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彩業一片好景的背後有著極大的隱懮

就在官方和民間都在為今年頭兩個月的博彩業收入又再創造月收新紀錄而歡呼、而陶醉之際,美國佬卻在人們的頭上潑了一盤冷水:據報導,美國證交會正就美國賭場運營商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是否有違反《反海外賄賂法》的行為展開調查。該法禁止美國企業對外國官員行賄。而金沙集團在其年度財報中也已證實收到了證交會的傳票。受此消息衝擊,金沙集團的股價跳水,在美國早盤交易中下跌了近百分之四。據說,這項調查與「金沙中國」前行政總裁翟國成)提出的一宗不當解聘訴訟有關,翟國成在向內華達州法院遞交的一份文件中聲稱,他在抗拒了金沙集團老闆艾德森一再提出要他「對澳門高級政府官員採用不當『手段』 的無理要求」之後,去年夏天他被「無故」解聘。翟國成還聲稱,他被要求「不向(金沙中國董事會)透露真實、實質性的資訊……以使董事會能夠決定是否將涉及實質性財務事件、公司治理以及公司獨立性的此類資訊披露……給香港交易所」,被要求隱瞞不報的問題包括有關在澳門頻繁活動的黑社會暴力團夥的資訊。

這一事件與「分『燊』家事件」一道,使到二零一一年或許會成為澳門博彩業的「多事之秋」。實際上,今年一開年,澳門博彩業便發生了幾起不利於讓行業以至是全澳經濟穩定發展的事件。其中「賭王」何鴻燊的分「燊家」糾紛,已因何鴻燊狀告其二房女兒而從民事商事演變為刑事。此事件的後續效應,可大可小。大的方面有可能會導致澳門博彩業中的華資和美資博企失去平衡,美資博企乘機坐大勢力,進而壟斷澳門博彩業市場,對澳門經濟安全和國家安全形成威脅;小的方面則有可能會因此而致使美國證交會及個別州的博彩監察機構對美高梅的合作夥怑何超瓊的「背景」產生質疑,重提所謂「何超瓊的父親何鴻燊與黑社會有染」的舊話;而在何鴻燊狀告其女兒的案件在法院開庭後,不排除何婉琪、何俊仁等人也來湊熱鬧,再把「澳娛」遺失股東名冊及何俊仁被毆打等事件擺上檯。不管是大還是小,都不利於作為澳門博彩業的龍頭的「澳博」的發展和其所起的「穩定器」作用,也不利於華資博企對以美資為主的外資博企所起的制衡作用。

至於金沙集團被美國證交會調查一事的後果,現在還未明朗。但由於翟國成將原來的勞資糾紛案演變成刑事案處理,揭發出「金沙中國」的大老闆指令他搜集澳門特區政府高官的「黑材料」,作為要脅澳門特區政府的「王牌」,此就令人舉一反三,更為相信美國賭商將會以各種方式脅迫及掣肘澳門特區的擔懮,並非是杞人懮天、庸人自擾。由此看來,「金沙」已是澳門博彩業中的「麻煩製造者」。這一事件告訴人們,最擔心的情況,正在迫人而來。

除了上述兩件大事之外,澳門博彩業可能還會有其他的事情發生。最大的可能,就是由於博彩業績的過熱增長,將會導致內地相關部門的關注,為了打擊跨境賭博和洗黑錢等犯罪活動,可能會再次「閂水喉」,收緊內地居民來澳旅遊的簽注。

實際上,據香港某雜誌報導,在今年春節期間,由中紀委、中央政法委、公安部、監察部、港澳辦、澳門中聯辦,加上廣東省政法委、廣東省公安廳聯合組成的「二零七」中央行動組,對連續七天長假中內地官員來澳參賭的情況進行調查。據統計,從二月二日零時到二月八日晚上十二時,由內地赴澳門賭博的有二十三萬七千多人次,其中黨政機關官員佔十萬一千四百多人(不包括二萬名家屬)。另據公安部、海關總署、中組部資料,二零一零年到澳門公幹、旅遊或經澳門出國的黨政機關公職人員、國企高中級管理層,共有五百一十三萬五千一百多人次,其中百分之四十五的人次出入過賭博場所。也就是說,二零一零年有二百三十萬人次的黨政官員在澳門賭博。如按此比例,在去年澳門的一千八百八十多億元賭收中,約有八百五十億元是由這些官員「貢獻」的。但由於內地海關對現金進出境採取限制措施,故他們的資金來源,大多是經由非合法的途徑出鏡,包括有:一、有政府背景的地下錢莊在澳門轉款;二、中資在海外機構提供、接應;三、由內地金融機構、國企直接轉賬到個人海外戶口;四、從當地有關係的貿易、商業等機構提取。這些,已構成洗黑錢犯罪行為。

眾所周知,自「九一一事件」發生後,美國就十分緊張清洗黑錢的問題,國會通過了打擊恐怖活動的有關法律,財政部也頒布了一系列新的規定,要求美國各金融機構制定綜合性方案,打擊恐怖組織與其他犯罪分子的洗錢活動。而賭場林立的澳門,就被美國視為疑似清洗黑錢的重要地方,並以打擊匯業銀行來作「殺雞儆猴」的手段。還透過其中一個投得澳門賭牌的美國博彩財團,向澳門特區施加壓力,要求澳門制定幾項法律,其中的「賭場借貸」法律,就含有防制洗黑錢的成份。另外,某些國際性防制洗錢組織在澳門舉辦其年會,也不無負有「就地提醒」澳門特區政府必須高度重視和抓緊防制洗錢工作的「任務」。因此,這種由博彩業產生的洗錢活動,不但幹擾了內地打擊洗錢活動的鬥爭,而且也使內地和澳門都增大應對聯合國及國際反洗錢組織的壓力。

去年澳門博彩業的急速發展,使到澳門的賭收達到拉斯維加斯的四倍,有學者還預測今年將會超過二千億元,呈現了過熱的現象。這有可能會使澳門特區政府誤認為經濟及財政收益來得很容易,而無須落實執行國家「十二五規劃」對澳門經濟發展所作的「適度多元發展」的定位,及胡錦濤主席關於「要集中精力,大力促進澳門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指示。更危險的是,特區政府只顧陶醉在這一片建築在吞噬內地改革開放和經濟建設的成果,侵吞內地國有資產之上的虛假繁榮之上,而忽略了澳門特區的經濟安全,繼續過於偏重及依賴博彩業,致使澳門「賭城」的形象更為強化。也對宏揚「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偉大事業頗為不利,因為將會形成「一國兩制」的成功全賴博彩業支撐的錯覺,而掩蓋了「一國兩制」在政治及社會制度上的優越性。而且,也是對澳門特區其他行業的不公平,抹煞了它們對澳門經濟發展所作的貢獻。

這些,恐怕可能會將陷入早前中央「被迫出手」,以收緊「個人遊」簽注措施予以「警告」的困境。實際上,今年春節期間「二零七」中央行動組對連內地官員來澳參賭情況進行調查的舉動,就有可能是為是否、怎樣採取措施,限制內地官員來澳,以遏制國有資產流失,預做準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