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戶籍新政呼之欲出改革邁開探索腳步

【中新社北京4月13日電】28歲的付女士目前是北京一傢俬立學校的英語教師,3年來,她一直夢想著“跳槽”到福利待遇較好的公立學校任職,但由於沒有北京戶口而屢屢碰壁。

中國有2.21億像付女士這樣的流動人口,他們中不少人在戶口註冊地之外的城市工作多年,卻在就業、子女入學、福利保障等方面受到歧視待遇。這一問題在中國早已受到關注並一度引發熱議,而今呼籲改革的聲音再次高漲,官方亦表現出空前積極的姿態加緊醞釀,穩步推進,民眾期待的“戶籍新政”大有呼之欲出之勢。

官方媒體《人民日報》近期頻頻刊發呼籲戶籍改革的文章,《先給戶籍減減負》一文指出,隨著城市化的推進,加快推進戶籍制度改革顯得尤為迫切,改革的最終目的在於讓不同戶籍的公民,都能享受到同樣的城市福利。此前一篇報道還將“窮二代”現象與戶籍制度相聯繫,認為應該加快改革,促進公共服務均等化,充分發揮政府對弱勢群體的保護作用。

《半月談》雜誌最新一期刊發調查性報道指出,在大城市,除了傳統的城鄉二元結構之外,戶籍人口與非戶籍進城務工人員又構成了一種新的二元結構。幾乎所有城市都出現了大大小小的“城中村”,已成為社區治理亟待突破的難點。該刊並介紹了上海等地的戶籍管理新舉措,認為“給人以啟迪和希望”。

官方媒體並援引專家觀點提出,可以實行居住證制度,給予流動人口部分市民待遇,引起輿論和坊間討論。同時,一些地方已經邁開探索的腳步,上海、廣州、武漢等地先後對外來人口推行“居住證”制度,以此取代“暫住證”制度,兩者雖只有一字之差,卻透露出漸進改革的進步。

例如成都市規定,居住證持證人可以在醫療衛生、機動車駕駛執照申領、參與社區管理等八方面享有與戶籍人口同等權益。蘇州市還鼓勵公共服務機構、商業服務組織以居住證作為居民身份“認證”依據,提升居住證的“含金量”。

類似的改革未來有望在全國推行。作為高層智囊人士,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陳錫文接受媒體採訪稱,“分類改革”是這一輪戶籍改革的核心精神。不同的城市可以根據經濟發展水準、現有資源承載能力,設定允許落戶的不同年限,逐步讓外來人口落戶,“分類”推進改革。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國家主席胡錦濤即明確表示:“最近,中央正在討論制定關於戶籍管理制度改革的文件,要採取積極有效措施,解決符合條件的進城務工人員的落戶問題。”總理溫家寶在與網民交流時也作了相關表態,顯示北京高層已就戶籍改革達成相當共識。

近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吳邦國赴重慶調研時還專門考察了當地戶籍改革情況。作為全國“統籌城鄉綜合配套改革實驗區”之一,重慶于去年7月啟動戶籍改革,讓農民既能享受與城市居民同等待遇的社會保障,又能在一定期限內保留原有土地權益。

分析人士指出,當前中國政治穩定、經濟形勢繼續向好發展,這為社會領域的各項改革提供了有利條件,人們期待當局在社會管理創新方面取得突破,更加積極和務實地推進呼聲較高的戶籍制度改革。

當然,也如一些專家所指出,鋻於國情複雜,戶籍制度改革不會一蹴而就,盲目地放開戶籍甚至也有可能導致城市不堪重負,這需要官方充分聽取意見,發揮智慧,慎重進行制度設計。同時,政府也應以實際的改革作為,來消除輿論和民間對戶籍制度改革降溫甚至收緊的一些擔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