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山密檔——進駐北平最先由誰提出的

毛澤東認可定都北平

隨著遼沈、淮海、平津三大戰役的結柬,解放戰爭的勝利已成定局。1949年3月5日,中國共產黨在河北省平山縣西柏坡村召開了七屆二中,全會。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任弼時、朱德等人出席會議,毛澤東主持了會議並作了報告。

會議上,毛澤東指出中共中央接下來的工作重心要開始轉移了,由鄉村轉向城市。除此之外,毛澤東還明確提出,將定都北平。就是說,要進城了。即將奪取全國勝利的中共中央要搬家了。這個“家”,是個什麼規模?上至中央領導下到機關工作人員,涉及的人數先後就有5000多人,還有大量辦公設備、文書檔案、後勤器材等,要用近百輛卡車來運輸。在短期內將整個隊伍遷駐敵情複雜的北平,對中共中央來說是一件相當有難度的事情,警衛怎麼安排?防空怎麼部署?敵情怎麼消除?什麼樣地方才能同時滿足5000多人的工作和吃住呢?

其實,早在1949年年初,毛澤東就已經開始考慮建國和定都的問題,他考慮過好幾個別的城市如西安、南京、哈爾濱等等,但都沒有定奪。

一天,有一個人和毛澤東談到這個話題。這次談話後,毛澤東最終敲定了北平,什麼樣的人能給毛。澤東這麼大的決心呢?

此人是王稼祥。元旦剛過,時任東北局城市工作部部長的王稼祥來看望毛澤東,二人交情很深,無所不談。

交談中,毛澤東突然問道:“我們的政府定都何處?”王稼祥聽後先是一愣,隨後他笑了,因為這個問題他早就考慮過,有了想法。他說:北平,離社會主義蘇聯和蒙古人民共和國近,國界雖長但無戰爭之憂;而南京,雖虎踞龍盤,地理險要,但有‘點很重要,那就是安全問題;西安又似乎偏西了一點。在這幾大備選城市中,北平最為適合。

對於這個回答,毛澤東頗有同感。就這樣,北平,這個千年古都,在一次看似不經意的交談中,恢復了都城的地位。但是進駐北平後,中央機關落腳何處呢?

二次勘察選擇雙清別墅居住辦公

中共中央駐地當時共有幾處備選:頤和園、香山、八大處和新北京。這幾個地方主要集中在北平的西郊。1949年1月19日,中央授命直屬機關供給部副部長範離和他的同事們,第一次前往北平考察。

范離一行到了北平之後,直奔北平的西郊(當時的西郊已經解放),並在西郊開始進行周密的調查。經實地考察,範離發現頤和閱是旅遊景點,如果作為中共中央辦公居住地,就得封園,這不太現實。而八人處和萬壽路因為房屋不足,最終也被放棄了。

最後他們把目標鎖定在了香山,並將這個情況向當時的北平市市長口十劍英匯報廠。匯報以後,葉劍英就給軍委秘書長楊尚昆寫了一封信。信上說,“範離、劉達二同志偵察和研究的結果,我們認為地區的選擇,以香山為適當,只需牽動“-家就可基本解決。”信裏所說的“一家”,就是指當時的香山慈幼院。那麼,到底是什麼原因讓範離等人最終選擇香山呢?

香山林木繁茂、地理位置十分隱秘,而最高峰鬼見愁557米的海拔高度,也非常適合警衛部隊安排防空部署。

中共中央遷駐北平後,工作重心也由鄉村轉向廠城市,選擇香山,可以說是中共中央由鄉村到城市的一個標志。

葉劍英信中提到的香山慈幼院,是北洋政府時期開辦的一所用來收養孤兒的學校,所以留有3000多間房屋。這樣的條件非常適合中共中央龐大隊伍的臨時居住和辦公。

1949年1月底,範離帶著葉劍英的這封親筆信離開北平,回到西柏坡向中共中央匯報。

1949年1月14日,經過29個小時激戰,天津解放。天津解放後,一場和平談判也在北平秘密開始。1月22日,這場秘密談判有了結果,關于北平和平解放問題的協議簽署了。

1月31日,北平宣告和平解放。

1949年2月3日,正是農歷的大年初六,這一天,中國人民解放軍在北平舉行了盛大的入城式。部隊分別從永定門和西直門進入北平城,整整走了六個小時。

北平和平解放了,中央遷平工作迫在眉睫,這時範離帶著他在北平的調查結果回到了西柏坡,中共中央看了葉劍英的信後,並沒有做出最後決定。

1949年2月3日,中共中央又派出了一個14人的行動小組再次趕往北平,此行小組肩負著一個重要而絕密的任務,負責此次行動的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人物,在中共中央舉足輕重,這個人到底是誰?

