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勝文:被子彈改變的人生

2004年的兩顆子彈打碎了連戰當選臺灣地區領導人的夢,卻將連戰的長子連勝文推上了臺灣政治的前臺,從那時起,曾一心在商界發展的連勝文成為了臺灣政壇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然而,2010年“五都”選舉前夜,一顆子彈可能再次改變連勝文的命運……

政壇 “小公子”

連勝文,連戰與連方瑀的長子,1970年出生于台南。曾祖父是結束了“臺灣三百年無史”的著名歷史學者連橫,那本被章太炎歎為“必傳之作”的《臺灣通史》至今仍然是從事臺灣研究的必讀書物;祖父連震東曾是上世紀五十年代國民黨中央改造委員會唯一一名台籍人士,並曾任臺灣當局內政主管部門負責人、行政主管部門政務委員等重要職務;父親連戰則更被人所熟知,由學界步入政壇後一路步步高升,官至行政主管部門負責人及臺灣地區副領導人。

由於家族的文化底蘊,連戰對子女的教育非常重視,連勝文在輔仁大學法律系畢業後同父親一樣赴美深造,獲得了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法律碩士及博士學位。畢業後的連勝文投身金融界,曾任職於美國瑞士信貸銀行,1998年加盟摩根史坦利公司,後任美國通用(GE)集團亞太科技創投公司副總裁,據說2005年左右身家就有約50億新臺幣。

國民黨當權時,連勝文在國外讀書,在學校與朋友間的生活讓他置身於島內政治鬥爭之外;2000年後連戰執掌國民黨力圖再次執政,連勝文在島外忙於自己的事業,在金融界的小有成就也讓他與政治扯不上半點關係。直到2004年,或許是出於嫡長子的責任感,或許是出於為父親討回公道的信念,那年後的連勝文開始成為政治新聞的主角。2005年9月,連勝文在國民黨黨代表大會上,高票當選中常委,正式進入中國國民黨的權力中心。至此,連勝文與朱立倫、吳志揚以及林益世這“臺灣四小公子”悉數成為國民黨的新生代力量。

細心人可以發現,剛剛步入臺灣政壇的那段日子裏,連戰從未在公開場合為連勝文拉過票,而僅僅在政治舞臺上亮相一年的連勝文可以當選國民黨中常委,更多地是由於其勤奮的態度與平易近人的特質。連戰曾在一次專訪中說過,連勝文在幫他還多年選舉積累下來的“人情債”,只要是黨內的同志有需要,連勝文在能力範圍內必然會幫人站臺助選,甚至是自掏腰包在香港與臺灣間往來。由此,連勝文也在朋友與同志間樹立了一種個性率直、很夠義氣的形象。

比起同齡的吳志揚與林益世,連勝文至今未參加過公職選舉,反而在今年3月由於“無法認同去年整整選了6個月的黨代表、中央委員及中常委選舉”曾有過不再參加國民黨中常委的選舉的言論,2010年5月,連勝文因健康因素請辭悠游卡董事長一職,並且在由於新生高工程進行臺北市政府團隊調整的時候,呼聲很高的連勝文也沒有接任臺北市副市長。這一切都顯示連勝文似乎無意在政壇上再進一步。

熱心奔走為兩岸

由於經濟事務所需,連勝文早在2001年就已來過大陸,也曾作為通用創投與想要增資擴股的盛大網絡進行意向性洽談。這些比起作為中國國民黨主席的父親2005年率團訪問大陸早了四五年,就在這短短的四五年內間,他往返大陸不下二三十次,對大陸有了比較直觀的感受。到了2005年,連戰率團首次訪問大陸的時候,連勝文已成為父親重要的“助手”,多次接受媒體的訪問加之高大帥氣的形象使他在大陸賺足了人氣。

他曾經這樣評價大陸近年來的發展,“中國太大了,永遠看不完,永遠讓人有驚豔的感覺。最可怕的是,每一次去都會看到明顯的變化,不在於多了條馬路或者多了棟建築,而是整個市容的徹底改變。中國的快速發展,特別是經濟的快速發展,比世界任何一個地方都顯著。”

如果說多次的往返讓連勝文對大陸的認識更為真切,那麼他對於兩岸關係的思考則是理性與長遠的。

當2006年,大陸推出惠及臺灣同胞的十五項政策時,連勝文就曾講到“希望將來的兩岸交流中,臺灣不僅是只有藥可以給,而是可以利用臺灣在中小企業、農業企業的發展中擁有的全亞洲最好的經驗,能在信用貸款、中小企業扶持、農業改革經驗等方面,協助中國大陸的現代化進程。”他將兩岸交流置於大陸的現代化進程之中,看到了臺灣經濟發展的先進經驗對於大陸的啟示意義,這種格局確實是現在臺灣的政治人物中較為少見的。

