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勢正在起變化蔡英文優勢慢慢流失

在民進黨「四大天王」中,一直被人們認為最沒有機會當選「總統」,甚至是最沒有機會贏得黨內「總統」初選的呂秀蓮,卻搶先宣佈參選「總統」,率先吹響民進黨「總統」初選的起跑號角,對被人們視為民進黨參選「總統」主角的蔡英文造成較大的幹擾和壓力。但這種情勢的出現,卻是由蔡英文自己做成的,因為如果蔡英文不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多此一舉地推動「全民調」,激起黨內其他派系尤其是基層的反彈,也不是蔡英文故作矜持,遲遲不宣佈參選,使其他有意參選者獲得機會搶占輿論空間,蔡英文的優勢就不會慢慢地流失。

實際上,呂秀蓮之所以敢於挑戰蔡英文,除了是呂秀蓮自持的曾為爭取爭取民主而被捕坐過牢,並曾是台灣地區唯一出任過八年「副總統」,並是一生參加過六次選舉,都能獲勝,因而自視甚高之外,也是窺準了蔡英文連接犯下幾個致命的錯誤,讓她自己有可乘之機,而發動了這場「兩個女人的戰爭」。

蔡英文的第一個錯誤,是在「五都」選後,她的威望達至黨內最高,並對馬英九和國民黨造成較大威脅之時,並沒有乘勝追擊,及早挾著優勢宣佈參選「總統」,而讓原本屬於自己的時間一點點地流失。因為在台灣地區的政壇,往往是「先講先贏」,造成輿論發酵,佔領道德高地,別人再來攻打,也倍感困難。正因為蔡英文的優柔寡斷,讓原本已被踢出局的蘇貞昌、謝長廷,都有機會將時間來換空間,慢慢恢復威望和民意支持度,甚至連最沒有機會的呂秀蓮,也利用這段時間積累了資本。

蔡英文另一個也是屬於優柔寡斷的錯誤,是由她領軍,並專為她一人「總統」服務的民進黨智庫遲遲未能成立。按道理,蔡英文在「五都」選後即有成立智庫的計劃並已向外間做了透露,而且智庫人員又是現成的,在民進黨總部裡讓她盡情挑選,連辦公場所也已準備好了,就應即刻宣佈成立並投入運作,以求造成一種民進黨「總統」參選人非她莫屬的勢頭,並設法去掉民進黨能重新執政的「罩門」,即使是論述出錯也有較為充裕的時間予以修正。但蔡英文卻是好整以暇,拖了幾個月才宣佈成立民進黨智庫,而且自己所致的開幕詞達不到人們的期望值,就將勝券在握變成了敗筆。而且,也讓原先就有挑戰蔡英文的心理準備的呂秀蓮,有機會搶在民進黨智庫成立之前宣佈成立「中國研究中心」,搶喝了頭啖湯。這就使人感覺到,蔡英文的兩岸政策並不成熟,未必是代表民進黨參選「總統」的最佳人選。

其實,何止是兩岸政策,連其他政策也是「千呼萬喚未出來」。蔡英文的「十年政綱」計劃,本來是她向黨內外宣示自己是「總統」最佳人選的極佳政治宣言,因而應當儘早出籠,以造成聲勢。但直到如今,除了是較為一般化的社福政策之外,其餘大部份內容一直未見影子。這就有可能讓曾當過「行政院長」,擁有豐富行政經驗的蘇貞昌、謝長廷有機會搶在她之前,將其在「行政院長」期間的計劃,如「經發會」的結論等再次拿出來,就可把蔡英文比下去。

蔡英文之所以會如此,除了是因為她的政治經驗不足,及知識分子的「按部就班」性格之外,恐怕最大的心障,是來自她對「既當球員又當裁判」的疑慮。因為她的黨主席職能,是擔任「抬轎」的角色,但自己又要「坐轎」,難免會有角色衝突。於是就只好盡量延後宣佈參選「總統」,將形成這種衝突的期間降至最短。但即使如此,在宣佈參選後仍是免不了角色衝突,除非是宣佈辭去黨主席。但她非常戀棧黨主席之職,因為「立委」選舉在「總統」選舉之前,而黨主席在確定「立委」尤其是不分區「立委」選舉參選人名單中,擁有較大的權力。蔡英文是極為捨不得放棄這樣的權力,就只能是球員兼裁判。

然而,蔡英文越是延後宣佈參選,就越容易犯錯。因為在黨內要角的挑釁之下,缺乏政治經驗的她,隨時可能會處置失當。還有,國民黨也可能會或明或暗地挑撥民進黨其他「天王」挑戰蔡英文,引誘她犯錯。

蔡英文所犯的第三個錯誤,就是主導「臨全會」通過「全民調」。本來,在「五都」選後她的人氣之高,無論是採用「全民調」或是黨員投票,她都有超越黨內任何人獲得出線的機會,並成為泛綠的「共主」。但她卻是老在擔心「人頭黨員」於己不利,而全力推動「全民調」。但由於採用「全民調」,等於是剝奪了黨員的投票選舉權利,不但是引起其他有意參選者的反感,而且也造成基層黨員的不滿,黨員流失率很大,從而在黨內慢慢地滋生了對蔡英文的不信任情緒。除了是蘇貞昌以時間換空間,深入基層活動以慢慢提高自己的民意支持度,謝長廷也可籍著時間來靠民調造勢,消除「退出政壇」的原罪之外,也給呂秀蓮找到攻擊蔡英文領導權威的藉口。

現在看來,由於蔡英文推動「全民調」的操作失誤,其權威性受到挑戰,支持度正慢慢地流失。再加上遲遲未能宣佈參選,讓人有「不敢擔當」之感,可能會流失其泛綠「霸主」地位,讓蘇貞昌有機會超前獲勝。呂秀蓮雖然未能形成對蔡英文的威脅,但也將會因「全民調」得到一定的民意支持,而出一口烏氣。蔡英文提出「全民調」,就將是為自己掘好墳墓,「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