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春晚的問題不在老面孔而是地域歧視

春節假期已過,但有關中央電視台「春節聯歡晚會」的議論,卻正掀起。今年的議論,除了是歷年都有的對「春晚」的「老面孔當家」、缺乏新鮮感有所不滿之外,更多的是針對「春晚」的「自我感覺良好」,忽視隨著社會的變化,視野已經擴大、素質已經提高、審美趣味也已經豐富了的廣大觀眾的感受,自以為是,連教授專家也加入了論戰。其中最惹人注目的,是民俗文化專家吳祚來,教育專家王旭明,美學專家蕭鷹,文學專家趙勇,集中批評「春晚」的庸俗語言。尤其是《南方都市報》等報刊,還連續發表批評「春晚」的學者專家論文。

「春晚」從比「文革」期間「八億人看八個樣板戲」更要「壟斷獨霸」的十三億人只能看一台「歡樂今宵」,到前年「山寨春晚」的挑戰其權威,再到今年春節南方有多家衛視明確宣佈不轉播「春晚」,其中安徽、廣東、湖南、重慶等多家衛視還自辦「春晚」,甚至廣東衛視「春晚」的播出時間更是與中央電視台「春晚」打對台,就是緊緊抓住了「春晚」在部分群眾尤其是南方人的眼中,並非是非看不可的節目的心理。

其實,早在前年,本欄就已分析道,「澳亞衛視」所轉播的「山寨春晚」,雖然其內容和品質都「並不怎麼樣」,但不管是施孟奇籌劃製作「山寨春晚」,還是「澳亞衛視」播出「山寨春晚」,都是挑戰充滿傲慢與偏見的「權威」的實際表現。其節目雖然平庸,能收看到的人雖然並不多,但依然贏得網民們的尊嚴。實際上,對南方觀眾而言,「央視春晚」確實是充滿了傲慢和偏見,不但是連續多年的「春晚」,都是讓東北的「二人轉」佔據了舞臺,基本上沒有反映南方特色的節目,而且即是有代表南方形象的演員登場,也是被扭曲醜化了的。比如今年(按:即前年)「央視春晚」中的一個叫《北京歡迎你》的節目,將那對來自廣東的新婚夫婦醜化成了愚昧、庸俗之輩,這與改革開放是從廣東發端,廣東人最先接受先進思想、建立先進思維的實際情況相比,形成畸形的反差。這也就難怪,「央視春晚」在南方的收視率那麼低,據說在廣東還不到二成。就此而言,我們還得衷心感謝為南方人尤其是包括港澳人在內地的廣東人「出了一口氣」的施孟奇和「澳亞衛視」。--據說,「澳亞衛視」在經營過和中,就遭受了本地區某些權威部門的不公平對待。顯然,它決定接手播出「山寨春晚」,也是要藉此為自己「出一口烏氣」!

實際上,南方人尤其是以廣府語系(廣州話)為主的地區(包括港澳地區)今年對「春晚」更為疏離以至是反感,恐怕與去年十一月在廣州舉行的「亞運」的開、閉幕式,都主打嶺南文化,尤其是開幕式上的童謠《落雨大》及漁家姑娘的水上舞蹈,閉幕式上的童謠《月光光》,有重大關係。嶺南文化能在中央電視台的全球直播節目中首次得以宏揚,使到包括海外華人華僑在內的近億廣府語系民眾感到特別親切。本來人們都以為,今年的「春晚」將會「食住呢條水」,延續嶺南文化的韻味。而人們之所以會有此感覺,一來是嶺南文化南方人熟悉、北方人新鮮,可以使年年老面孔、老調調的「春晚」加入新的氣息元素,二來「亞運」的音樂總監李海鷹(即《七子之歌》及《亮劍》等電視連續劇的作曲者,也是中央電視的駐台作曲家,並曾任過「春晚」的導演),「央視」應能起用他,對「春晚」注入多些南方元素,但卻令人大為失望,今年的「春晚」仍是以適合北方人的口味為主,而忽略以至是鄙視南方人尤其是廣州語系的觀眾。一個泱泱大台,一個權威大台,一個作為中央政府喉舌的大台,竟然如此「以北方為主」。說的重一些,就是「春晚」未能體現全國東西南北大團結,甚至是在搞地域歧視分裂。這些話雖然有些偏激,聽起來也有一些刺耳,但細想一下,卻是符合事實,並有一定的道理。希望今後的「春晚」,能適當地「照顧」一下祖國南方、尤其是粵港澳地區以至是本分操粵語的海外僑胞的「權益」。

