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運政策諮詢被指脫離現實

【本報訊】立法議員吳國昌指陸路整體交通運輸政策諮詢文本與現實脫節。他認為,澳門陸路整體交通運輸政策諮詢文本,儘管方向正確,但對期間本地城市龐大的實際人口流動和新社區開發,卻無知無覺。

吳國昌說,特區政府提出澳門陸路整體交通運輸政策諮詢文本,把二零一零至二零二零年間的交通措施分作近中遠期三個階段。其中近期措施規劃年限二零一二年,目標是重整公交,集中精力保障出行;中期措施規劃年限二零一五年,目標是輕軌通車,全方位落實公交優先;遠期措施規劃年限二零二零年,目標是實現宜行宜遊綠色交通願景。他就,對於交通運輸政策諮詢文本內建造公交優先和改善步行環境的總方向,他一貫支持,可是,這個澳門陸路整體交通運輸政策諮詢文本,儘管方向正確,卻暴露了政府施政策劃當中交通規劃,城市規劃輿城市實際人口流動之間互相脫節的缺陷。

他說,儘管諮詢文本描述近期措施規劃時承認,因應各項大型工程相繼展開可能引發的交通黑暗狀況,本期工作的重點是集中精力保障居民的出行需要,尤其是舊城區通勤和出行的便行性及舒適性。可是,對於這段期間本地城市龐大的實際人口流動和新社區開發,卻無知無覺。

他說,由於政府多年停建公屋,特區成立以來確實沒有大規模的新社區開發。可是,在公眾壓力下,政府承諾二零一二年前建成至少一萬九千個公屋單位。這些在二零一二年前後紛紛建成入伙的公屋群,絕不只是一幢幢建築物,而是牽動數以萬計澳門居民人口住址流動的新開發社區。在二零一二年前後的實際人口住址流動,將會接近本地居民百分之二十的人口量。近期措施規劃年限二零一二年,竟然在政策上完全不理會這個對整體交通需要構成重大變動的事實!

他指出,澳門陸路整體交通運輸政策諮詢文本強調以二百五十米作為半徑計算公交的覆蓋範圍。以澳門這麼小的面積,加上輕軌建設,公交覆蓋並不困難,問題是有沒有面對實際的人口區域分佈和出行需要量。否則,覆蓋是覆蓋了,但巴士或輕軌在特定時段的載運量不夠,會照樣產生問題。

他說,政府一直拖延制定城市規劃法,一直拖延制定總體城市規劃。因此澳門陸路整體交通運輸政策諮詢文本,儘管聲稱要結合城規,但實際上並無真實城市的城市規劃作為依據。同時政府的「萬九公屋」計劃只是在公眾壓力下進行,根本不是城市規劃推動的產物,亦沒有真實城市規劃考量和規範。因此,政府施政策劃中,交通規劃,城市規劃與城市實際人口流動之間互相脫節,這種脫節,一旦構成施政盲點,就會帶來施政災難,民生災難。

吳國昌質詢當局:

一、特區政府提出澳門陸路整體交通運輸政策諮詢文本,何以在近期措施層面完全不理會「萬九公屋」落成入伙牽動接近百分之二十本地居民住址流動對整體交通需要構成重大變動的事實?公眾在諮詢文本誤導下不能及時對這種重大變動的交通設施與服務需要提出意見,官員又自陷政策盲點,會否構成交通運輸施政上的災難?

二、諮詢文本內未有列出繁忙時段交通運輸需要量的統計調查資料,更未有預計萬九公屋落成入伙引致人口遷移後的運輸需要量變化,按澳門陸路整體交通運輸政策諮詢文本規劃至二零一五年的中期措施設想,輕軌通車全力落實公交優先時,儘管公交系統覆蓋範圍足夠,又如何確保公交系統滿足特定時段的運輸需要量?可否提供統計調查數據,說明輕軌系統以及接駁往輕軌系統的公交工具,可在繁忙時段為實際的出行需要,包括公屋落成入伙後的新社區出行需要,提供足夠的運輸量?

三、特區政府是否承認,由於延誤城規立法,導致在政策上,交通規劃,城市規劃與城市實際人口流動之間互相脫節?可否立即推動城規立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