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何鴻燊時代澳門博彩業的博弈

澳門博彩業長期以來是澳門經濟的命脈,由澳門旅遊娛樂有限公司(簡稱“澳娛”)獨家經營。雖然從長遠來說,澳門經濟不能單一依賴博彩業,但是在一段較長的時期內,依靠博彩業卻是一個無法回避的現實。然而,澳門的博彩業長期在沒有競爭的情況下有些落後,缺乏有效的管理,因而引起黑社會對賭場外圍利益進行血腥的爭奪,影響社會治安。為此,澳門回歸後,行政長官何厚鏵決定開放博彩經營權,引進競爭和新的管理模武,對博彩業進行改革。美資博彩企業的引入,會展和休閑度假方面的成果甚微,卻成為何鴻燊的主要競爭對手。何鴻燊基本完成了他在澳門博彩業的佈局,但在後何鴻燊時代,澳門博彩業的格局還面臨著很多變數。

後何鴻巢時代與他的繼承安排

“澳娛”董事總經理何鴻燊是澳門博彩史上在位最長的一位“賭王”。由於博彩業在澳門一業獨大,因此他對於澳門的經濟,甚至對於澳門政壇都有很大的影響。即使澳門開放後的博彩業六雄並立,競爭激烈,但他仍然是澳門博彩業的一面旗幟。然而,歲月不饒人,隨著歲月的流逝,何鴻燊的年紀大了,已近90歲。在他2009年7月跌傷頭部人院治療後,從電視畫面看到他顯得虛弱的樣子,讓人突然想到後何鴻燊時代真的到了,關注起他的繼承問題。

實際上,早在10多年前,何鴻燊已經悄悄地進行接班的部署了。1995年,何鴻桑安排他與二太藍瓊纓所生的女兒、“賭王”家族最精明強幹、被外界視為“賭王”接班人的何超瓊,進入何鴻燊的香港信德集團出任董事職務,進行磨練。此外,在2006年,何鴻燊也安排二房的幼子何猷龍接任新濠國際的主席兼行政總裁。

以前,何鴻燊曾經表示不會讓子女染指博彩業,不會讓他們直接參與澳門賭場的運作,但最後他的兒女何超瓊和何猷龍都加入博彩業。促使他讓兒女加入賭業,相信是澳門回歸後的博彩業開放,結束了他對澳門博彩業長達40年的壟斷經營。另一方面,由於特區政府允許“威尼斯人”從“銀河”賭牌中“分拆”出副牌,開創賭牌轉批給制度先河。因此何鴻燊趁這個機會,向何超瓊及其合作的美資“美高梅”賣出“澳博”的副牌;何猷龍與澳大利亞富豪合作的“新濠博亞”也高價買了“永利”的副牌。

這樣,何鴻燊基本完成了他在澳門博彩業的佈局:何家父、子、女三個大財團(澳博、新濠、信德)占了澳門賭牌的1/2,向人們証明著“賭王”家族傳奇的延續。而特區政府隨後也宣佈現屆政府不再增發賭牌,敲定澳門賭牌“三正三副”格局。

此外,何鴻燊同時也逐漸將他的龍頭企業“澳博”的管理權交給四太太梁安琪掌管。

何鴻燊除了在澳門賭壇上叱詫風雲,在政壇上也是舉足輕重。他曾經擔任澳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副主任,以及澳門特別行政區籌委會副主任。年已80多的他,仍獲破例安排續任全國政協常委。2009年澳門回歸10周年慶典,他還帶病來澳門參加。

多年前,何鴻燊趁自己仍有影響力,迅速培養自己的政治接班人。作為“富二代”,他的女兒何超瓊較早前獲邀為北京市政協委員,後來成為全國政協委員。何猷龍也開始在澳門和內地擔任一些職務,嶄露頭角。不久前,對澳門政治和經濟有極大影響力的澳門中華總商會改選,何超瓊被選為副會長,何猷龍為理事。何鴻燊的四太太梁安琪在商界上也很成功,並向政界發展,在2005年和2009年連續兩屆獲選為澳門立法會議員,還擔任江西省政協委員、珠海政協常委等職務。

“賭王”家族的爭產風波

可以說,何鴻燊在他的博彩王國和政界的部署已經大致完成,然而在家庭內部還留下了一個尾巴,沒有把財產徹底分配好,以致於他的家族最近發生了爭產風波。其過程,分產或被分產,告上法院或撤銷告訴,可謂一波三折、離奇詭異,堪比電視劇情節,令人唏噓不已。

實際上,這場風波不只是何家的財富如何分配,不只是茶餘飯後的八卦新聞,其背後的博弈,才是應該更加令人關注的。因為何鴻燊是通過一家名為“Lanceford”的控股公司,控制著旗下大部分博彩資產,包括“澳娛”及“澳博”。而“澳博”又控制著澳門博彩市場的約1/3份額。這場分產紛爭是將控制“澳娛”的Lanceford股權重新分配,除了導致澳門博彩業的航母“澳娛”的股東結構處於不穩定,從而影響子公司“澳博”外,更重要的是如果“澳娛”及“澳博”今後“群龍無首”,澳門博彩業中的華資和美資企業將失去平衡,讓美資博彩公司坐大,掌握“話事權”,控制澳門的經濟命脈博彩業,讓中央政府和澳門特區政府擔心會對澳門經濟安全和國家安全構成威脅。

