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添財加入「一邊一國連線」有何企圖?

民進黨新科「立委」許添財,昨日接受陳水扁之子、高雄市議員陳致中的當面邀請,正式宣佈加入「一邊一國連線」。由於許添財過去就是屬於「扁系」,並曾任由陳水扁一手創辦的「正義連線」的會長,故他如今宣佈正式加入「一邊一國連線」,只不過是「歸隊」而已。但許添財此舉又並非只是「歸隊」那麼簡單,可能還將會有進一步的生涯規劃。

實際上,許添財因為與陳水扁都是同於一九五一年初在台南縣官田鄉出生,並曾一起騎單車上下學,因而兩人自小就成為莫逆之交,在大學時期更是與陳水扁一起去聆聽黃信介、康寧祥等「黨外」人士的演講,接受政治的啟蒙,後來更成為政治上的戰友。在「美麗島事件」爆發後,許添財義無後顧地為陳水扁站臺助選臺北市議員,後來更是參加了由陳水扁創辦的「正義連線」,並於一九九二年的首次全面改選「立法院」一役中,與陳水扁、李進勇、餘政憲、邱連輝、呂秀蓮、彭百顯一道,當選為「立委」。不過,他卻有過多次脫離「正義連線」甚至是民進黨另行參選的記錄,但選後卻不管是否當選,他都「歸隊」回巢。如在一九九五年,因得不到民進黨提名而脫黨參選「立委」並當選,一九九七年再次脫黨參選台南市長則落選。許添財當年因被納入了「黑名單」而流亡美國之時,與「台獨聯盟」人士結下了情緣,並以其在財經上的專長成為「台獨聯盟」的經濟顧問。在一九九八年的「立委」選舉中,許添財隨同部分民進黨籍人士,結合「台獨聯盟」另組「新國家連線」,許添財本人除出任秘書長外,也籍著「新國家連線」的「聲勢」而當選。二零零一年接受民進黨徵召參選台南市長並當選,二零零五年爭取連任成功。在去年的民進黨「五都」市長初選中,許添財是有強烈意願競逐大台南市長的,並得到被羈押在看守所的陳水扁的支持和祝福。陳水扁為了凸顯其對許添財的「力挺」,曾透過辦公室發表聲明,強調他除了大台南市基於和許添財長年的情誼,他願盡個人綿薄之力,全力支援許添財,並呼籲與他有相同理念的朋友,能夠同樣支援他的決定,預祝許添財能贏得黨內初選,更能高票當選第一任的大台南市長之外,另外「四都」市長選舉,他無力也無意介入民進黨內初選。由此可見,許添財與陳水扁的關係確實是非同一般。

在這次「五都」選舉中,參加市議員選舉的部分泛綠候選人,在陳水扁鼓搗之下成立了「一邊一國連線」。他們中大部分為民進黨籍,但也有少數人並非是民進黨員。「一邊一國連線」共推出四十一名候選人參選,其中三十六人當選,「命中率」高達百分之八十八。陳致中更是以三萬二千九百四十七票當選高雄市議員,不但拿下高雄市第一高票,更衝到全島第二名。但許添財卻因黨內民調不利而宣佈退出大台南市長初選,當時他並非是候選人,故未有參加「一邊一國連線」。待到他參加台南市「立委」補選並當選履職後,才由陳致中「降尊紆貴」,從高雄專程跑到台南,「當面」向他作出加入「一邊一國連線」的邀請,可見他的「歸隊」,是有著某些條件的。

那麼,他的「條件」是甚麼?他於本月五日當選「立委」後曾聲稱,他稱自己雖已六十歲,身體很好,但不宜在一個職位做太久。故在爭取第八屆「立委」後,不再爭第九屆「立委」。準備接棒的人,要修身養性,不斷成長進步,好讓自己有好功夫、身手及德性,這樣對台灣及民進黨都有好處。

當時台灣政壇和傳媒都猜測,許添財此語是為自己再次參選大台南市長埋下伏筆。--他參加的這次「立委」選舉因是第七屆的補選,任期只有兩個會期(一年),明年二月一日就要「拜拜」。第八屆再選一屆,加上第七屆的一年任期就是五年。屆時他「才」六十五歲,還有捲土重來的「本錢」。再過三年賴清德兩屆大台南市長任滿後,再選大台南市長。

然而,大台南市長只是「百里候」,似是並不能滿足他的官癮。其實他的最大願望,就是要過一過民進黨主席的癮。實際上,實際上,在縣市改制之前,許添財並沒有想到要去參選大台南市長,而是鑒於自己在台南市長任期結束後,按法律規定不能再選爭取連任的情況下,做好了參選民進黨主席的準備,並以接受由呂秀蓮創辦的《玉山周報》訪問的方式披露了自己的這一生涯規劃的,他還對《玉山週報》談了不少改造民進黨的大計。只不過是後來修訂了《地方制度法》,台南縣市合併,他過去的任期歸零,可以再選,才興起參選大台南市長的念頭。

許添財上次要參加台南市長選舉的黨內初選,是受到了陳水扁的鼓勵和支持,但因陳水扁被困在臺北看守所中,無法施展「功力」扭轉民進黨初選的乾坤。而現在許添財暗示自己將要再選大台南市長,是否仍是陳水扁的意思?甚至當年他要參選民進黨主席,是否也是陳水扁要以他作為自己的傀儡,促使民進黨執行一條「沒有陳水扁的陳水扁路線」?這些,都是值得深入探索的。

不過,若許添財要選民進黨主席,可能會在黨內遭到「新潮流系」的狙擊。因為它與「新潮流系」結下了梁子,與他在大台南市長初選中相爭的賴清德,就是「新潮流系」的骨幹。因此,許添財昨日與陳致中會面時,就暗批「新潮流系」搞一派獨大,徇私不濟公、幫派化,已經成了台灣政治文化深化、延續的最大阻礙;並聲稱「一邊一國連線」成員的素質高、條件優秀。許添財還說,他在接任「正義連線」會長時,輔選成功,但後來按照民進黨決議解散派系後,他成了未代會長,「正義連線」也沒有再運作。然而,黨內的某個派系卻持續轉型,運用基金會、雜誌社、社團、研究社等名義,化整為零,其實還是很堅實的派系;這個派系有組織、有訓練、有資源分配,比民進黨的黨組織還要堅實,民進黨內就有這個問題。那種要把「新潮流系」批臭批倒的憤慨心情,溢於言表。

其實,許添財與「新潮流」的矛盾,並非他所說的是路線分歧那麼清高,而是權利相爭而已。比如,在大台南市長初選中,他的強勁對手賴清德就是「新潮流」的幹將,結果自己輸於其胯下,沒齒難忘。而他聲稱要繼續參選下屆「立委」,就正好衝擊到已經宣佈投入下屆「立委」選戰的林俊憲。由於林俊憲是賴清德的嫡系子弟,因而他指摘許添財此舉是「以怨報『德』」,指出賴清德在這次「立委」補選過程中展現氣度,不計較許添財在他選大台南市長時的不參與、不輔選,還不時故作要脫黨參選的姿態。許添財理當把握好這次互動,開展和解,想不到卻反而以怨報「德」,令人遺憾。既然許添財要擋「新潮流」,「新潮流」又豈會讓出大道,讓許添財予取予奪?

或許,陳水扁目前最著緊的,是要籍著許添財是在「一邊一國連線」成員中,出任政治公職地位最高者,並曾任過「正義連線」的會長,要他擔任「一邊一國連線」的實質負責人,幫助陳水扁看好這個「御用工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