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澳博股權風波盡早平息以利澳門穩定 盼澳博股權風波盡早平息以利澳門穩定

昨日周日,因而使近日鬧得沸沸揚揚的「爭分『燊』家」事件的新聞,有所緩和。但不排除正因為是周日,政府機關休息,市面也相對平靜,可說是「水靜鵝飛」,本地新聞版「敲鑼搵頭條」之下,某些媒體會炮製一些「內幕新聞」,使到「爭分『燊』家」的新聞更是向深化和細化發展,再次搞皺一池春水。

其實,昨日有關「爭分『燊』家」新聞的淡化,與何鴻燊的態度和作為有很大關係。這是正如一些香港媒體所分析報導的那樣,賭王愛錫家人,不想家人變仇人互相攻擊,仍然抱著家事由家人解決,毋須對簿公堂,所以連日來穿梭四房家人之間進行斡旋,要求一家人「閂埋門講掂數」。何鴻燊以一家之主身分,要求家人以和為貴,不要互相攻訐;各房家人已有共識,行動一致封嘴,二、三房車出入都拉上窗簾,將今次風波轉為低調處理,何家各房緊張氣氛暫告緩和。在賭王的努力下,各房人均已態度軟化,認同父親的意願閉門一家親。暫時放下心頭大石的何鴻燊,現正研究業務的接班問題,相信初步已有合意解決方案。因此,

日前的「告上法院」之說,只是何鴻燊的「激兵法」,希望能讓家庭成員警醒這一事件的嚴重性,立即停止爭鬥,以免惡化下去,尤其是避免對薄公堂。何鴻燊雖然年已八十九歲,身體狀況也不大如前,但大腦仍然十分清醒,且還有很高的政治智慧,相信是不會採取「告上法院」這一下下策的。

實際上,有香港媒體使用香港司法機關的電子查詢服務發現,這宗何家爭產案現尚未排期聆訊。據法律界人士解釋,原訴入稟法院後,須把令狀送達答辯人,若原訴未將令狀送出,答辯一方即毋須答辯,意味有關訴訟未展開,法庭一般有一年寬限期,即原訴可在一年內決定何時將狀令送予答辯人,故案件至今仍未排期聆訊。律師梁永鏗指出,本案奇怪之處,是賭王入稟告二房三房後,仍到被告家住宿,或許尚有轉圜談判餘地。這種種現象,更佐證了香港媒體的上述分析。甚至還有人猜測,其實何鴻燊及其所聘用的大律師,並沒有將訴狀入稟法院,只不過是「作狀」一下,為的是要警告正在爭吵中的家族成員而已。否則,這是違背何鴻燊避免將家事告上法院的原旨的。

為何何鴻燊要避免將家事「告上法院」?看來,這除了是何鴻燊出於「家和萬事興」的固有觀念之外,更是為了避免因自己的家事而對澳門的博彩業超穩定架構,尤其是澳門特區的穩定造成幹擾,致使自己長期以來致力於澳門繁榮穩定的努力作為「晚節不保」,而且還是因此自己的家事而致「臨尾香」。眾所周知,自賭權開放後,引進一家美資博彩「永利」,後來再因「賭牌三開六」,再多「金沙中國」及「美高梅」美國博企及另一家澳洲博企被引進澳門。盡管「美高梅」和「濠鋒」的實際運作都是操之於何鴻燊家族成員亦即愛國愛澳人士的手中,但與美國政界尤其是情治界有千絲萬縷關係的「永利」和「金沙」的立足,確實是對澳門博彩業發展利弊並存——雖然是促進了澳門博彩業的發展,但也帶來不少隱懮。其中既有經濟上的擔心美資博彩以財勢壓人,壟斷澳門博彩業,佔據澳門博彩業的話語權,從而對澳門特區的經濟安全構成威脅;也有政治上的問題,尤其是在發生「顏色革命」的國家已包圍中國,而美國又將曾在吉爾吉斯發生「顏色革命」時,「正巧」擔任美國駐吉爾吉斯大使,也曾在駐台期間全力支持陳水扁的楊蘇棣調任駐港澳總領事,甚至還要求在澳門設立領事館時候,北京更看重何鴻燊在澳門博彩業以至是澳門社會經濟中所起的「避震器」的作用。因此,何鴻燊雖然已年逾八十,早已超過了任職年限,但仍然讓他保留全國政協常委的職務,就是要讓他繼續發揮在澳門博彩業以至是澳門特區的「維穩」作用。而在事實上,在目前澳門的華資博彩業頭頭中,仍然沒有甚麼人可以代替何鴻燊的地位。在此背景下,何鴻燊又如何會做出與自己應有作為相悖的事情,而且還是因為自己的家事而辜負了中央的信任和重托?!

