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春節習俗記趣

春節,是中華民族歷史悠久、最為隆重的傳統佳節。在臺灣過春節,與大陸各地差不多,可謂大同小異,保留著濃濃的傳統“年味”,同時又帶有臺灣本地的一些特色——

從農曆臘月十六至正月十五這段時間,臺灣民間稱之為“年兜時節”。

尾牙

每月初二、十六,是臺灣商人祭拜土地公神的日子,稱為“做牙”(打牙祭)。臘月十六的做牙是一年中的最後一次,所以稱為“尾牙”。做“尾牙”是感謝土地公一年來對事業生意和農作收成的庇佑,所以比平常的做牙日更為隆重。尾牙是商家一年活動的“尾聲”,也是普通百姓春節活動的“先聲”。這天,公司行號的老闆宴請犒賞員工,以慰勞其一年來的辛苦。過去有種舊俗,宴席桌上有一道菜是整雞,中間的轉盤一旋轉,停止時雞頭對準誰,即暗示主人要解雇誰。如今這種風俗早已絕跡。一般平民百姓家則要燒“土地公金”以祭福德正神(即土地公),全家人聚在一起“食尾牙”,往往少不了的食物是潤餅和刈包。

祭灶

臘月二十三是“祭灶”之日,即送灶神上天之日。每年到這天灶神會上天奏報天帝。因此在祭送灶神時,要將灶神畫像貼于灶上,兩旁貼有“上天言好事,回宮降吉祥”,或“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的對聯。然後擺上各種供品,多為甜元仔、米餌、糖豆漿、甜瓜、糖果等,這些供品或甜或黏,意思是讓灶神多說好話,不說壞話。有的還以酒糟塗抹灶門,以示討好之意,再燃香放鞭炮,為灶神送行。

清沌

祭灶那幾天,家家戶戶開始大掃除。因為平時神案、神位、香爐都不得擅自移動,只有趁灶王返回天界的幾天裏,才能挪移清掃。“清沌”,便是除去家中黴氣,迎接新春之意,臺灣俚諺稱:“清後才會富”。清沌之風,至今不廢。

年貨

逛街買年貨仍是年前準備的一項重要內容。林林總總的“年貨大街”遍佈島內城鄉各地,成為臺灣過年的標誌性景觀。迪化街是臺北最老的一個商圈,其“年貨觀光大街”每年都很熱鬧,攤位採用復古的形式,佈滿各式旗幟和燈籠。不論南北雜貨和應景糖果,還是服飾、美食,都應有盡有。近年來,許多來自大陸的物產成了年貨大街的熱門貨。高雄的年貨街在“中街仔”,而台中最出名的年貨街在天津路商圈。所有的年貨大街,其主色調與大陸一樣,都是那熟悉的中國紅。前來逛街購物的男女老少絡繹不絕,有時甚至“擠到爆”。由於有“年貨公車”及“年貨速遞”服務,民眾盡可享受購物之樂。街區裏還表演布袋戲、歌仔戲等傳統閩南戲曲。在臺北迪化街一類的老街,仍有民間的書法愛好者在這裏免費為民眾書寫春聯,吸引了不少民眾甚至外籍人士排隊求取。臺灣民間諺語“囝仔愛年兜,大人鬧嘈嘈”,反映了人們忙年的這一情景。

除夕

除夕是過年最重要的大日子。這天一大早,家家戶戶都在準備除舊佈新,在家中內外重要部位張貼春聯春字,臺灣民間俗稱“輝春”。除夕下午的祭拜,俗稱“辭年”或“辭歲”,是為了感謝這一年來神明及祖先的保佑,祈求來年繼續賜福。全家老小都要穿戴整齊,在廳堂的神明及祖先的牌位桌前陳列犧醴供品。較講究的家庭,還在神案上“疊柑塔”。祭品中一定少不了年糕,臺灣人稱之為“年粿”,它是用石磨研碎的糯米,再添加各種調味品久蒸而成的。年粿有甜粿、發粿、菜頭粿之分。臺灣鄉下有俗諺:甜粿過年,發粿賺錢,菜頭粿吃應時。有的還在發粿和米飯上插上紅紙做的“飯春花”,因“春”字的閩南語諧音“剩”,取年年有餘之意。

圍爐

辭歲之後,就進入過年的高潮——吃年夜飯,臺灣稱“圍爐”。以前是在桌子底下放炭爐,現在則以火鍋或電磁爐取代。一家人熱乎乎地圍坐一桌共餐,和樂團圓,興旺隆盛。年夜飯中,除了要吃象徵全家團圓的魚丸、蝦丸、肉丸和寓有“食雞起家”之意的全雞(“全雞”閩南語發音同“全家”),還有幾道菜不可少,如芥菜,叫“長年菜”,吃時要一根一根先頭後尾,不能橫食,也不能嚼斷而食,象徵綿延不斷;“韭菜”,取其與“久”諧音,象徵長壽;蘿蔔,閩南話稱它為“菜頭”,表示“好彩頭”(吉兆)。桌上的菜,每人都要下筷吃一口,此乃象徵齊全,即使平常滴酒不沾的婦女及孩子,也要喝上一點點酒,因“酒”與“久”同音。一家人齊聚一堂,把酒言歡,暢敘親情,人們期待的早已不是桌上有多麼豐盛的菜肴,而是一家人團聚親熱的溫馨氣氛。

