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逆流”:周恩來力挽狂瀾護老帥

1967年2月11日至16日,周恩來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碰頭會議,因在中南海懷仁堂召開,又稱“懷仁堂碰頭會”。在這次會議和稍前召開的中央軍委會議上,中央軍委副主席和國務院副總理譚震林、陳毅、葉劍英、李富春、李先念、徐向前、聶榮臻等對“文化大革命”的錯誤做法表示強烈不滿,對與會的江青、陳伯達、康生、張春橋一夥誣陷迫害老幹部、亂黨、亂軍的罪惡活動,進行了大義凜然、針鋒相對的面對面鬥爭。這場鬥爭被誣稱為“二月逆流”。之後,凡參加了“大鬧懷仁堂”的老同志均受到江青、林彪集團的批鬥和迫害。在周恩來的積極保護和幹旋下,終使“三老四帥”(“三老”指李富春、譚震林、李先念、“四帥”指陳毅、葉劍英、聶榮臻、徐向前)與毛澤東消除了誤解。

懷仁堂碰頭會交鋒

1967年2月16日下午,在中南海懷仁堂會議室,中央高層舉行了碰頭會,會上爆發了一場激烈的爭論。

周恩來坐在會議桌中間,右邊坐著陳毅、葉劍英、譚震林等,左邊坐著康生,姚文元、張春橋等。江青有事缺席。

會議還未開始正式討論,性格耿直的譚震林就向張春橋打響了頭一炮。當時,譚震林剛坐下,就看見張春橋夾了個皮包,一副得意的樣子走了過來。譚震林站起身來,劈頭質問:“陳丕顯同志從小參加革命,是紅小鬼,他究竟有什麼問題,你們揪住不放?為什麼不讓他們來北京?”之前,一些省、市委書記被遊鬥之後,毛澤東連續在3個不同場合一再指示,要把各省、市委書記接到北京保護起來。周恩來排除多方阻撓,把一部分省委書記接到了北京,可是仍有一部分在當地被無理扣押著。陳丕顯就是其中一個。

張春橋狡猾地回答:“群眾不答應啊!”他為了激譚震林發火:“這些事都要和群眾商量啊,我們都得尊重群眾意見嘛!他來不來北京,我們回去同群眾商量一下。”說罷,用挑釁的目光瞥了譚震林一眼。譚震林怒從心頭起:“照這樣,你們幹吧,我不幹了!砍腦袋,坐監牢,開除黨籍,我也要跟你們鬥到底!”說罷,他拿起衣服和皮包就要往外走。周恩來見譚震林要退出會議,立即喝令他回來。被氣糊塗的譚震林如夢方醒,又回到原來的地方坐了下來。

陳毅接著發言。他針對林彪一夥打著毛澤東的旗號進行反革命、兩面派的活動,斥責說:“在延安整風運動時,整老幹部整得很凶。延安搶救運動搞錯了多少人?直到現在有人還背著包袱,連周總理都挨了整。”接著,陳毅用眼睛狠狠掃了一下坐在斜對面的康生,有所指地說:“除了整人,還能子什麼?就是靠整人起家的嘛廣頓時,康生的臉煞白。

歷時1個多小時的會上,周恩來始終保持沉默。作為會議的主持人,他沒有責備那些奮起抗爭的老同志,也沒有阻止會議的繼續進行。周恩來這樣做等於表明瞭他的態度。

惡意挑唆主席誤解

會議一結束,張春橋、姚文元便立即整理了《二月十六日懷仁堂會議記錄》,向江青作匯報。 黨內上層人物對“文革”的強烈不滿,不僅惹怒了江青,也嚇壞了她。於是,江青-夥人立刻驅車前往中南海去見毛主席。

“他們大鬧懷仁堂了。”江青十分激動,她把譚震林、陳毅等人的話添油加醋地說了一通。

聽著江青的哭訴,毛澤東走到辦公桌前,順手拿起譚震林給他的一封信。信裏罵江青“真比武則天還凶”,“這個反我造定了,下定決心,准備犧牲,鬥下去,拼下去”。此刻,毛澤東再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這哪兒是對江青,分明是個我來的。”張春橋趁熱打鐵,又向陳毅剌了一槍,說陳毅如何對延安整風恨之入骨。毛澤東發火了。

2月19日淩晨,毛澤東召開了中央政治局會議。主持會議的周恩來一看毛澤東一臉怒氣,不禁心情沉重。毛澤東一登場便給“三老四帥”一個下馬威:“你們在懷仁堂會議上聯合起來搞突然襲擊,向‘中央文革’發難,你們究竟想千什麼?這無非是想讓劉少奇重新上臺。”一看情形不對,周恩來連忙打圓場,誠懇地說:“在懷仁堂會議上,幾位老同志對‘文化大革命,不理解,發了脾氣。主要責任在我。會後,他們也認識到這樣做不對,找我也作了檢查。”

