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志軍“翻車”

2月12日下午,新華網的一則簡短消息引起各界關注,“經中央紀委有關負責同志證實,鐵道部黨組書記、部長劉志軍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

週末發佈的這個消息在外界看來十分突然,據鐵道部官方網站報道,整個春節期間,劉志軍都一直在成都、廣州、安徽阜陽等地檢查春運工作。直到2月10日和11日仍在對西延線、西康線、襄渝線的主要行車設備、線路質量、治安環境進行檢查。

接近鐵道部的知情人士向《中國新聞週刊》介紹,12日上午,鐵道部發佈緊急通知,要求局級以上幹部當天下午到鐵道部開會,下午3點,在幹部會上,原海關總署署長盛光祖被宣佈調任鐵道部黨組書記。

該知情人士稱,會上並未說明盛光祖調任鐵道部的原因。然而會後,劉志軍被雙規的消息迅速在鐵路系統內部傳開。

傳言很快就被新華網報道所證實,作為今年接受調查的首位正部級高官,劉志軍成為自2004年原國土資源部長田鳳山之後,在任上被免職的又一位部長。

在中國鐵道高速發展的大背景下,鐵路高層人事的變動引發各界猜想:劉的落馬能否成為中國鐵路改革的切入口,滯後的鐵路體制改革能否迎來契機?

政壇不倒翁“翻車”

劉志軍被免職的消息迅速傳開,其本人從一名普通養路工人一路攫升,仕途屢受質疑而不倒的個人經歷亦被熱炒。

據熟悉劉志軍的人士介紹,劉志軍上世紀50年代生人,祖籍湖北鄂州。19歲進入武漢鐵路分局時,曾是一名普通的養路工人。後從養路工榮升為團委書記、黨委副書記。

上世紀80年代初,劉志軍在華東交大、西南交大深造後,再度青雲直上。1984年出任鄭州鐵路局武漢鐵路分局江岸車站站長、黨委副書記,又歷任分局政治部副主任、黨委書記。

1991年,劉志軍正式出任鄭州鐵路局副局長、黨委常委。

1993年4月調往瀋陽鐵路局任局長、黨委副書記。

1994年11月,劉志軍正式調往鐵道部任黨組成員、運輸總調度長,任職近2年。1996年,劉志軍升任副部長、黨組成員。到2003年3月,劉志軍正式升任部長、黨組書記。

劉志軍擔任正職的8年間,正值中國城市高速發展階段,同時也是鐵路建設大躍進時期,中國鐵路第五次、第六次大提速,都在他任內完成。

上任伊始,劉志軍就提出鐵路要跨越式發展,包括集中人力物力財力加快鐵路建設,引進國際先進技術快速提高裝備水平。 2004年1月7日,國務院常務會議原則通過《中長期鐵路網規劃》後,從此鐵路建設駛入快車道,其中包括建設“四縱四橫”客運專線,此後備受爭議的中國高鐵亦起步於此。

據統計,過去五年間,中國建成京津高鐵、武廣高鐵、鄭西高鐵三條高鐵客運專線,分別耗資206億元、1200億元和501億元。而在建的將於今年6月投入運營的京滬高鐵,將以2209億元的投資超過三峽大壩的2039億元,成為中國投資最大的工程。

高鐵的快速發展,成為劉志軍的政績之一,但鐵道部長期處於政企不分、改革滯後的狀態,以及數起重大安全事故和腐敗大案亦令劉志軍備受爭議。

2006年,劉志軍的弟弟、原武漢鐵路局副局長、漢口火車站原站長劉志祥因雇兇殺人、貪汙受賄被判刑,一度將劉志軍推上風口浪尖。據法院判決,劉志祥犯故意傷害罪、貪汙罪、受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數罪並罰,決定執行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財產人民幣100萬元;對4000餘萬元的非法所得予以追繳。

2008年4月28日4時38分,膠濟鐵路發生列車相撞事故造成72人死亡,416人受傷。作為特別重大的責任事故,身為鐵道部長劉志軍只在“4•28”事故一周年後被給予記過處分。

劉志軍被免職之後,出事原因令坊間猜測四起,目標趨同的是和鐵道部這些年大規模工程建設尤其是高鐵建設有關。

據知情人士介紹,向下屬打招呼,幫助特定單位中標,從中索要提成,或平時收受對方的好處,在項目招標和管理中給對方單位提供方便等,已成為鐵路系統內部分違法官員的常用手段。