同時,或許是由於年輕以及與大陸的接觸較多,連勝文對大陸的政治人物也有其一番評價。“新一代官員的素質和表現都讓人震撼。”而在這些讓其“震撼”的官員之中,曾任蘇州市市長的陳德銘和上海市市長韓正,尤其讓連勝文印象深刻。“他們的言談作風都不同於傳統中國官僚給人的印象,一方面更願意瞭解臺灣,連敦南誠品書店都說得出來;另一方面對經濟產業非常熟悉,像上海蘇州這麼大的城市,都能精准地掌握各自不同的機會和挑戰……從地方到中央,對如何發展各自的強項、該怎麼解決各自的問題,都有非常清晰的思考和邏輯。”

2007年4月末,連勝文攜妻子與雙親一同前往大陸參加第三屆兩岸經貿文化論壇,在與胡錦濤總書記合影的時候,連戰特地指著站在第二排的兒子連勝文介紹,“這是我兒子。”接著指著連勝文身邊的蔡依珊說,“這是我兒媳婦,他們剛結婚。”胡錦濤總書記探過身與兩人親切握手,並微笑著說了祝福的話。這也是連勝文與大陸最高領導人的一次近距離接觸。

生死僅在分毫間

2010年11月26日,就在“五都”選舉投票日的前夜,一顆子彈再次成為選舉的“主角”。

其實,對於-直被外界譽為國民党“政治新星”的連勝文而言,這並不是他第一次經歷台灣的選舉暴力。2008年,他以國民党中常委的身份陪同“立法委員”候選人掃街拜票時,就曾遭到一陌生男子的暴力襲擊。當時,連勝文的眼鏡被打飛,右臉被打紅腫、瘀傷,幸運的是經過醫院檢查並無大礙,而襲擊者後被証實患有精神障礙。然而,“五都”選舉中的這次襲擊,連勝文就沒有那麼幸運了。

這次選舉中,南“二都”以及台中市懸念都不大,關鍵是臺北市與升格後的新北市,而連勝文正是致力於幫助臺北市市長郝龍斌爭取連任,同時也撥出部分精力為新北市的選舉拉票助威。特別是新北市作為台灣選舉的最大票倉,新“五都”裡人口最多的直轄市,一向是藍綠陣營爭奪的焦點。多年來藍綠雙方的支持度都相當,2005年前民進黨在此執政、經營了16年,“老縣長”蘇貞昌也在此攢足了地方執政的經驗。直到陳水扁弊案的爆發,現任縣長周錫瑋才在馬英九的加持下在這裏大幅獲勝。因此,此次北“二都”的選舉對於志在翻身的民進黨與為馬英九鞏固2012的國民黨的意義不言而喻。

26日晚,在距離投票不到11個小叫的新北市永和小學,“陳鴻源選前最後一夜”的大標語告訴世人,這裏將要舉行的是現任臺北縣議會副議長陳鴻源的造勢晚會,也是陳鴻源爭取連任巾議員的選前最後努山。台下是密密麻麻的泛藍支持者,統一的著裝、統一的標語、統一的門號都在表現著台灣這個選舉社會有秩序的一面。當主角陳鴻源再次向現場民眾推銷自己、懇求投票之後,一個身著藍色助選背心,上面寫有“連勝文”三個字的中年男子健步走上舞臺。一米九的身高、充滿陽光的笑容、衣服上醒目的文字,一下子就讓在場民眾認出,他是連勝文。

面對著偶像級的政治明星,台下民眾的熱情又-次被點燃了,旗海再次翻騰,口號再次響起,喧鬧下唯一一張面孔顯得心事重重。正當大家想要聽聽連勝文講些什麼的時候,這張面孔站起身,翻上舞臺,抱著連勝文的脖子,拿出預藏好的手槍朝連勝文的頭部開槍,槍聲過後兇手立即被制服;而鮮血滿面的連勝文則堅持著捂住傷口走到舞臺邊緣,緩緩倒下,被人送往醫院;同時,射出的流彈也擊中現場-名29歲男子黃運聖的頭部,黃當場死亡。

27日淩晨1點30分手術後的連勝文,清除了200多塊碎骨和彈片醫院告知社會大眾連勝文無生命危險。當天的臺北市選舉結果,曾身陷花博泥潭的郝龍斌大勝蘇貞昌17萬票,而新北市的朱立倫則超過蔡英文11萬票。

12月6日,已從醫院回到家中的連勝文發表了致謝聲明,“11月26號夜晚,我度過廣-場致命的危機;當晚,塵與死的距離,不到o.5公分。然而,在如此狹小的空間裏,我卻感受到了有生以來最人的溫暖與關懷。”他還說:“自己經歷一場奇跡,應特別感激台大醫院全體醫療團隊精湛的醫術以及一流的醫療質量,也要對奮不顧身救我一命的劉振南先生以及現場所有救助我的朋友們致上最高的敬意。上天將我留在這個世界上的目的,是要我做一個好人,做一個能夠幫助別人的人。這點,我會繼續努力!”

(敬飛/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