實際上,香港就有媒體分析說,賭博業是澳門的經濟命脈,北京中央到地方政府都高度重視。早於何鴻燊的健康出現問題前,北京中央已關注「兩何後」的澳門情勢發展。所謂的「兩何」,一位是指澳門前行政長官何厚鏵,另一人就是何鴻燊。何鴻燊在澳門政商界舉足輕重,一旦年邁退隱或離世後,澳門局勢是否生變起亂,是北京關注的重點。而一場突如其來的何鴻燊家族爭產風波,令北京方面所關注的「隱患」提早爆發。中央政府擔心,這次何鴻燊家族的爭產風波一旦處理失當,過往由何鴻燊掌控的澳門賭業龍頭澳門博彩股份有限公司,勢必首當其衝,導致澳門賭業失衡,勢力重新洗牌。 如果澳門賭業重新洗牌,最壞情況是美資壟斷,不僅影響澳門的經濟和民生,甚至會破壞澳門政局和諧穩定。

既然如此,這宗事件不宜再「鬧」下去了。這既是要為澳門博彩業和澳門特區的穩定大局著想,也是為了避免何鴻燊為此而大受困擾,影響身體健康以至是壽命。日前他在幾房之間頻撲奔走後說「好攰」,就是一個警號。作為兒孫輩,即使沒有社會責任感,也應有孝順心。不要再迫逼近年九十的何鴻燊,在各房之間氹氹轉了,還應恢復過去各房人尊重何鴻燊的傳統,由何鴻燊決定如何處分家產。應當說,具有內地省級政協委員身份的何超瓊、何猷龍姐弟,還是懂得顧全大局的,儘管也遭了「告」,但卻一直保持緘默,何家的「發言人」沒「發言」,就避免了火上澆油。

盡管說,「澳博」是上市公司,不會因其中的股東的家事而受拖累;也盡管說,「澳博」的運作已走上正軌,一群具有豐富經驗的專業人員任憑風浪起,穩坐釣魚船,不會讓「澳博」脫離航道;而在「澳博」中佔有重大股權的霍英東家族和鄭裕彤,無論是出於維護公司股價還是維護澳門經濟局勢穩定考量,都不會讓「澳博」出事;但關鍵的,還是何鴻燊的家事紛爭能夠盡快平息。各房兒孫都應像過去那樣,尊重何鴻燊在家族中「一言九鼎」的地位,由他來決定如何處分家產,不要各出奇謀爭奪。即使爭到了,社會上觀感也不好,落得個「激死老竇搵山拜」的罵名。

按照香港的經驗,最好的方法處分辦法,是交由信託基金來處理,據說當初何鴻燊也有此打算。但由於何家的情況有所不同,家族中的一些人在將自家的家產增值上貢獻心力甚多,如果也與其他家族成員「一刀切」地實行平均主義,也不盡合理。因此,還須有所變通,在基本平分的基礎上,根據各人對家族生意的貢獻給予特殊照顧。這樣,才不致於陷入「做又三十六,唔做又三十六」的桎梏。

由此事件,也給各方一個警號:應盡快在華資博企中培養一、兩個可以像何鴻燊那樣「鎮得住」的政商人物,在全國政協、全國工商聯等公職上予以破格提拔任用,「扶上馬,送一程」,盡早培養成才。否則,待到何鴻燊抵擋不住自然規律之時才進行,就難免會出現在博彩業方面的「政經權力真空」,美資賭商或許會趁亂混水摸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