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外局勢微妙下楊蘇隸訪澳意欲何為? 內外局勢微妙下楊蘇隸訪澳意欲何為?

正當「賭王」何鴻燊分「燊」家事件鬧得進一步惡化,眼看何家分裂已無可避免之際,美國駐港澳總領事楊蘇隸於前日訪問澳門。據公開的報導,他會見了立法會主席劉焯華,但未見是否有會見特首崔世安的報導。或許前日崔世安正忙於接待廣東省長黃華華率領的包括省內二十一個地級市的龐大代表團,而未暇接待。不過,據未經證實的消息說,他有拜會全國政協副主席、前任特首何厚鏵。

楊蘇隸此行,究竟是他作為美國駐港澳總領事,因為其業務也包括澳門,因而是例行的領務活動,還是要趁何鴻燊「家變」的機會,要親到澳門觀察,與在澳門的美國博企進行伺機擴大「地盤」的密謀,並以討好澳門特區政府的手法,以圖麻痺澳門官民尤其是華資博企,以求待機發起壟斷澳門博彩業市場的「進攻」?

實際上,新加坡《聯合早報》就猜測說,澳門賭業風雲再起,正當「賭王」何鴻燊再告二房女兒何超瓊和何超鳳,並要求對方歸還公司股份之際,美國駐港澳總領事楊蘇棣也於同日出訪澳門,向澳門政府示好,引發美國政府支持美資博彩業乘何鴻燊「分產風波」,爭奪「賭王」地位戰的聯想。

《聯合早報》報導說,楊蘇棣在與立法會主席劉焯華會面後向記者說,在澳門的美資「金沙」第六、七期外勞審批問題上,澳門特區政府不存在歧視性政策,澳府政策只是保障澳門經濟發展。他也相信,在澳門的美資企業「金沙中國」及「永利澳門」,均會認為政策沒有太大偏差。至於澳門匯業銀行的正常業務仍受美國限制問題,楊蘇棣則聲稱,匯業問題已經解決。除了對澳門政府示好,楊蘇棣較早曾前在澳門發放的祝賀新春短片中表示,他曾在北京、吉爾吉斯及臺北等地度過農曆新年,今年是首次有機會與港澳的朋友共度新春,而他自己是兔年出生,故今年是一個十分特別的時刻。

但澳門政經界普遍認為,自賭權開放後,已先後有「永利」、「金沙中國」及「美高梅」等美資博彩企業進駐,成為何鴻燊的主要競爭對手。北京擔心美資博企在澳門的不斷壯大,既促進了澳門博彩業的發展,但也帶來不少隱憂,包括在經濟上擔心美資博企以財勢壓人,壟斷澳門賭業,從而對澳門特區的「經濟安全」構成威脅。而在政治上,美國此時又將楊蘇棣調任駐港澳總領事,甚至要求在澳門設立領事館,港澳輿論擔心可能白宮要借助楊蘇棣二零零五年擔任美國駐吉爾吉斯大使期間,見證吉爾吉斯「鬱金香政變」(也稱「顏色革命」)的經驗,在香港、澳門「玩一把火」,尤其是在目前香港「公民運動」正在興起的敏感時刻。

為此,《聯合早報》分析道,基於此,北京更看重何鴻燊在澳門賭業,以至整體澳門社會經濟中所起的「避震器」的作用。澳門政界近日傳出,北京也因此非常關心近期何鴻燊的「分家產」風波。北京認為,何鴻燊雖已年近九十歲,但仍希望他繼續發揮在澳門博彩業、以至整個澳門特區的「維穩」作用。

其實,早在美國國務院宣佈楊蘇隸出任駐港澳總領事時,本欄就於去年二月二十六日以《美國將楊蘇棣調派來中國港澳特區意欲何為?》為題評述道,楊蘇棣在卸下美國在台協會臺北辦事處主任職務,返美後並未被委派到其他國家去出任大使、領事之類的正式外交職務,緊接著就被調派到了位於中國「南大門」的香港(包括澳門),這個「銜接」的政治資訊就是十分清晰、強烈的。從正面看,這是美國承認台灣與香港、澳門一樣,都是中國領土。但從負面看,說不好白宮要借助楊蘇棣的「指導顏色革命」的實踐經驗,在香港、澳門「玩一把火」,尤其是在目前香港「公民運動」正在興起,而美國要在澳門設立領事館的要求又未能得逞的敏感時刻。

楊蘇棣與陳水扁的私人關係相當密切,他在陳水扁擔任臺北市長時就認識陳水扁,並稱陳水扁為「我親愛的朋友」。在他出任「AIT」臺北辦事處副主任期間,發生了「政黨輪替」。當時他對「親愛的朋友」陳水扁當選「總統」喜不自禁,在各種公開場合讚賞陳水扁,並批評國民黨「不合作」。為此,在二00一年楊甦棣離任時,陳水扁就向這位「親愛的朋友」頒贈大綬景星勛章。這是台灣當局與美國「斷交」後,二十二年來第一次贈勛予「AIT」的官員。由此可見,楊甦棣與陳水扁的關係,已絕非「親愛的朋友」那麼簡單。

值得注意的是,楊甦棣在再度調到台灣與陳水扁「親密合作」之前,曾任美國駐吉爾吉斯大使。而在他使吉期間,吉爾吉斯發生了名為「鬱金香革命」的顏色革命。當時就有輿論指出,「鬱金香革命」的發生與美國的介入有直接的關係。他作為美國的大使,怎麼說也應對此負上責任。而後來華盛頓將已具有大使銜的楊甦棣調任「AIT」臺北辦事處主任,明顯地是要抬升「AIT」臺北辦事處的「位階」,從而加深美台關係。

為此,本欄當時認為,不管美國政府是出於何種目的調派楊蘇棣來港澳任職,單就楊蘇棣的「經歷」及與陳水扁的關系,就使得人們有所警惕。因此,胡錦濤、溫家寶、習近平經常強調的「堅決反對外部勢力幹預香港、澳門內部事務」,是應當在我們心中警鐘長鳴的。

而目前澳門的內外形勢十分微妙,除了何鴻燊「家變」之外,中東劇變,突尼斯、伊朗先後發生了「鮮花革命」,並已經對周邊國家發生影響。內地一些自由知識分子也在熱烈議論,某些激進人士也正在籌劃在即將到來的星期天(本月二十日),進行類似當年「法輪功」以網絡通知包圍中南海的聚集活動,在全國各大中城市進行「飛行集會」。因此,楊蘇隸此時此刻的澳門之行,確是令人有所聯想。

楊蘇棣前天在澳門說的那番「好話」,究竟是這位「顏色革命」的「推手」浪子回頭,真的希望港澳穩定,還是迷惑之術?按道理,楊蘇隸作為美國駐港澳總領事,其業務之一是聯絡在港澳的美國僑民,及維護他們及其所興辦的企業的利益。因此,楊蘇隸此行是否也會與「永利」、「金沙」巨頭會面?倘有會見,是按照他公開的論調,要淡化前一段時間的對抗情緒,鼓勵他們遵守澳門法律,尊重澳門特區政府的決策,還是另有部署?在此關鍵時刻,必須冷靜、客觀,作出準備的判斷,不要偏向任何一邊,才能把握好應對的方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