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水軍,硝煙彌漫

網絡水軍”除了損害商業競爭環境外,更大的損害是給社會帶來信息紊亂,使網民在網絡世界霧裏看花,甚至受騙上當。

三國時期,吳國水軍大都督周瑜號稱擁有80 萬的水軍隊伍。據真實史料記載,其實周瑜在鼎盛時期也不過只有3 萬水軍,與當今活躍在互聯網上的網絡水軍比起來,顯得有些小巫見大巫了。

比較有名的“水軍”炒作事件,是今年蒙牛和“水軍”合作打壓對手,以及不久前的“3Q大戰”。蒙牛為了打壓競爭對手,要求“水軍”在維基問答上發帖400 組;論壇發帖800 篇,帖子維護8000 次;開心網轉帖和投票70 萬人次以上;新聞推廣5 篇、新聞發佈80 篇;草根名博5 篇、網絡撰寫20 篇。之後的360 公司和騰訊關於“兼容性”的網絡論戰,也傳出有公司雇用“十萬水軍”在網絡發帖。儘管當事人不斷闢謠,但是不少網民還是發現,很多論壇轉帖和微博帖子的末尾,總跟著奇怪的字符,這些“流水號”很可能就是“水軍”計件統計,然後向雇主要錢的證據。

12 月30 日國務院新聞辦主任王晨回應“網絡水軍”問題時說:中央領導人很關注網絡水軍問題。網絡水軍危害社會,影響正常的網絡秩序,需要治理。這是我國官方首次對“網絡水軍”問題進行公開回應,也為網絡行業正常發展帶來了契機。

利益化行業,小兵兼職月入三千

網絡水軍不是黑客,也非五毛,穿個馬甲,你就不認識他了。他們沒有理想,沒有原則,沒有底線,沒有激情,沒有樂趣,只有利益。

互聯網上究竟有多少水軍?恐怕誰都無法給出準確的答案。網絡上有明目張膽的“中國水軍司令部”、“水軍大本營”、“中國網絡推手聯盟”……在中國網絡水軍網的主頁上,冠冕堂皇地寫到:我們是由中國網絡推手聯盟官方組建的一支專業的正規網絡水軍團隊,亦是國內水軍成員最多、執行力最強、影響力最廣的網絡水軍團隊。目前,本水軍團日發貼量可達10 萬,只要一聲令下,頃刻間就能將您的信息準確傳送到網絡的每一個角落。

陳小清是一名在單位上班的普通員工;下班後他卻成為水軍中的一員。在接受本刊記者採訪時,陳小清表示,自從2009 年成為一名正式的水軍之後,經手成功運作的商業造勢案例已無數,國內幾大論壇基本上都留有自己的足跡,精心設計的好帖子,最多一天可以得到五六百條回復,做過的品牌根本數不過來,即使按照每帖5 毛錢計算,一個月下來的收入可以達到兩三千元。

之所以加入到水軍隊伍,陳小清認為水軍的工作時間比較自由,職務優勢明顯,如果做好了收入也很可觀,經過幾個月的嘗試,他越發覺得這份兼職工作就是一台賺錢機器。至於輿論導向,“我管他那麼多?反正我不幹也有的是人在幹。” 陳小清毫不在意地說。

他還告訴記者:“許多把持著重要頻道的網絡編輯,其實都是半個水軍的身份。在不違反大原則的前提下,又有人給錢刪帖子,何樂而不為呢?”據瞭解,國內某房地產門戶網站的論壇編輯就經常引爆小區負面新聞,然後市場銷售人員找開發商花錢消災。有些編輯的馬甲就有三四十個之多。

“水軍”業內通常的報酬標準是發帖一次0.3 元至0.4 元左右,回帖一次0.1 元至0.2 元不等。發帖的內容由“水軍”的組織者提供,一般由專業人士寫好,主要是帶有廣告性質的文章。此外,還可以通過大量發帖,把一些負面信息“頂”過去,這被業內人士稱為“沉帖”。

“網絡水軍”的造勢作用不容置疑,“天仙妹妹”短期內在網絡躥紅便是“網絡水軍”成就的奇跡,據媒體報道,此舉曾經給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的旅遊帶來了30% 的增長率。隨著市場的快速增長和客戶費用向互聯網的傾斜,除傳統公關企業外,越來越多的廣告公司以及媒體紛紛加入到這一市場中來,一起享受市場高速增長的紅利。