他就是有著“中共特工王”稱號的李克農。

2月7日,李克農開始在香山進行全方位的勘察,並對中共中央遷平駐地細節上的規劃和設計逐一勘查和落實。李克農在調查中証實了,範離和劉達提到的香山慈幼院確實有一批現成房屋,只要稍加修繕,便可提供給中央機關的5000多人居住和辦公。

1920年,北洋政府總理熊希齡,在香山開辦了慈幼院,專門用來收容孤兒,在那兒他還同時修建了一座別墅,因為有兩股清泉從山石中潺潺流下,所以把它取名為“雙清別墅”。

李克農看到雙清別墅之後,便覺得這裏非常適合做毛澤東遷平後的工作和居住地點。待所有問題都落實之後,2月8日,李克農給楊尚昆寫信,匯報說,“昨日去香山一帶看住址,已決定住該地”。為了保密,香山對外統稱 “勞動大學”

就這樣,1949年2月初,李克農的這次秘密任務正式開始了。

中共中央機關、解放軍總部及毛澤東等遷駐北平,這可是一件非同尋常的大事。2月初,中共中央在西柏坡成立了轉移委員會,由楊尚昆等人負責。

當時,由於處在即將建國的特殊歷史時期,香山這塊地方,在被確定為中共中央進駐北平的第一站之後,為了保密,對外有另一個說法: “勞動大學”。

李克農此次進入北平的秘密任務就是全權負責在北平打前站的工作,按照李克農的設汁,進北平打前站需設三個站點:第一站稱“勞動大學”籌備處,設在東城區的弓弦胡同15號,這弓弦胡同是個小胡同,就在沙灘附近的東皇城根北街附近;任務是辦理對外交涉,備置辦公、住宿用具等事宜;

第二站稱“勞動大學”收發處,設在頤和園西北的青龍橋,任務是負責中央駐地的社會調查、整頓和清理駐地周圍環境、佈置警衛,並辦理中央機關來人的住宿手續等事宜;

第三站稱“勞動大學”招待所,就設在香山,任務是負責中央機關和毛澤東等中央領導同志的辦公、住宿用房的佈置、修繕等事宜。

把這麼重要的黨中央駐地叫做“大學”,當然是為了保密,這種做法其實在西柏坡時就有了先例,那時中共中央的駐地被稱作“工校”,劉少奇被稱為“校長”。一些人不知內情,以為真是學校,跑來投考。這也難怪,你既然是學校,當然就會有人想上學啊。

香山的“勞動大學”也出現過類似的情況,一些人找到這裏,要進去報名,弄得警衛人員左右為難,搞得人家小戰士有點緊張。不過,單從這一點就看得出來, “勞動大學”這塊牌子,對中共中央機關隱身,確實起到了很好的保密作用。

在環境和站點確定之後,接下來要面臨的就是警衛和安全問題。

1948年11月,組建了中國共產党歷史上一支負有特殊使命的便衣隊,只有150個人,個個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好手,隊長叫高富有,曾擔任中央警備團手槍連連長。當時他們穿著軍裝,後來給他們每人都發子便衣,用來工作時的喬裝打扮。 隊員中有許多長期在根據地從事保衛工作,他們經驗豐富,身手不凡、遇事不慌,膽大心細。

可是,雖然他們都有著豐富的反特經驗,但這次的任務卻和以前不一樣;工作地點是在北平,隊員們大多都沒有來過北平,北平是什麼樣的都不知道。怎麼辦呢?趕緊補課啊。他們用了三個月的時間進行突擊培訓,惡補城市知識,比如怎麼用馬桶、怎麼用水龍頭、怎麼打電話,以及怎麼在大城市當好便衣。

3月10日,便衣隊到達北平,李克農立即就給高富有安排了任務。用三天時間熟悉地形,三天后發槍,以前便衣隊員用的都是步槍,這次為了保証做好保密安全工作,上級部門特意為便衣隊隊員們每人配了一支美制左輪手槍,這種槍體積小,便於攜帶。

用慣了長槍的隊員們別說用,見都沒見過這種手槍,一個隊員在擺弄的時候,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槍走火了,而且槍口正好沖著隊長高富有。

千幸萬幸,正因為不會用,子彈上錯了,上的子彈和槍不是一個型號,子彈才沒出口,只把槍筒給震裂了,子彈還在槍管裏,沒有出膛。高富有算是撿了一條命。

發了槍,便衣隊立即開始執行第一次任務:負責從西直門到香山這條路的安全保衛。

從香山到西直門大約十九公裡,化裝後的便衣隊,把整條路線給控制了,一路上那些蹬三輪的、修皮鞋的、賣糖葫蘆的,都是高富有的人。長袍馬褂、帽子、秤等等,都是當時便衣隊員們喬裝打扮掩飾身份用的,但誰都沒想到在便衣隊執行任務第一天遇到的最大難題,不是抓敵特,是什麼呢?是他們自己。

當時的西直門還有城門,城門附近拐彎死角很多,是特務頻繁串連碰頭的地方,還曾經發生過暗殺的事件,便衣隊就在那兒設立了一個賣香煙花生的攤位。沒想到第一天出攤,他們就遇到了麻煩,2008年采訪高富有時,九十多歲的他還清晰地記著當時的情景:

擺上攤攤以後,不認識秤,他進了三斤花生,來一個買花生的,他給放到秤盤上, (人家)說不夠不夠,他把三斤都給人家放上去,說不夠還差一點,算了吧,他回來說我不認識秤,我買了三斤花生全給人家了,人家還說差一點,我不幹這個。

這個裝扮小販的便衣其實就是穿幫了,露餡兒了。你一個擺攤兒的連秤都不認識,這戲還怎麼演哪?幸好那買主不是特務,要不然可真是麻煩了。除了擺攤,有的隊員還要扮成商人,扮商人可是要穿上長袍馬褂的。

穿長袍馬褂可是有講究的,比如說,上臺階呀上樓梯的時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