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指政府打擊霸地不力

【本報訊】立法議員陳明金指政府打擊霸佔土地行為不力,向當局提出質詢。

最近,政府跨部門清遷小組展開聯合行動,收回多幅被霸佔的土地,其中有些土地面積如足球場般大,於澳門回歸前霸佔,早前揭發路環非法大型“山寨工場”及青洲燃料中途倉經營者無牌佔用土地,雖然政府收回霸地值得肯定,但霸地之大,時間之長令人震驚,為何當局至今才有行動,原因值得深思。

陳明金指出,澳門《土地法》頒行至今已有三十年,部分條文確實與社會發展脫節,《土地法》第一百九十一條規定,故意或惡意佔用本地區的無主土地,處以澳門幣五百至五千元的罰款,累犯者加至雙倍,罰款的阻嚇力可能不夠,法律的取態卻一直很明確。但是,為何很多土地被霸佔數年後才跟進?是當局疏於監管,還是制度本身對霸地行為“隻眼開隻眼閉”?有些個案是由市民舉報或經媒體曝光後政府才跟進,為何政府總是比民間後知後覺?

非法霸地凸顯澳門長期以來土地管理的亂象,霸地“王國”非一日建成,權責部門執法不力,助長霸佔公地行為一再發生,政府現撥亂反正雖未晚,但土地管理制度中不合理的因素不剔除,有效的執法巡查機制不建立,土地利用透明度不增強,霸地行為恐難根除。

陳明金質詢當局:

1. 據統計,由2009年3月至今政府收回25幅土地,面積約其141,200平方米,或許還有更多的霸地亟待政府收回。澳門發展面臨土地資源不足,很多民生設施礙於選址問題而擱置或無法開展,這與大量土地被非法霸佔形成鮮明對比。政府是否清楚還有多少幅土地被霸佔?政府的土地管理制度出了甚麼問題?

2. 龍環葡韻白鷺林旁的非法填海霸地,路環儼如工業村的非法工場,規模非一日形成,地圖繪製暨地籍局負責編制、保持所有地籍資料,政府以所霸佔土地地點隱蔽為執法不力開脫不能成立,權責部門執法時是看不見,還是視而不見,又或是有其他原因?現行的土地管理制度有無常規性的土地巡查督察以及接受舉報機制?

3. 對比官方的巡查,民間對於非法霸地的觸覺更為敏感,但民間因不知土地的實際用途,限制了公眾發揮監督作用,為更好地打擊霸地行為,發揮公眾監督作用,政府須加強土地資訊的透明。現有的地籍資訊網,雖能提供一定的信息,但是地籍資料更新滯後,未區分公地、私地,未清晰標示土地用途,土地透明程度有限。政府會否考慮建立公開的土地資料庫,制訂土地批給狀況清單,詳細列出包括土地的位置、面積、邊界、批給日期、批給方式、批給期限、發展用途、土地使用限制等等,供公眾查閱,讓社會監察每幅土地的使用狀況?地籍資訊網可否加入以上元素的查詢功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