。

自2005年7月我國啟動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以來,人民幣匯率不再釘住單一美元,而是實行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的有管理的、更富彈性的人民幣匯率機制。此後,人民幣對美元匯率逐漸升值,並逐漸增加了浮動的範圍。在國際金融危機衝擊下,從2008年7月起,人民幣匯率暫停了對美元的逐步升值步伐,回到對美元波動相對狹小的局面。目前,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維持在1美元約兌換6.8元人民幣的水平。

目前,中國貨幣當局調整人民幣匯率機制的內在意願非常明顯。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曾表示,中國要從非常規政策逐步回歸常規政策,這也包括人民幣匯率政策。事實上,外界關於人民幣匯率的爭執,在很大程度上擾亂了國內自主的匯率調整步伐。由於摻雜了更多美國因素,使中國匯率政策調整的自主行動,變成了某種帶有政治意味的博弈。中國應在堅決維護國家尊嚴的同時,獨立完成本該進行的匯率調整,深化匯率形成機制改革,不斷推進漸進式匯改進程。當前,從中國經濟的現實情況考慮,一次性大幅升值不可行,恢復人民幣匯率彈性,擴大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幅,使人民幣可以像國際金融危機之前那樣逐步小幅升值,更符合中國自身的利益。

(張茂榮 /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