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政權保衛戰最後操盤手臨危受命

中國國民黨中央昨日舉行新舊秘書長交接典禮。國民黨主席馬英九說,交接是責任傳承的開始,希望兩位前後任秘書長金溥聰和廖了以,能夠繼續為黨服務,為人民服務。新任秘書長廖了以則表示,他以誠惶誠恐的心情接下重任,未來將堅持改革,全力以赴。

廖了以從金溥聰的手中接過秘書長印信的這一刻開始,宣告組織上的「金馬體制」正式解體,但卻暗中搭建起非組織的「金馬體制」,亦即金溥聰將在體制外為馬英九二零一二的政權保衛戰輔選。至於馬英九和廖了以在交接典禮上所說的話,其實都是門面說話,不必當真。否則,就無須交接,繼續由金溥聰按其原有思路實施下去即可。

實際上,正因為是金溥聰在擔任秘書長的這段時間內,由於不熟悉國民黨沉厚的傳統文化,以自己的理想主義來進行黨務改革,結果處處碰釘。國民黨近年在幾場地方型選舉中連選連敗,馬英九的一系列失誤固然要自負一定的責任,但金溥聰應負的責任也不遑多讓。倘若繼續實行這樣的「金馬體制」,一年多後的馬英九政權保衛戰,恐怕也是慘嘗敗績,故而才有踩急剎板換帥之舉。因此,馬英九所說的「責任傳承」,所傳承的是應是保住國民黨江山的責任,而不能是金溥聰的選戰經驗。而廖了以所說的「堅持改革」,則恐怕是維護馬英九、金溥聰面子的門面話。廖了以上任之後,必然會摒棄金溥聰的那一套「改革」思路和方法,逐步修正對黨內地方派系急風驟雨式的改革,代之以和風細雨式的安撫加調整方式。否則,馬英九又何須找來熟悉及能駕馭地方派系的廖了以來接任秘書長?馬英九、金溥聰式的改革,雖然理念正確,但因方式方法不對頭,已經宣告失敗,廖了以是來為金溥聰「擦屁股」收拾殘局並施以起死回生之術的。

應當說,馬英九這次重組國民黨中央,雖然在時間上是略嫌遲了一些,但卻是正確的。由此可見,他也終於感覺到問題的嚴重性和調整的必要性。而他找來廖了以任秘書長,也就是對金溥聰的「改革」予以否定。

實際上,廖了以是原台中縣「紅派」的領袖,也因此而連續當選了兩屆台中縣長。二十九年前,廖了以勤走地方廣博感情,高票當選為最年輕的豐原市長。三十多年的從政生涯,廖了以沒有拗口的改革理念,也沒有強悍的排他風格,他靠的是與人為善、勤勞走動、謙虛細緻來點滴累積人脈和政績。二零零零年「總統」大選,廖了以全力支持宋楚瑜,選後宋楚瑜聘廖了以為親民黨副祕書長,他既未就任也沒有退回聘書,但仍廖與宋楚瑜關係深厚。二零零八年馬英九選「總統」,他自駕一輛小汽車從南到北進行輔選。正因為他對地方派系的嫻熟,才讓曾出任國民黨組織工作會主委的廖風德,在被任命為「內政部長」後,延攬其為自己的副手。當廖風德中風身亡後,他也自然而然地順位坐正「內政部長」。

廖了以在「內政部長」任內,深諳資源分配、關心地方發展,朝野「立委」無不豎指稱讚他。一個「消費券」發放的政務工作,又使人見識他勇於承擔的好作風。廖了以擔任「總統府秘書長」一年四個月,謹守分際,成為馬英九核心幕僚,行事作風低調,府內大小事親力親為,緊盯著馬英九交辦任務,認真、負責的態度獲得馬英九信賴。廖了以的本土特質和柔軟身段,和金溥聰的學者性格和強悍堅持,儼然成為黨內最鮮明的「對照組」。廖了以善於溝通協調、身段柔軟,基層實力雄厚。現在,廖了以回到熟悉的黨務,他的第一項工作,就是在「立委」選舉提名作業展開前,迅速彌平中央與地方、權力與派系的裂痕,而這也正是廖了以大展長才的戰場。由此,由廖了以擔任秘書長、有利於調整年來因金溥聰「改革」而被弄僵了的地方派系。也因為其作風細膩,而可以修補與黨內大老連戰、吳伯雄等,和黨外盟友宋楚瑜,鬱慕明等人的關係。

但廖了以能否「回天補天」?則將受到諸多主客觀因素的約制。其中他的地方派系經驗,只限於原台中縣。而且,即使是在原台中縣,也只有是其中的「紅派」,而不包括「黑派」等其他派別。當然,廖了以是將其過去的經驗,應用到全島各地的地方派系去的。其實,國民黨內最為全面地熟悉地方派系的,應是關中。實際上二零零八年馬英九參加「總統」選舉的過程中,關中為收服各地地方派系就發揮了極為重要的作用。但關中現在已任「考試院長」,因要保持中立,在二零一二年就未必能幫上忙,因而廖了以肩上的擔子就十分沉重。

國民黨的這次改組,除了更換秘書長之外,馬英九還委任了洪秀柱出任副秘書長兼考紀會主委,也是一副好牌。她一來是外省藉人,二來曾長期擔任老師,三來是她曾經支持王金平選黨主席,四來她自己也曾親身披掛上陣參選黨主席,這就使她在國民黨內「王派」和教師隊伍中,擁有較高的威信,也代表一部分國民黨支持者的利益訴求。而過去國民黨連選連敗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大量「王派」群眾和教師選票的流失。她在出任副秘書長後,應能在這方面起補台作用,找回已經流失的支持者。

但是,無論是廖了以還是洪秀柱,都將面對如下的事艱困實,就是被金溥聰疏遠甚至是弄翻關係的,不僅僅是宋楚瑜等幾個人而已,而也包括了曾在二零零八年為馬英九鞍前馬後立下功勞的張榮味、謝深山、鄭永金、詹啟賢等人,還有「土豆兵團」等。除非是馬英九能夠真誠地向他們道個歉,就象昨日為江國慶的被錯殺而道歉那樣。──宋楚瑜等人,在某個角度上就是被「政治錯殺」了。這並非是廖了以、洪秀柱個人的能力就可以達到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