其實,十三億中國人,是由包括南方人在內的炎黃子孫所組成的。廣府語系的群眾,更是散佈海外各大洲,早期的華僑華人就大多是廣東籍。孫中山先生當年鬧革命,華僑華人出力不少。廣州是第一次國共合作的策源地,北伐戰爭的出征點,改革開放的浪潮也是由廣東掀起。為此,一九九七年中宣部和文化部在人民大會堂舉辦的紀念中國共產黨成立七十周年的大型文藝晚會,就專門安排了一段由用廣東小調譜曲,由廣東粵劇院演員演唱的表演唱,其內容就是反映改革開放後廣東農村的新氣象。

但歷年來的「春晚」卻無視這一事實。不但是拒絕上反映南方的節目,即使是有南方人的形象,也是以被醜化了的形象出現。除了上述的《北京歡迎你》中的被醜化成愚昧、庸俗之輩的來自廣東的一對新婚夫婦之外,就是《都市外鄉人》中歪曲廣東話,將「唔知」故意說成「母雞」等含有侮辱成分的「亮點」,簡直是直把肉麻當有趣。

這難怪,去年會有「撐粵語」運動。這除了是出於誤會,及有人推波助瀾之外,恐怕也是因為在「春晚」等有影響的節目中,對廣東話的醜化侮辱,而使操粵語的群眾,早就懷有「被歧視」的心理,因而甚為反感,一遇適當機會,就激烈反彈,有一定關係。

這種地域歧視的做法,是極為不利於社會和諧的。實際上,地域歧視是社會發展過程中出現的一種比較普遍的社會文化現象。「歧視」就是「區別對待」,地域歧視就是基於地域差異而形成的一種「區別對待」。它是由地域文化差異、經濟發展不平衡、人類心理活動等因素引發的一種刻板、片面的觀念和錯誤 傾向。地域歧視是以一種看不見、摸不著,卻實實在在能讓人感受得到,甚至以令人碰得頭破血流的面目示人的。地域歧視是極度膨脹的自我優越感的產物,地區差距和地區利益矛盾的存在,必然反映在社會心理方面,形成優勢地區人群的優越感。

地域歧視同社會和諧背道而馳,它對和諧社會建設產生的消極影響和負面作用顯而易見。因為地域歧視違背了公平正義的基本準則,對被歧視者是不公平的,是缺乏正義的。一個存在地域歧視的社會,不能稱之為公平正義的社會。

地域歧視也不利於建設誠信友愛的和諧社會。誠信要求社會成員自覺遵守社會規則、規章制度和公共秩序,友愛強調的則是要在全社會宣導全體人民平等友愛、融洽相處。地域歧視則使人們彼此失去信任,由隔膜到隔絕,甚至相互敵視,嚴重者更可能會發展到引發紛爭,造成衝突。

地域歧視在中國由來已久,但卻從來沒有象今天這樣引起人們的強烈關注。尤其是「央視春晚」中所折射出來的地域歧視,更引起南方民眾的反感和焦慮。這不僅表明地域歧視已經成為一個嚴重的社會問題,同時也說明文明意識在中國的日益覺醒,人們已經越來越不能容忍這種醜惡的社會現象,尤其是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目標的提出,更是堅定了國人消除地域歧視,促進社會和諧的企盼。希望作為中央政府喉舌的中央電視台,能帶個好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