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鬧懷仁堂後究竟是誰“震怒”了毛澤東

1967年2月16日,在中央政治局碰頭會上,譚震林大鬧懷仁堂。

會後,張春橋。王力。姚文元匆匆忙忙整理了一份懷仁堂會議記錄,準備報給稱病在家的江青。

江青卻要張春橋。王力。姚文元親自匯報給毛澤東。

她還寫了張紙條:主席; 張、姚有重要情況報告,盼速見。

江青

2月16日

張春橋、姚文元、王力是晚上10時左右進入人民大會堂北京廳向毛主席彙報的。 當張說到陳毅的發言時,不知是「整風運動」還是「斯大林晚年把權交給了赫魯曉夫」句話刺激了他,他的表情頓時嚴肅起來。

2月17日,譚震林給「老同志」彪寫了一封信。內容如下:

林彪同志:

昨天的碰頭會上,是我第三次反擊,,他們不聽主席的指示,當著他們主席的面說「要造你的反。」們把主席放在什麼地位,真比武則天還凶。

他們根本不作階級分析,手段毒辣是黨內沒見過的,一句話,把一個人的政治生命送掉了。名之曰:“沖口而出”。根本不夠人改正的機會,老幹部。省級以上的高級幹部,除了在軍隊的,住中南海的,幾乎都挨了批鬥,戴了高帽,我是主席反復說過要保的,無可奈何,只好整,一次、二次、三次、四次,戴上反革命高帽不行,因為這樣太露骨了,又來一個政治上,經濟上巨大損失的罪名。 我想了好久,最後下了決心,準備犧牲,但我決不自殺,也不叛國,但決不允許他們再如!’此蠻幹。這個反,我造定了。請你放心,我決不會自殺。

18日晚10時左右,周恩來,葉群[代表林彪],康生,李富春,葉劍英,李先念,謝富治等人,都接到通知,到毛澤東的辦公室開會。

毛主席在會上「震怒」他語言尖刻,火藥味十足;「中央文革小組執行十一中全會精神,錯誤是百分之一二三,百分之九十七是準確的,誰反對中央文革小組,我就反對誰!要否定文化大革命,辦不到!」

毛主席對老同志們說:「大鬧懷仁堂,就是搞走極端,把資本主義復辟,讓劉鄧上臺。我同林彪同志,葉群同志南下,再上井岡山打遊擊。」

毛澤東發起脾氣來相當厲害,言詞也常常走極端。他說:“陳伯達,江青槍斃?康生充軍!中央文革小組改組,陳毅當組長,譚震林當副組長,餘秋裏當組員,再不夠,把王明,張國燾請回來。力量還不夠,請美國,蘇聯一塊來?」

他指名道姓批評潭震林,陳毅:「陳毅要翻延你安整風的案,全黨不答應!你譚震林也算老黨員,為什麼站在資產階級的立場上說話?」

毛澤東最後提議,這件事政治局要開會討論,一次不行開兩次,一個月不行開兩個月,政治局解決不了,就請全體黨員來解決!

究竟是誰使毛澤東「震怒」?有人說是譚震林的信,毛澤東看到後很受刺激,所以才發火,我們認為這個說法不夠確切,因為譚震林的信是17不是日送林彪,而林彪是在19日葉群從毛主席那裏開完會才轉給毛澤東的。

林彪給毛澤東的信,是由秘書起草,他親自簽名的,全文如下:

主席:

譚震林最近的思想,競糊塗墮落到如此地步,完全出乎預料之外,現將他來信送上,請閱。

林彪

19日

與此同時,黨中央的「政治生活」續召開了七次,實際上是對潭震林,陳毅等同志進行了批評和圍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