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

澳門中聯辦主任白志健向澳門區全國人大代表通報一位國家領導人(據說是國家副主席、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習近平)的重要指示,有一句是「在發展適度多元的過程中,可能會面對不少難題,但再難也要做」。這使我們想起了大慶鐵人王進喜的那句豪言壯語:「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確實,澳門官民應當學習王鐵人「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的大無畏精神,克服重重困難,發揮主觀能動性,創造條件,並在中央政府和廣東省政府透過「十二五」規劃和《粵澳合作框架協議》向澳門特區提供的良好條件,全面落實貫徹「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定位,及盡快建成「世界旅遊休閒中心」。

「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這是以鐵人王進喜為代表的大慶石油職工的豪言壯語。它表達了大慶人對待困難的頑強態度和艱苦創業的鋼鐵意志,也充分體現了大慶人既藐視困難、又重視困難的科學態度。王鐵人的這句話,雖然是短短的幾個字,卻很好地說明瞭「人的因素第一」這個真理。人,是世間一切事物中最可寶貴的。人,只要能在尊重客觀規律的基礎上,最大限度地發揮自己的主觀能動性,世界上就沒有什麼不可攀的高峰,就沒有什麼不可克服的困難。

實際上,我們要貫徹落實「經濟適度多元發展」,要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是應當具有一定的物質條件的。但是這並不等於說,我們工作中一切條件都是現成的,都是什麼困難也沒有了。幹工作,要求一切條件都齊備,要求從頭至尾都順順當當,那是不切實際的。在客觀條件比較差的情況下,是坐等條件的好轉,還是自己動手去創造條件?在遇到了困難的時候,是知難而進,還是畏縮不前?王鐵人的回答是:只能幹,不能等;堅決打上去,不能在困難面前退下來。王鐵人和他的鑽井隊,正是以這種大無畏的英雄氣概,為奪取勝利創造了各種條件,踢開了重重困難。試想,要是王鐵人他們坐等條件,不敢和困難作鬥爭,怎能多打井,快打井,打好井?!怎能為祖國、為人民早日獻出了石油?!正是大慶人發揚「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的艱苦創業精神,闖過了重重難關,不僅高速度高水準拿下了大油田,宣告了中國石油的基本自給,而且使油田連續十四年實現高產穩產,為國家作出了重大的貢獻。

有人可能會說,「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嘛,沒有條件怎能幹?」是的,我們一點也不能忽視物質條件的重要性,「巧婦」的確難作沒有米的飯;但是,「巧婦」決不能等米下鍋,而要找米下鍋。 人,是生產力中最活躍最有決定性的因素。能動性,是人之所以區別於動物的特點。我們要做社會和自然的主人,決不甘當客觀規律的奴隸;我們應當自覺地運用客觀規律,最大限度地發揮自己的幹勁和聰明才智,來能動地改造世界。如果不去最大限度地發揮人的主觀能動性,坐等萬事齊備了再幹,豈不喪失了時間,豈不要大大推遲「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和建成「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進度?!時間是屬於全體「澳人」的,我們沒有權利白白浪費!路要人去走,潛力要人去挖,竅門要人去找,辦法要人去想,高峰要人去攀,時間要人去爭。一切需要而又可能辦到的事,無不需要發揮人的主觀能動性,這樣,可能性才會變成現實性;一切需要辦的而條件還不完全具備的,也無不需要發揮人的主觀能動性,去積極地創造條件,促使它一步步地實現。

誠然,正如中央領導人所言,「澳門作為一個微型經濟體,周旋的空間有限」,這就為澳門貫徹落實「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和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增添不少困難。因此,自二零零六年前任特首何厚鏵提出「發展文化產業」的構想以來,雖然各方積極努力,但進展並不大。這當然是客觀因素使然,但也不能忽略主觀因素的影響,就是面對庫房滿溢,又何必去討苦來辛?實際上,在剛回歸時,尤其是在賭牌開放之前,由於葡方給澳門留下了一個爛攤子,特區官民都為如何搞好澳門經濟千方百計地想辦法。前任特首何厚鏵在會見時任湛江市長的徐少華(現任中共廣東省委常委兼秘書長)時,就提出了澳門自由港與湛江深水港對接合作的大膽設想,並表示已向朱鎔基總理匯報,翌年還親到湛江港考察。這個構想是極為大膽的,雙方都有利,是「窮則思變,變則通,通則變富」的生動寫照。但可惜後來澳門賭權開放後,澳門特區逐漸變得富了起來,財庫滿溢,「窮則思變,變則通,通則變富」之後就變成了「富則變懶」了(此語原是「富則變修」),不再想辦法改變博彩業一支獨秀的現狀,並放棄了那些有利於澳門經濟發展,避免把所有雞蛋都放在一個籃子裡的計劃了。亦即是由於澳門博彩業的急速發展,使澳門特區政府誤認為經濟及財政收益來得很容易,「躺著幹也衣食無憂」,而無須落實執行「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定位,及胡錦濤主席關於「要集中精力,大力促進澳門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指示了。這就難怪中央領導人要對澳門作出「經濟結構單一隱患很大,何況澳門周邊國家、地區亦陸續開賭,博彩業面臨強大的競爭」的警告了。

誠然,中央政府是瞭解澳門的實際困難的。從胡錦濤、溫家寶、習近平等國家領導人,到實際主管澳門事務的廖暉、王光亞,都有來過澳門進行實地考察。因而才能在《粵澳合作框架協議》中,有比《粵港合作框架協議》更多的「照顧」和優惠。實際上,《粵港合作框架協議》多是較為一般化的粵港兩地經濟、文化、科技、跨境交通等方面合作的表述,最具突破性的只是「深港河套區」的大學校園基地,但其在政策突破性方面還遜於澳大橫琴校區。而《粵澳合作框架協議》則具有巨大的突破性,包括橫琴海關後撤,澳門車牌車輛可以進入橫琴等,使到澳門能夠發展中醫藥科技產業、會展產業、文化創意產業、教育、培訓等產業。還有,在涉事各方的努力之下,何厚鏵曾提出的「澳門自由港與湛江深水港對接合作」議題也被重新提了出來,並寫進《粵澳合作框架協議》。這將使澳門的「多元發展」又增添一項「航運產業」。既然中央為澳門創造了這麼多的有利條件,澳門官民還能再喊「困難重重」嗎?

王鐵人說,「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如今中央政府和廣東省政府為澳門特區的「經濟適度多元發展」提供了那麼多的有利條件,澳門特區是到了為實現「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大幹快上的時候了。「十二五」規劃是一個更加宏偉壯麗的計畫,「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和「世界旅遊休閒中心」是中央政府交給我們的光榮任務,也是對特區官民的高度信賴。這就要求我們最大限度地發揮自己的積極性和創造性,每一個官員,每一個市民,都要向王鐵人等英雄模範們學習,迎難而上,創造條件上,全面落實「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和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