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億跨海超級工程“破繭”

瓊州海峽跨海工程,建設期約8年,2020年後建成,投資將超過1000億元,相當於長江三峽工程總t投資。海南省也將從“離島經濟”跨入“半島經濟”

“跨海工程能寫進‘十二五’規劃很不容易,這表明國家對工程的重視,有利於加快推進前期工作,也體現了國家對海南發展的重視。”3月8日,全國人大代表、海南省委書記衛留成接受《瞭望》新聞週刊採訪中指出,瓊州海峽跨海工程對國家來說也是一個非常巨大的工程,工程投資大,技術難度也很大,建成後將成為世界性大工程。

本刊記者同時從相關部門獲悉,目前,發改委、鐵道部、交通運輸部、廣東省和海南省共同組成瓊州海峽跨海工程前期工作領導小組已經4次簽署會議紀要,項目可研和16個重點專項課題研究正加緊推進。

據估算,瓊州海峽跨海工程的投資將超過1000億元,相當於當年長江三峽工程的總投資。根據上報國家的項目預可報告,跨海工程項目建設期約8年,2020年後建成。現在,技術、資金依然是困擾項目的最大難題,需制定專項計劃加以推進。因此,在衛留成看來,“前期工作需要做得非常紮實,論證需要花費大量時間。”

內部人士向《瞭望》新聞週刊透露,項目建議書推薦的主要技術標準為鐵路四線,客貨分線運輸,客線、貨運速度目標值分別為160公里/小時、120公里/小時;公路為雙向8個車道,等級高速公路。主要建設方案有3個,西線公鐵合建橋樑方案、中線公鐵合建橋樑方案、中線鐵路隧道和西線公路橋樑組合方案,可行性研究階段將進行深入比選。

瓊州海峽跨海工程建設,意味著把“海島”變成了“半島”,人流、物流將會大幅增長,海南省基礎設施和環境承載力能否與之相適應,倍受社會各方面關注。

“海南省基礎設施和環境承載力,與跨海通道工程建設完全相適應。”衛留成用兩組數據對此解釋說,根據國家批復的國際旅遊島建設發展規劃綱要,到2020年,海南要具備接待國內外遊客7680萬人次規模的能力。而跨海工程建成後,其規劃設計的客運量2020年為5680萬人次;國際上著名的度假旅遊島嶼泰國普吉島,面積543平方公里,通過跨海大橋與泰國本土相連,每平方公里接納遊客0.56萬人次。而海南到2020年達到國際旅遊島規劃的客流量時,每平方公里才接納0.22萬人次,不及普吉島目前的一半。

三大待解難題

正在審議的國家“十二五”規劃綱要草案中提出:“研究建設瓊州海峽跨海工程”,令參加十一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的海南團代表感到欣喜。代表們圍繞著“研究並建設”還是“為建設進行研究”展開熱議。

國家發改委計劃問題解釋小組成員、社會發展司副巡視員劉宇南說,目前跨海工程還處於前期研究中,什麼時候啟動建設還需要一個國家層面的決策程序,“因為工程的建設還沒有經過決策程序,規劃綱要便不能直接表述為‘建設瓊州海峽跨海通道’,規劃綱要中的表述,是經過仔細斟酌的。”

衛留成坦言,從投資看,瓊州海峽跨海工程的投入將超過1000億元,相當於當年長江三峽工程的總投資。除此之外,工程技術難度也很大。海南省交通廳有關負責人也曾指出,修建海底隧道每公里要花費數億元,在瓊州海峽修建海底隧道花費將達約600億元,以目前的財力而言確實難度太大。

除了資金,“橋隧之爭”也是工程面臨的又一難題。據《瞭望》新聞週刊瞭解,中國工程院院士王夢恕認為應該建設隧道,2010年全國兩會期間,王夢恕就專門提議案,呼籲國家選擇隧道方案。

他提出瓊州海峽“宜隧不宜橋”的理由是,建橋技術上不可行,環境上也不允許,因為瓊州海峽每天都有運油船從那裏過,要建橋的話高度必須不低於70米,以現在的技術,很難做到。而中鐵大橋勘測設計院總工程師高宗餘認為建設橋樑是可行的。不過,有關大橋影響水面通航、抗禦地震等問題,尚待進一步的研究結果。

國家發改委《關於進一步深入研究瓊州海峽跨海工程有關問題的函》要求,工程領導小組進一步深入開展客貨運輸需求和預測運輸結構分析、海洋環境調查和工程地質勘查,加強大跨徑橋樑結構,基礎施工裝備與技術,高水壓大直徑盾構設備製造,海底隧道長距離掘進等關鍵技術的攻關,增加風險控制與管理專題研究。

2010年12月29日,交通運輸部、鐵道部、海南省、廣東省聯合在海口市召開工程前期工作領導小組第四次會議。會後簽署的會議紀要提出:加強推進初測可行性研究工作,對公鐵合建橋樑中線方案、公鐵合建橋樑西線方案、中線鐵路隧道與西線公路橋樑組合方案進行同精度比選,提出推薦方案意見。

此外,有民間人士在網絡上就工程建設必要性提出質疑。從跨海大橋的安全性來說,瓊州海峽跨海大橋即便在最窄處修,全長也達18公里,再考慮海峽深度和海底地況的複雜,很難抵禦超強颱風、超強海浪、超強地震等自然災害的挑戰。此外,將一個美麗的島嶼人為改變為半島,原生態、經濟形態、環保自然風光等都將發生徹底改變。

