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懶人哲學借東風迎難而進促多元發展

澳門中聯辦主任白志健前日在澳門區全國人大代表審議「十二五」規劃會議上,通報了國家副主席、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習近平的重要指示。習近平副主席指出,澳門的形勢很好,經濟持續增長,但「人無遠慮,必有近懮」,澳門不能因為現在不錯就安於現狀。經濟結構單一隱患很大,何況澳門周邊國家、地區亦陸續開賭,博彩業面臨強大的競爭。故而澳門要居安思危,放眼長遠,通盤謀劃。澳門作為一個微型經濟體,周旋的空間有限,在發展適度多元的過程中,可能會面對不少難題,但再難也要做。澳門要結合「十二五」規劃、《粵澳合作框架協議》,並結合澳門自身情況,與廣東省密切合作,制訂更明確的具體計劃。《粵澳合作框架協議》內容很多,要認真研究及細化落實。

白志健主任通報習近平副主席的這一重要指示,既是對澳門特區官民的嘉勉,也是對澳門特區官民的警醒。這番話,既符合「不要把所有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的經濟學原理,又完全切合澳門目前博彩業一業獨大,政府財政對博彩稅收依賴極重,而且博彩業的急速發展對其他行業的發展形成擠兌效應,從而出現博彩業一榮再榮、其他行業一損再損的另一種「兩極分化」狀況。長此下去,不但是極為不利於中央「保持香港、澳門特區長期繁榮穩定的治國理政」的貫徹落實,而且也將會對澳門的經濟安全和國家安全產生負面影響,並將使澳門特區財政收入難以得到確切的保障。

其實,相關警告,並非今日始。早在澳門特區實行澳門賭牌開放、尤其是賭牌「三開六」,而內地內地居民個人遊港澳之後,國家「十一五」規劃就已對澳門特區經濟發展作出「支持澳門發展旅遊等服務業,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定位;中央批准的《珠三角發展規劃綱要》,也為澳門特區賦予「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發展路向,指出澳門經濟健康發展的方向。白志健主任在其題為《堅定信心迎接挑戰,科學發展共創明天--紀念澳門回歸九周年》的專文中,也明確地指出,「當前,澳門社會保增長、保民生、保穩定的任務十分繁重,但推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實現科學發展的大方向不能動搖。歷史經驗證明,在經濟增長速度回調的時候,恰恰是推進結構調整、轉變發展思路比較有利的時機。在總結經驗的基礎上,抓往機遇,深入研究推進經濟適度多元的思路和措施,有效實現澳門資源合理配置,增強澳門經濟抵禦風險的能力。同時,通過推進經濟適度多元化,不斷培養各類專業人才,為澳門的可持續發展創造更多優勢」。

但言者諄諄,聽者渺渺。主政者不但把這些正確指示和「盛世危言」當作是耳邊風,而且相反還為澳門經濟的「好景」而沾沾自喜、陶醉於中。其實,中央早已有所不耐煩,為了「煞」一下澳門博彩業過熱發展,及配合反出境參賭的鬥爭,就以「收緊個人遊簽注」來作出應對,而澳門博彩業也確是因此而收斂了過熱的虛火。但主政者仍是未能領悟中央的意圖,還在透過各種與論向中央喊話,要求「大開水喉」,真是孺子難教矣。

實際上,「雞蛋不應放在一個籃子裡」,不但是經濟學的著名論斷,也是經濟發展實務中的實踐經驗。經濟結構的過分單一,而由賭業獨撐澳門門面的局面,毫無疑問將會給澳門經濟乃至整個社會帶來巨大的風險,這是事關澳門可持續發展和經濟安全的重大問題。博彩業由過去的主導地位,已經變為「霸主」地位,正在吞噬其它行業,整個社會的資金、人才、效益等都被它吸納而去。不但根本無法開辟多元領域,而且還對其他產業產生排擠效應,加速淘汰其它與博彩業無關的原有行業。目前,由於博彩業規模的超常性膨脹,由此突顯交通、能源、人才、服務等諸多方面的不足與弱勢。

為此,本欄曾分析指出, 澳門博彩業的「過熱」發展,是畸形的。其一、辜負了中央當初批准澳門增加兩個賭牌及引進外資賭商,是希望能吸引海外高端賭客的期望和優惠政策,而是變成了「逆方向吸引」--吸引內地居民,造成內地資金以至是國有資產大量流進澳門各個賭場尤其是美資賭場。從而形成了「水喉關緊一些,澳門叫救命;水喉開大一些,內地資產大流失」的兩難境況。其二、放寬內地居民到澳旅遊實質是參賭,猶如誘使內地不少幹部跌進腐敗大染缸,難以自拔。近年不少內地官員就裁倒在澳門的賭場上,造成對內地反貪鬥爭的幹擾。其三、內地賭資在內地與澳門之間的流動,大多是由地下錢莊來完成,這又幹擾了內地打擊洗錢活動的鬥爭,也使內地增大應對聯合國及國際反洗錢組織的壓力。

而且,澳門博彩業的急速發展,使澳門特區政府誤認為經濟及財政收益來得很容易,而無須落實貫徹「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定位,及胡錦濤主席關於「要集中精力,大力促進澳門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指示。更危險的是,特區政府只顧陶醉在這一片建築在吞噬內地改革開放和經濟建設的成果,侵吞內地國有資產之上的虛假繁榮之上,而忽略了澳門特區的經濟安全,繼續過於偏重及依賴博彩業,致使澳門「賭城」的形象更為強化。也對宏揚「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偉大事業頗為不利,因為將會形成「一國兩制」的成功全賴博彩業支撐的錯覺,而掩蓋了「一國兩制」在政治及社會制度上的優越性。而且,也是對澳門特區其他行業的不公平,抹煞了它們對澳門經濟發展所作的貢獻。

誠然,澳門要實現經濟適度多元發展,是遇到許多困難,包括面積細小、資源匱缺、人力資源尤其是高素質的技術人才短缺等。對此,中央一再採取措施扶助澳門,包括在條件尚未完全成熟之下,為澳門申報世界文化遺產;也包括提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指明政策方向。但似是未能領悟中央的苦心,放縱一些獲得賭牌的博企,不兌現在競投賭牌時作出的「舉家旅遊目的地」的承諾,只顧大幹快上賺錢容易的賭場。白志健主任在通報習近平副主席重要指示時所說的「特區政府應當加強監督博企,按照合約發展非博彩的旅遊項目」,就恐怕並非是無的放矢。

現在,中央又透過批准《粵澳合作框架協議》,為澳門實施「經濟適度多元發展」作出了許多有創新性的決定,包括針對澳門面積細小及土地資源匱缺的可能,批准橫琴可實行特殊政策,使到澳門能夠發展中醫藥科技產業、會展產業、文化創意產業、教育、培訓等產業;也包括支持探索湛江深水港與澳門自由港對接合作,為澳門產業多元增多一項航運產業。這些,都是大膽創新的,包括對世界貿易組織的一些規例進行探討性的新突破。 如果有這樣的好條件都仍是安於現狀毫不作為,那就愧對中央的熱情細緻扶持了。

因此,必須牢記習近平副主席代表中央的囑咐,發展經濟適度多元再難也要做。不能因為現在博彩業尚好,就「船到碼頭車到站」,坐吃老本。這是檢驗澳門特區是否有所作為、開拓前進的試金石。趁著《粵澳合作框架協議》簽署的東風,及廣東省政府、珠海市政府都是抱著誠意的難得機遇,迎難而上,多動腦筋,儘早落實「經濟適度多元發展」,不負中央的厚望和支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