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促早訂最低工資支援在職貧困 何籲改善的士服務保旅遊城形象

【本報訊】立法議員質詢政府施政,區錦新議員促請政府盡早制訂最低工資,協助在職貧困者,何潤生議員要求政府採取有效措施,改善的士服務質素。

區錦新說,因通脹壓力公務員獲加薪可以理解。但政府在力保公務員的生活質素不被降低的同時,是否也應拿出切實有效措施支援在職貧窮的人士和家庭呢?

政府對接受經濟援助的弱勢家庭已有一定回應措施,但對低薪而不合資格申請經援的次弱勢家庭卻似乎從法援手。

他說,政府動用超過五億元調升公職人員的薪酬,協助公職人員應付高通脹,確保中、下層公務員和領取退休金及撫卹金人士的生活素質,可以理解。

物價飛漲非僅公職人員受衝擊。公職人員應對通脹的能力比一般人較強,他們可獲調升薪酬來支援,但大多數的基層市民卻是求助無門。

他指出,現時獲支援者僅是社會上正在以家庭經濟援助維生的一群極弱勢的民及家庭,但政府對有工作但在職貧窮,處於次弱勢狀況的家庭卻無具體支援措施。

他說,協助職貧窮者,其中一個方法是制訂最低工資,訂定最低工資涉及勞資角力,也涉及一般中小企盈利能力不高,令薪酬調升受制約的問題。政府除須下定決心創造條件和積極推動立法之外,也應起帶頭作用。

他說,為全社會制訂最低工資有實際需要,制訂最低工資須政府努力排除阻力。為公共機關的外判服務提升最低工資純是政府的「自家事」,理應是一點阻力也沒有。政府為何會對此無動於衷?

區錦新質詢當局政府能否拿出有效辦法協助在職貧窮,特別是次弱勢社群,以紓緩通脹的壓力?支援在職貧窮,其中一個方法是制訂最低工資,政府對此已拖延多年,政府到底何時才能制訂最低工資?有沒有時間表以表明政府制訂最低工資的決心?制訂最低工資涉及勞資角力,但政府外判服務保安、清潔的人員,每小時21元的最低工資已實施數年,要調升亦應全無阻力,為何政府在為公職人員加薪同時,對調升外判服務保安、清潔的最低工資完全漠不關心?政府到底會否在短期內為外判服務的工作調升最低工資?

何潤生議員指的士服務質素差,當局有何措施改善,以免本澳旅遊城市形象受損,使本澳能順利發展為世界休閒旅遊中心。

為配合澳門發展成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近年本澳旅客量增加,各大型娛樂項目、口岸設施相繼落成及擴建完成,預見日後將吸引更多旅客訪澳。旅遊業硬件不斷增加之際,軟件配套如旅遊業有關的服務質素卻不斷批評,服務質素低影響本澳國際旅遊城市形象,本澳發展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可能受阻。

他說,以的士服務為例,多年來經常有居民和旅客反映,部份司機態度惡劣,,揀客,拒載,兜路,濫收車資和議價,這些行為損害本澳國際旅遊城市的形象。著旅客不斷增多,各大型娛樂場所相繼落成,本地居民經常反映,除旅遊旺區容易“截車”外,其他區域(特別是舊區)卻甚難。的士服務質素假如不提升,以及不規範相關行業營運和管理,長遠不但影響本澳旅遊業健康發展,更對居民日常出行造成不便。

何潤生質說,當局公佈近年涉及的士投訴和違規個案多達三、四千宗,且有持續上升的趨勢,當局 將採取甚麼有效監管措施,改善的士服務,以免少數害群之馬影響整個的士行業,甚至影響整個澳門的旅遊城市形象。?現時普通的士和電召的士功能重疊,未能提供好的接載乘客服務,反而時有拒載,揀客,當局將採取甚麼措施改善這問題?會否考慮為的士從業員設立改善服務態度和專業操守的課程,以及設立更完善的處罰和投訴機制,提升服務質素。 旅客、居民對的士服務需求大增,會否儘快研究增發的士牌照,改善居民和旅客難搭的士的情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