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人佔領澳門的百年執著

西方依次崛起的海洋強國,都在實踐中認識到,流動的海水無法讓人駐足,要永久留在某一海域必須建立海上據點。這些國家在美洲、非洲和亞洲的東印度群島都這麼著,來到中國自然也不會例外。這也是葡萄牙人進來以後,給中國沿海形勢帶來的最大變化。以往前來騷擾的海盜,不論人多人少,只在沿海一帶搶掠糧食、財物和男女人口,一般搶了就走,並不停留,更不敢輕易深入內地。大多是打一槍換一個地方,一擁而來,也一哄而散。葡萄牙人一來,直闖地方官府,進宮求見皇帝,擺出既來之則安之的架勢。儘管這些兼有海盜和海商兩重身份的葡萄牙人一再被地方官府拒絕,或被駐軍驅趕,欲在中國拿下通商據點的念頭,始終如一,從不放棄。

有一種說法,葡人曾以距澳門不遠的某小島為駐足地,但嫌地盤太小,海上往來障礙甚多,無法滿足其日益增大的胃口,因而打起了佔領澳門的主意。但因其劣跡斑斑,“佛郎機”這名字幾乎成了魔鬼的代名詞,大人聽了牙齒打戰,小孩聽了咧嘴大哭。他們耍了個心眼兒,欺中國人看白種人差不多都一個模樣,聽其鳥語也無法分辨哪是哪國話,更鬧不清楚世界上究竟有多少國家。隨便捏造了一個國家的名字,穿上奇裝異服來到澳門,給駐守本地的海道副使送上一份燦爛奪目的見面禮,佯稱是這個子虛烏有國家的貢使,只因海上風高浪大,海水漫進船艙,打濕了貢品,需要趕緊晾曬,請求允許在島上停留數日。海道副使“得人錢財替人消災”,笑眯眯點頭應允。葡人一擁而上,先是搭起臨時性的帳篷暫棲身,用揣在懷裏又幹又硬的麵包果腹,裝出一副落難的可憐相。及至看到澳門人並無多少警惕性,還不時送來同情的目光,索性壘牆蓋屋囤積貨物,埋鍋砌爐烤麵包燒牛排,賴在島上不走了。

這些葡人在澳門站住腳以後,很快與馬六甲及印度洋沿岸連成一氣,開通了以澳門為轉運中心的幾條重要航線,既有正常貿易,也有走私販私,還大肆擄掠人口,或送回本國為奴,或轉送他處販賣。當地官府見葡萄牙人如此胡作非為,態度也日益驕橫,都氣憤不過。有武員派兵船將澳門出入的海路一一堵死,不許葡人運載貨物和人口的船隻進出;有文員上書朝廷,歷數葡人在澳門犯下的種種罪行,請求朝廷頒旨將其驅逐出境。這時的嘉靖皇帝吃了太多的長生不老丸,丹毒在體內發作,渾身燥熱難當,虛火升騰不已,日夜忙著臨幸宮中嬪妃,根本無法靜下心來處理朝政,來自廣東的這類摺子一律留中不發。葡人聞訊趕緊裝出笑臉,打點給地方官員送禮,喜愛錢財的送金銀珠寶,貪圖享受的送洋煙洋酒,嗜好美色的送上幾個金髮碧眼的小妞,以求彼此相安無事。

1582年,萬曆皇帝執政,因為喜歡上了利瑪竇帶來的西洋玩意兒,海禁便聽之任之。廣東本地官民人等跟葡人相處日久,似乎也見慣不驚,漸漸不拿葡人賴在澳門當回事。相傳,滿洲人努爾哈赤起兵攻打遼東的時候,大明朝廷還特地派人到澳門購買“佛郎機”火炮。葡人以此為資本,面見兩廣總督,要求取得在澳門的永久居留權。隨後來到中國的荷蘭人欺負葡國已經在走下坡路,欲將澳門奪歸己有,搶佔在華貿易的有利位置。葡人藉口要抵禦荷蘭人入侵,大張旗鼓在澳門修築城牆,設置寨堡,建立屬於自己的防禦系統,如此一箭雙雕,打好了武裝佔領澳門的基礎。此時中國政府惟一堅持的,是葡人照章繳納租銀和稅銀,在此違法犯罪的葡人也一律交由中國官府處置,算是守住了國家基本的主權。

到了清朝道光二十九年( 1849年 ),中國經歷了鴉片戰爭,露出了老大封建帝國百孔千瘡的破敗之相。本來已經沉淪的葡萄牙竟借英國勢力,狐假虎威,停付澳門租金和稅銀,驅逐清政府駐守澳門的官員,在這塊屬於中國的土地上一切自行其是了。1887年12月1日,還由英國出面干預,迫使清政府與葡國簽訂了所謂的《 中葡友好通商條約 》,澳門從此成了葡萄牙貨真價實的殖民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