壓歲錢

吃過年夜飯之後,便是長輩們給子孫們“壓歲錢”的時候了。壓歲錢用紅紙(袋)包著,也稱紅包。臺灣的習慣是,只要沒結婚,即便已年過三十,都可以名正言順地從父母、兄嫂手裏拿紅包。紅包內的金額必須是偶數,忌諱奇數,取吉利之意。與大陸各地習俗一樣,人們“守歲”到午夜,便紛紛跑到街上燃爆竹煙花。

跳火囤

臺灣農村一些地方在圍爐後還有“跳火囤”之俗。將稻草、蔗葉點燃放在盆中,家中男性成員面向正廳,依長幼次序跳過火盆,取“興旺如火”的吉意。跳時口中還要念些討吉利的順口溜,如“公擔金,婆擔銀,跳入厝,代代福”。火熄後,將灰燼送進廚房的大灶裏,祈求神明保佑發財。有些鄉村至今還保留著另一種頗具人情味的“避債戲”習俗:從除夕夜開始,一些寺廟要祭神演戲,那些負債無法還清的人,為躲避債主上門追逼,便可躲到廟裏看戲。依照風俗,債主不可到戲臺前找人索債,否則會引起公憤。如此,欠債的人也可以在廟裏躲過年關。

新正

正月初一,臺灣叫“新正”。舊時,一大早全家老少要集合一起燃香點燭,祭神拜祖,稱為“開正”。之後民眾之間互道新年恭喜,稱為“拜正”、“賀正”。主人家以各種甜食、甜茶招待客人,叫做“食甜”。客人食甜時,依俗都要說些吉利恭賀之話。有的人還要到寺廟朝聖祭拜,有的人則到風景名勝踏春玩耍,這叫“走春”,盛行至今。

搶頭香

臺灣的宗教信仰濃厚,新春期間民眾常去廟宇進香祈福。許多民眾自除夕夜開始,便前往崇敬的廟宇上香膜拜。有些廟宇會在除夕夜先將廟門關閉,並將神明的主爐以紅紙封起來,直到事先向神明請示的子時吉刻屆臨,才將廟門打開,早就持香擠在門外的虔誠信眾,蜂擁向前爭著插上第一炷香,此稱“搶頭香”。據說搶到頭香的信眾會受到神明的特別庇佑,獲得好運。民間還盛行于新春期間到寺廟點燈祈福,點燈類別有平安燈、光明燈、元辰燈、財利燈、文昌燈等。佛教以燈比喻光明與智慧,如信眾能燃燈供佛,就能身體健康、事業成功。

回娘家

除夕夜和大年初一是家族團圓之日,指的是父系族裔這邊,初二媳婦帶著丈夫和孩子回到娘家,則是完成母系族裔的團圓。所以,過年前一天和初二都是交通特別忙碌的時候。過去臺灣民眾嚴守傳統,大年初二嫁出去的女兒必然帶著孩子回家,近年禮俗之事大幅簡略,尤其父家和娘家兩地相隔越來越遠,舟車勞頓,初二就不一定回娘家,而是另覓他日再補便是。

噴春

噴春,即“鼓吹陣”,早期是由三四個窮人組織而成的小樂隊,沿街奏樂助興討紅包。各家各戶為討個吉利,就讓他們在門口大奏“天官賜福”、“招財進寶”、“迎春接福”等吉祥樂曲,然後送一個紅包給他們。現在,噴春大都由國術館的舞獅團在廟宇表演節目來取代。

過年,一直要到正月十五才算結束。這一時段,舊時民間禮俗活動繁多,可從當時流傳的歌謠中感知一二。如:“初一早,初二巧,初三無通巧,初四頓頓飽,初五隔開,初六舀肥,初七七元,初八原全,初九天公生,初十有食食,十一概概,十二漏屎,十三吃場粥配芥菜,十四結燈棚,十五上元暝。”這首民謠用閩南語念起來很押韻,短短數語,幾乎把春節期間的民間節目及生活習俗形容得淋漓盡致。

歲時節俗最能反映民族文化的特點,雖然隨著臺灣社會的發展,許多傳統習俗也已發生了很大變化,但仍不難窺知兩岸春節習俗均屬中華文化的淵流關係。

(宋淑玉/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