毛澤東仍氣沖沖地說:“他們根本不認錯嘛!恩來同志,我提議這件事要認真地開會討論,一次不行就開兩次,一個月不行就開兩個月,政治局解決不了,就發動全體党員來解決。”說罷,就憤然離場。

攬責任作檢討緩和矛盾

周恩來覺得老這麼僵著,“三老四帥”的被圍困局面便無法結束。想到這裏,周恩來望著 “三老四帥”,嚴肅地說: “什麼錯都不認,對你們有什麼好處?錯了又有什麼要緊,檢討了就好嘛!”在這種情況下,周恩來首先作了檢討,就懷仁堂碰頭會承擔了責任,並決定由自己出面主持政治局生活會批評陳毅、譚震林、徐向前等人。

當天深夜,周恩來給葉劍英等人又打去電話。囑咐說:“我對你們有三點建議:第一,要心安靜氣,吃好睡好,不要住院,要和他們奉陪到底;第二,要堅守自己的崗位,一定要抓工作,自己的陣地決不能放棄;第三,該檢查的就檢查,要講點策略和鬥爭藝術,你們都是身經百戰的軍事家,戰略戰術比我懂,不能逞匹夫之勇。”葉劍英放下電話後,又把周恩來的幾點關照,原原本本地告訴了在座的幾位戰友。

幾天後,在中南海紫光閣,周恩來主持召開政治局會艤。周恩來打量了一下與會者說:“會議的內容是根據毛主席的指示,是上次會議的繼續,希望犯了錯誤的同志,要認真地進行檢查。誰也難免犯錯誤,尤其是在這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中,一時理解不了,思想跟不上形勢,也難免說些錯話。”他提高了嗓門強調說:“問題是要端正態度嘛!”周恩來的話音剛落,陳毅搶先說:“我先談。上次會議上,康生、伯達和其他‘中央文革’的同志,給我提了些意見。這幾天,我也認真地考慮了一下,我是該檢討。毛主席不止一次說過,人非聖賢,孰能無過!我陳毅當然不是聖賢,免不了要有錯誤!可是,有些人表面上支持紅衛兵,實際上是乘‘文革’之機,自己上臺。我說這些話時,是有所指的,就是對著江青同志說的。我認為‘文革’搞左了,搞過頭了。我是有意識跳出來打這一炮的。”聽到這裏,江青忽地站了起來,尖叫著:“這次跟你們沒完,非跟你們鬥到底不可!

這次會議後,周恩來陸續約幾位老同志談話,做他們的思想工作,要他們檢討錯誤,接受批評。從2月下旬至3月中旬,根據毛澤東的意見,周恩來一共主持召開了7次“政治生活批評會”。會上,周恩來先作檢討,為其他人承擔責任。

“三老四帥”公開亮相

按照江青的部署,在全國掀起了反擊“二月逆流”的聲勢浩大的批判運動。為民請命的譚震林,在人民大會堂的舞臺上挨批鬥。幾位副總理、軍委副主席和敢於反抗江青的“硬骨頭們”,逐個地被“炮轟”、“火燒”、“油炸”、“打倒”!

1967年的“五一”節前夕,在周恩來的率領下,“三老四帥”來到中南海。一走進客廳,毛澤東便微笑著站了起來,主動地跟他們一一握手。

“你們身體都好嗎?”毛澤東滿臉笑容,望著幾位曾經風雨同舟、患難與共的老戰友,關切地問道。

大家都不約而同地點點頭:“還好!”見此情形,周恩來趁熱打鐵地說道:“明天是‘五一’節聯歡晚會,主席,你看誰應該參加?”

“你開個名單吧!”毛澤東風趣地說,“沒有你們陪著我上天安門,我不成了光杆司令啦?”

早巳做好准備的周恩來拿出一份名單,上面除了“三老四帥”,還有一些其他黨政軍幹部。毛澤東粗略地看了一下,順手拿起筆來,在名單上批了“同意”二豐。周恩來心中總算一塊石頭落了地:這不僅僅是身陷重圍的一大批黨政軍高級幹部公開亮相的問題,而且更重要的是,保護了一大批國家棟梁。

“五一”節,“三老四帥”公開亮相,可氣壞了江青。

1968年,在八屆十二中全會開幕式的講話中,毛澤東一方面說,“二月逆流”他過去不大瞭解,現在才比較瞭解,實際上認可了會議的所謂“揭發批判”;另一方面又說,這些同志是政冶局委員、副總理或軍委副主席,有意見公開講出來是黨的政治生活所允許的,不是秘密活動,他們應該參加“九大”。

由此,林彪、江青一夥瘋狂陷害“二月逆流”的老同志,企圖剝奪他們出席“九大”權利的陰謀宣告破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