不過,與“鐵路”打了31年交道的全國人大代表吳昌元對工程有信心。他說:“瓊州海峽跨海通道作為一項世界級工程,從論證到勘測設計,一般要經歷三五年時間,修建的合理工期還要五六年。隨著國家綜合實力不斷增強,海南國際旅遊島建設的推進,海南經濟規模不斷壯大,這一工程可望在‘十三五’期間初步建成。”

工程可研課題已完成70%

據本刊記者多方瞭解,瓊州海峽跨海工程的總體時間安排已經基本確定。寫入國家“十二五”規劃綱要草案後,工程爭取2011年批復立項、2011年10月完成可研性報告、爭取2012年國家批復可研報告。

海南省政協副主席、省跨海工程籌建辦公室主任趙莉莎告訴本刊記者,2010年9月,根據國家發改委的要求,鐵道部組織可研課題研究牽頭單位對有關課題進行了梳理,在15個研究課題的基礎上增加了風險研究課題。2011年1月,瓊州海峽跨海工程總體組在北京召開工作會議。目前,可研課題已完成總工作量的70%。

今春全國兩會期間,多位代表、委員最為關注如何加快前期工作、推進瓊州海峽跨海通道早日開工建設。全國政協委員施耀忠建議,加快項目前期工作審批,“瓊州海峽跨海通道項目建議書推薦西線公鐵橋樑合建、中線公鐵橋樑合建、中線鐵路隧道和西線公路橋樑組合建設等三個建設方案,建議國家發改委進一步加大對瓊州海峽跨海通道前期工作的指導協調力度,支持兩部兩省全面深入地做好前期研究論證工作,加快項目建議書、可行性研究報告等項目前期工作審批。”

全國人大代表王守初建議,國家調動各方面優勢力量,組織交通運輸、建設、橋樑、隧道等產學研方面的專家,成立國家層面的瓊州海峽跨海通道建設專家顧問組,為加快前期工作、推進瓊州海峽跨海通道早日開工建設提供科技支撐。

對於工程建設的資金保障,有人大代表指出,國家可以借鑒長江三峽水利樞紐工程、港珠澳大橋等超大型工程項目管理模式的經驗,提出適合瓊州海峽跨海通道建設的項目管理模式。施耀忠還建議,啟動瓊州海峽跨海通道融資平臺建設,吸引社會資本和民間資本充實資本金,拓寬融資平臺的資金渠道。

聯合攻關“超級工程”

本刊記者瞭解到,瓊州海峽是中國三大海峽之一,位於雷州半島和海南島之間,長80公里,寬20~40公里。具有水深、風大、浪高、流急、地質構造複雜、地震烈度較高、通航要求較高等特點,跨海通道工程建設條件複雜,建設規模龐大,技術難度高,在中國乃至世界上都屬於“超級工程”。

目前,跨越瓊州海峽需靠輪渡,開通的跨海列車也需專門的鐵路輪船擺渡,開行3小時。據海南省交通廳預測,至2020年,海南省的過海運輸總需求將達5600萬人次,貨運量達9370萬噸。

承載著海南幾代人夢想的瓊州海峽跨海工程,自16年前醞釀之日起,瓊粵兩省聯合交通運輸部、鐵道部並會同國家發改委共同致力於項目的可行性研究。

2006年6月6日,時任海南省省長衛留成在第三屆泛珠三角區域合作與發展高層論壇上,就推進瓊州海峽跨海通道工程建設發表演講。衛留成指出,推進瓊州海峽跨海通道工程建設,不僅為海南融入“9+2”區域經濟一體化提供更加便捷的條件,同時也將為“9+2”各兄弟省區面向東南亞、太平洋地區提供橋頭堡的作用。

2007年6月10日,瓊粵兩省政府共同簽署了《高層會晤備忘錄》,雙方約定,聯合成立專門辦事機構,共同推進瓊州海峽跨海通道前期工作;同年9月29日,廣東、海南兩省共同致函交通運輸部和鐵道部,請求加快推進瓊州海峽跨海通道工程前期工作。

2008年3月7日,國家發改委、鐵道部、交通運輸部、廣東省和海南省主要領導和分管領導在北京會商,簽署會議紀要,一致表示將竭盡全力共同推進瓊州海峽跨海通道這一世界級的重大工程,明確未來的跨海通道將是“公路鐵路兩用通道”。瓊州海峽跨海工程前期工作領導小組也于當天宣佈成立,標誌著跨海通道建設前期工作實質性啟動。

至此,儘快推進瓊州海峽跨海通道工程建設,加強泛珠三角區域合作、促進北部灣地區加快發展、加強國防建設、實施國家能源發展戰略成為各方的共識。

2008年3月至2010年12月,兩部兩省先後4次召開瓊州海峽跨海工程前期工作領導小組會議,共同簽署了四份關於瓊州海峽工程建設的會議紀要,有力推動了瓊州海峽工程前期工作。

2008年12月,領導小組完成了項目預可研工作。2009年4月向國家發改委報送了項目建議書。2010年3月,中國國際工程咨詢公司對項目建議書進行了評估,8月,國家發改委印發了《關於進一步深入研究瓊州海峽跨海工程有關問題的函》,12月,工程領導小組圍繞著環境主要控制因素,核心技術難點和關鍵環節,提出項目建議書補充意見。本刊記者獲悉,一批專題研究報告在陸續完成,今年上半年報送國家發改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