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城邁扎央調查

中國人在緬甸的一塊彈丸之地上設賭、護賭、參賭,造就了一個賭博之城,深刻傷害中國社會,最後被切除。

膚色黝黑的村民在田野裏勞作,空氣裏飄蕩著甘蔗的甜味,老式的東方紅拖拉機吐著黑煙突突馳過。

油菜花金黃,突然出現了一片水泥建築,在陽光裏熠熠生輝。

雲南省德宏州隴川縣和緬甸邊境上的邁紮央,依山而建,狀如荷葉。

2002年始,中國人來到這塊土地上開起賭場,然後吸引中國人賭博,造就了一個賭博之城,最後傷害到中國社會,2009年初被清除。邁紮央,成為觀察中國邊境上的境外賭場一個生動注腳。

中國人在邁紮央

1999年,譚志偉和他的父親譚雄在雲南省德宏州瑞麗江中的江心島租賃了一個賭廳經營,江心島位於中緬邊境線上。

一個香港豪客在夜市上和人爭吵,被打死。據稱該豪客是香港某知名人士的親屬,雲南警方開始整肅瑞麗江兩邊的賭場。

2003年,譚和其他賭場不得不搬遷到約兩小時車程之外的邁紮央。

邁紮央是緬甸克欽武裝勢力的控制區,刀耕火種,貧瘠蕭條,一度種植和販賣鴉片。1991年以後,克欽組織迫於國際壓力,宣佈禁止罌粟種植和毒品販賣。失去鴉片的克欽收入銳減,渴望另辟財源,可以保證自己更新裝備,在武裝割據的戰局中能夠存活下去。

2000年,一個叫李洋沫的人獻策克欽組織,幫助邁紮央設計了一整套賭業帶動旅遊經濟全面發展的藍圖。克欽組織開始宣佈博彩業為合法行業,並和李簽署了一份協議,成立經濟發展委員會主要發展邁紮央的博彩業、旅遊業、木材加工業。

李原本是雲南一個生意人,娶了果敢一個頭人的女兒後,成為了緬甸公民。

經濟發展委員會掌握邁紮央所有的管理權,克欽組織武裝人員在任何情況下不得進入賭場。作為回報,邁紮央管委會要向克欽組織上繳利稅1000萬元人民幣。

李對邁紮央的謀劃吸引了各路賭博勢力——2002年4月,一個香港人開設了第一家賭場,擺起了五張“百家樂”賭台,後被一個廣東人改造成為邁紮央最大博彩公司——邁達公司。另一個最大博彩公司叫金匯國際娛樂總公司。

截至2005年,邁紮央兩大博彩公司下設有大小近30家賭廳。一個賭廳就設有總辦、財務、網絡、外聯、內聯、現場、碼房等部門,10多個工種。其中外聯部負責聯繫賭客進出賭場以及他們的食宿和往返機票,碼房負責籌碼和現金相互兌換,車隊的40多輛汽車為賭場和賭客提供服務。規模稍大的賭廳需要員工達300多人。

中國是一個禁止賭博的國家,被治安警察追打的山西、廣東、浙江和福建等地的賭場資源相繼湧進邁紮央,承包兩大博彩公司的賭廳或自設小型賭場。雲南省公安廳相關調查顯示:賭場中的老闆工作人員90%以上是中國人。而賭客主要來自四川、廣東、浙江、福建等地區,以上地區占總賭客人數的75%.

譚氏父子租了一個賭廳經營“百家樂”,一個月的租金在300萬到500萬元之間。

2004年4月,李洋沫宣佈退休——這個被成為“邁紮央之父”的傳奇人物變成了東南亞某國的內政部副部長,拿到了該國刑事豁免權。另一個緬甸籍華人掌握邁紮央。

而這一年,譚氏家族先後投資兩億多元人民幣在邁紮央和另外一個地方建起了兩家酒店式“新東方”賭場。

譚家一心想做這個賭博之城裏最大的霸主,招收了近3000多名員工,有條不紊開展內地召集賭客、提供免費機票、專車接機接送、帶入賭場、免費吃住等“一條龍”服務。

和澳門賭場相較,邁紮央形同破敗農村,為中國最具財力的一流賭客群體所不屑。但邁紮央逐漸具備了一個完整而正規化的賭博體系,更有澳門賭場缺乏的無數便捷出境通道,不需要嚴格的出入境手續,可以幫助公務員避免紀委和檢察部門的注意。

中緬邊境物產豐富,且物價便宜,不少便民們捉獲了無數野生動物來邁紮央,希望能賣個好價錢。有人回憶說,廚子牽著一頭可憐的黑熊走進邁紮央的街上,吆喝“一個前掌,三百塊”,引得一些贏錢的賭客狂叫。

一些中國賭客迷信“見紅”可以幫助手氣旺盛,大殺四方,邁紮央街道上的髮廊掛出“沖喜俱樂部”、“一炮贏”等招牌,為賭客們提供便宜的毒品和黑瘦、幼小的處女。一名長期接送賭客的德宏司機說,“只要你有錢,你在這裏就是皇帝,想做什麼都可以”。

邁紮央一度成為內地公務員和一般賭客的賭博優先選擇地。

因為大量中國賭客湧入,藥店、診所、電話亭、鞋攤、水果攤、燒烤攤在邁紮央漸次出現,生活愈加便利。至2005年,邁紮央的人口由數千劇增到近5萬,店鋪林立,燈紅酒綠,日夜熱鬧非凡,與猛拉、果敢並稱為中緬邊境的三大賭城。