頗具諷刺意味的是,一個月前,劉志軍在2011年鐵路反腐倡廉工作會議上稱,領導幹部特別是主要領導幹部要管住自己,對一些敏感事項不亂插手,不利用自己的影響謀取私利,堅決頂往各種說情、打招呼。有黨性原則和法紀觀念,不能幹的事情堅決不幹,在鐵路現代化建設中發揮好引領作用。

時隔一月,發言者轟然翻車。

盛光祖高調表態

劉志軍被免職當晚,鐵道部召開全路電視電話會議,新任黨組書記盛光祖在會上強調,當前要集中精力,切實抓好鐵路安全和穩定工作。並宣佈從當天起到3月底全路開展為期一個半月的安全大檢查。當晚,鐵道部的官方網站也迅速刪除了關於劉志軍的相關資料。

在談到劉志軍被查時,同樣出身鐵路系統的盛光祖高調表態,中央的決定,“體現了對加強黨風廉政建設和懲治腐敗的堅強決心。”

不僅如此,上任第二天,盛光祖有針對性地召開全路建設系統電視電話會議,再次表態,“個人及黨組成員決不插手幹預鐵路工程項目,在鐵路工程招投標、物資設備採購等方面,堅決做到不批條子、不打招呼、不徇私情、不施加影響。”同時要加大案件查處力度,對違紀違法行為發現一起查辦一起,對不法企業要堅決清出鐵路建設市場。

此舉頗有維持穩定兼具震撼教育意味。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鐵道部官員告訴《中國新聞週刊》,如此安排,既保障工作順利交替,又最大限度保障了春運、“兩會”期間的鐵路運輸安全的正常運作。

上述官員介紹,新任黨組書記從1968年參加工作到2000年的調任海關總署,在鐵路系統先後工作達32年。先後任上海鐵路局南京分局、杭州分局局長兼黨委書記,上世紀90年代初,盛擔任濟南鐵路局局長兼黨委書記,對鐵路工作十分熟悉。

對於新任書記的工作, 多數鐵路系統的官員認為安全運營應該是重中之中,在2月12日晚間的電視電話會議上,盛光祖就提出要展開為期一個半月的安全檢查,而高速列車、提速列車和客車是此次檢查的重點。

改革出現契機?

實現政企分開,吸引更多資本參與鐵路建設,改革系統內的收入分配制度,這些呼籲多年的改革建議,在劉志軍案發後再次成為公眾話題。

在郵政行業實行市場化改革、成立郵政公司政企分開後,鐵道部成了國內少有的依然政企不分的部門之一。

這一切,隨著盛光祖的到來,會否帶來一些變化?

事實上,即使是中國中鐵、中國鐵建等已經從鐵道部分離出去的企業,仍沒有脫離鐵道部門的掌控。中國中鐵一位中層管理者介紹,改制企業雖能通過招標獲得鐵路建設的承包合同,但在鋼鐵、水泥、鋼軌等主要材料的採購上依然還是由鐵道部下屬的項目公司進行統一招標採購。而在國外,設計、採購、施工都是由中國中鐵和中國鐵建等鐵路建設企業一體化自行完成。

對此,同濟大學軌道交通研究專家孫章在接受《中國新聞週刊》採訪時稱,“在國外的很多國家如日本,負責鐵路管理的已經上升到國土交通省,日常則有多家鐵路公司參與競爭,既有國鐵,也有民營公司。”

孫章說,“沒有充分的競爭就很難有民主的決策,期待能由此推動鐵路系統更深層次的改革。”

此外,由於劉志軍在任時力主大規模高鐵建設,劉落馬後,高鐵建設將面臨大調整的觀點開始流傳。

擔憂曾在週一(2月14日)上午的股市顯現,當日,幾家鐵路製造公司股價出現不同程度下跌,而航空、公路行業股價明顯上漲。

很快,鐵道部的官員對此作出回應,“這件事情(劉志軍“落馬”)發生以後,可能會對鐵路系統內部的幹部職工情緒上帶來一定的影響,但發展高鐵、提高我國的鐵路裝備力量這一方向並沒有出現分歧,也不會就此停滯。高鐵建設仍將按照既定的步伐,繼續發展。”

(王維博/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