民意,多少罪行假汝名以行

水軍們的行蹤之詭秘,戰鬥力之強悍,影響力之深遠超出了人們的想像。近一段時間,蒙牛員工涉嫌雇用網絡公關詆毀伊利、方舟子與肖傳國的隔空對戰、360 和騰訊的論壇交鋒、以噁心為賣點的“小月月”突然躥紅,讓網絡水軍這一隱秘勢力的強大煽動力引起了公眾的關注。

網絡水軍的氾濫,也是網絡公關領域混亂無序的一個側面,而網絡輿論的走向也是處於這些網絡公關與推手的操縱之下。“水軍”不僅在網絡上或捧或批,甚至還滲入到民意調查中。

不久前就有網友發帖舉報稱,在湖南某地政協舉辦的“具影響力的政協委員”網絡評選活動中,有網絡公關公司組織“水軍”為參選的政協委員刷票,投1 票1 毛錢。該活動的協辦單位星辰在線的工作人員承認,參選政協委員的確有收到過“200 塊錢1000 票”的推銷短信,但活動的選票從後臺看來並無異常。2010 年12 月初,央視“感動中國”2010年度人物評選,再次遭遇“網絡水軍”密集刷票,江西省宜春市委宣傳部要求有關政府部門、學校組織員工和師生為本省入選的3 名候選人集中投票;賀歲大片《讓子彈飛》,在放映期更是水軍轟炸,與各大門戶網站簽訂協議屏蔽影片負面信息……

民意被濫用至此,不得不令人擔憂:我們還有什麼東西可以相信?

亟待法律約束的網絡水軍

據陳小清介紹,有的客戶找到組織者,組織者還會有額外報酬,有的組織者還會去找客戶,聽說他們找客戶都是用一種威脅的方式去尋找客戶,就說你不給錢就用網絡搞垮他的公司,曾經有一位組織者敲詐了一個企業50 萬元,當時參與人有5000 人,我們每人發了50元的報酬。在這裏,我們看到網絡水軍正在黑社會化。

另外,目前網上50% 的熱帖都不是單純靠網民的點擊造成的,背後都有推手在操作,從芙蓉姐姐、鳳姐到小月月,這些網絡紅人背後也都有網絡公關公司的運作。而蒙牛集團產品經理安勇雇用網絡公司通過論壇發帖、冒充消費者回帖等方式,詆毀同行產品聲譽的行為,不過是“網絡水軍”的冰山一角,這一行業到了該建立“軍規”的時候了。

從封殺王老吉到搞臭康師傅,再到奇虎360 公司遭“群毆”,網絡版的“雇兇殺人”已形成了一條龐大的灰色產業鏈。“網絡水軍”除了損害商業競爭環境外,更大的損害是給社會帶來信息紊亂,使網民在網絡世界霧裏看花,甚至受騙上當。

但是,無論從現有法律還是從操作角度,都很難對“網絡水軍”做到精准打擊。儘管我國已有監管互聯網的一系列法律法規,而“網絡水軍”浩如煙海,很難尋找,找到也很難處罰。如果打擊行動擴大化,還可能傷及無辜。

法律專家認為,必須從立法上將網絡公關公司納入正常監管軌道。在修改廣告法時對網絡營銷、公關行為進行嚴格的規範和監管,明確監管部門職責與違法者的法律責任,對雇用“網絡水軍”顛倒黑白、誹謗競爭對手的企業進行嚴厲處罰,曝光並列入征信系統。情節嚴重者將面臨逐出行業,追究刑責的懲戒。還需延伸監管觸角,對“網絡水軍”利益鏈上的所有參與者,特別要將那些躲在幕後操縱組織槍手的“掮客”打出水面。只有在立法與監管上做到精准打擊,才能避免滑向另一個極端,才能真正保護正當競爭,才能營造一個良好的網絡營銷環境。

過去,人們認為網絡上的信息具有公眾自發的性質,所以應該更接近於社會實際,更具可信度。但如今時代不同了,網絡信息的可信度在水軍的翻江倒海下,已經變得渾濁不清。在幕後推手們毫無底線的水軍大戰中,人們已難以分清到底誰說的是真的,唯一的心得就是誰的話也別信。

在這場信任危機戰中,沒有人會是勝利者。普通網民能做的,似乎只有靜待法律的跟進與完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