禁賭拉鋸

邁紮央賭場一度占到了克欽組織財政收入的40%,令克欽組織不安。他們更樂意看見賭業只是籃子裏的一顆雞蛋,只是一粒能夠帶動其他行業的全面發展的酵母。

誰都知道,境外賭場一定會傷害中國而激怒中國。

事實上,2003年以來就有報道警告稱,中國周邊幾乎所有國家大興賭博業,蔚為壯觀。以中國人為主要消費對象的賭場遍地開花,每一個境外賭場都如同一根插在中國身上的皮管,源源不斷抽取血液,威脅中國的金融安全。

2003年5月,公安部通令中國邊境周邊7省區公安廳,部署打擊出境賭博現象。2003年以來,德宏州開展了一系列“利劍行動”、“秋風行動”、“江心島”行動、“鐵拳行動”,試圖打擊境外賭博。

但公安部承認,一個部門對付數千公里邊境線上的境外賭場顯然是力不從心。

2004年9月份,中共中央紀委書記吳官正稱幹部賭博“事關黨的執政能力建設”。當年,中共總書記和總理就某個具體賭博案件或者個別氾濫嚴重地區的批示就多達40多次,並強調:這種情況如果任其發展蔓延而不採取措施,將會危害國家經濟利益,助長貪汙腐敗行為,敗壞社會風氣。

當年,中央政府為此專門成立全國集中打擊賭博違法犯罪活動專項行動辦公室,由公安部長總負責,中央辦公廳主任和國務院秘書長負責協調。公安部、中組部、中宣部、中央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等17個部委參與,規模空前。

2004年12月,雲南啟動了“禁賭專項行動”。2005年1月,中國又啟動為期5個月的全國專項打擊境外賭場行動,雲南被列為行動的重點之一,繼續追打境外賭場。

邁紮央第一次遭遇來自中國的嚴厲打擊——斷供電、斷通訊、斷旅遊、停辦出境證,賭場大批從業人員被勒令限期回到中國。

2005年1月,雲南警方宣佈:“(邊境)82家賭場已有68家被迫關閉,剩餘的14家經營日益慘淡,即將關閉”

但投資巨大的賭場不甘心就此死去,“網絡賭場”應運而生。

譚志偉和他的家族一直緊盯澳門和美國賭場的管理和技術,試圖做出一個百年老店,“新東方”賭場內部的組織嚴密、分工細緻和工作效率被公認代表著邁紮央最高水準,而賭廳內部的豪華和豪賭程度毫不遜色世界賭城拉斯維加斯。

早在2003年,該賭場投入钜資安裝了九畫面監控設備,開創更為先進的視頻電話下注——把賭廳的監控錄像傳到監控室電腦,再通過電信網線傳輸到互聯網上。賭客只需上網下載“新東方”的軟件、輸入其專用網址和密碼,就可以直接收看賭場的現場賭博情況。賭客先往指定賬戶中匯入一定數量的賭資,然後雇傭“槍手”在賭場換取籌碼並用電話指揮下注就能在線遠程遙控賭博。

“新東方”招募了至少300人,發放固定的工資、電話費補貼和小費。他們被稱為“槍手”,充當國內各地賭客的“替身”——碼房會依照賭客匯入的賭資情況和賭客的意思向他們提供籌碼,他們則聽從賭客的指令下注。

2005年,中國收緊對境外賭場的控制後,“新東方”採用比視頻電話更方便、快捷的網絡直接投注,幫助任何地方的賭客完成一次異地賭博——租用衛星線路,將賭場信息傳送到衛星,再通過衛星將信息傳送到安裝在各地的服務器上。賭客只要輸入“新東方”專用網址和密碼就能看到賭場現場視頻,然後啟動網絡投注設備直接在電腦上點擊下注。

譚家父子得到了國內銀行的幫助。中國工商銀行瑞麗市支行的一個分理處主任為賭場開設數百個帳戶。2006年8月至2007年3月,中國各地賭客在“新東方”的一個網站參共計下注金額86.8億元,賭場從中獲利2.78億元。

一台電腦、一根網線、一個銀行賬戶就可以足不出戶地進行賭博。網絡賭博迅速蔓延到了中國20多個省份,令中央高層更為不安。

2006年1月,根據中央高層和公安部的指示,雲南省公安廳開始立案偵查邁紮央境外賭場組織吸引中國公民網絡參賭案,試圖打擊日漸囂張的網絡賭博。

雄心勃勃的譚氏家族由此再遭重挫。

2007年3月,雲南警方對譚氏家族的抓捕行動漸次展開,共抓獲涉案人員53名,查獲7台網絡賭博服務器。

一年後,譚氏家族被控開設賭場罪。

檢察官第一次援引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2005年5月聯合作出的一個司法解釋來鎖定譚氏家族。該解釋第三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在我國領域外周邊地區聚眾賭博、開設賭場,以吸引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為主要客源,構成賭博罪的,可以依照刑法規定追究刑事責任。”

譚的“新東方”賭場很快被金匯公司接管,換上一個新的名字“盛源”,意為財源旺盛。

瘋狂之城

2005年開始,公安部規定邊境非便民不得進出,試圖切斷賭客出境的通道,令賭場失血而死。

但這一政策引發雲南邊區不滿。

2006年,來自雲南省西雙版納州的11名政協委員提出了第2534號提案,要求“儘快啟封打洛口岸”。打洛口岸附近正是緬甸猛拉賭城,號稱“亞洲第二賭城”。

公安部對此提案書面答復為:“在一些邊境地區境外一側,基本沒有什麼旅遊項目,這些國家通過博彩業、色情產業等吸引我國公民出境旅遊,從而帶動了邊境地區境內境外住宿、餐飲等行業的繁榮發展。因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