最近以“何鴻燊博士及全體家人”的名義發出的“聯合聲明”表示,分財產糾紛已獲得圓滿解決,但聲明並未透露其資產最新的分配方武。不過,何鴻燊家族的財富不管如何分配,對於澳門的博彩業都不是一件好事。因為,如果真的被瓜分掉,何鴻燊的股份四分五裂,何家沒有一個人可以成為大股東,可以有力地掌控“澳博”。退一步說,如果真的是由二房的子女分得“澳博”的股份,根據澳門法律規定,也是有問題的。因為按照澳門《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法律制度》第17條(承批公司之公司資本及股份)第9和10款規定:“未獲政府預先許可,以任何名義將承批公司之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作轉移或讓與第三人,以及將構成承批公司之法定或合同約定義務之其它業務轉移或讓與第三人,視為無效。”“承批公司以及擁有該公司之資本5%或5%以上之股東,均不得直接或間接於其它在特區經營娛樂場幸運博彩之承批公司擁有5%或5%以上公司資本。”第18條(禁止在公司機構兼任職務)第1款也規定:“禁止在一間以上之承批公司之公司機構或一間以上之管理公司之公司機構兼任職務,以及禁止在承批公司之公司機構及在管理公司之公司機構兼任職務。”而二房的何超瓊和何猷龍都已分別擁有廠“美高梅”和“新濠博亞”的博彩承批公司約一半的股份;澳門政府也一再宣稱沒有收到“澳博”有關轉移股份的報告。

“澳娛”的大股東、愛國商人霍英東在去世之前,於2002年宣佈退山,將所持的名下約28%、市值百億元的“澳娛”股份轉入在澳門成立的霍英東基金會,用於慈善事業及建設澳門。自此只派代表出席股東會,淡出澳門博彩業。不過,不久前霍英東的公子、身為全國政協委員的霍震霆一改以前的態度,突然介入,擔任“澳博”的執行董事,被外界聯想為是接班的部署。但外界都相信,以霍震霆和被外界稱為“賭王”接班人、手握“美高梅”一半賭牌的何超瓊的實力和經驗,還不是老謀深算的威尼斯人金沙集團老闆蕭登‧艾德森和永利度假村(澳門)老闆史提芬‧永利的對手,不可能與之抗衡。

可以說,直到可見的將來,“賭王”家族可能難以找到有足夠威望的繼承人來取代何鴻燊。即使在澳門的華資中,也沒有人可以建立如何鴻燊的地位,更何況外資勢力在澳門不斷膨脹。可以預見,何鴻燊之後“蜀中無大將”,爭產事件之後何家更難以合心,“賭王”地位肯定要拱手讓人。

美資勢力膨脹

值得指出的是,雖然何鴻燊之後的澳門博彩業仍然會六雄並立,但隨著美資博彩企業勢力不斷膨脹,此消彼長的趨勢不會改變。美資的“威尼斯人金沙”、“永利”和“美高梅”在澳門的博彩收入已經達到甚至超過他們在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和大西洋城的收入,而且“永利”和“金沙”(“威尼斯人”改稱“金沙中國”)都完成了將澳門的業務在香港分拆上市的部署,財務狀況得到了進一步提升。嘗到了甜頭,為了在澳門,以至在中國的龐大利益,“永利”計劃將公司總部遷移到澳門;“美高梅”沒有聽從新澤西州的指示,寧願出售所持的大西洋城賭場的一半股權,也要繼續保留在澳門的陣地;更不用說與何鴻燊對頭的“金沙”同,不會放棄擴張的機會。

除了在經濟方面,美資博彩企業還暗中介入澳門事務。在2005年澳門立法會選舉之前,就有消息傳出有美資博彩企業推動員工登記為選民,似乎有意推舉代理人進入澳門立法會。此外,“金沙”之前曾聘請前美國中情局官員負責保安工作,讓人覺得其用意頗深。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前總裁兼營運總裁威廉.懷德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曾不問自答地做出澄清:“我們只是商人,沒有也不會用1.8萬職工參與任何政治活動。我們只對生意感興趣,不會命令員工去選舉誰,不選舉誰。”威廉.德還不避諱地說,集團在澳門保安機構曾聘用一名已退役的美國中央情報局人員,當得知澳門社會對此產生很大誤解時,馬上炒掉了他,不會再聘用任何敏感人士。

雖然“金沙”對上述事情作廠否認和澄清,不過,據較早前美國內華達州克拉克郡地區法院網站公佈的一份文件,就任僅僅一年就被解職的金沙中國原行政總裁翟國成提起訴訟,指控母公司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違反了雇傭合同。據報道,翟國成的指控稱,他拒絕了金沙集團主席蕭登‧艾德森“一再提出的無理要求”,要他對澳門政府官員採用不當“手段”後,因而被“無故”解雇。翟國成還聲稱,他被要求“不向(金沙中國董事會)透露真實、實質性的信息……以使董事會能夠決定是否將涉及實質性財務事件、公司治理以及公司獨立性的此類信息披露……給香港交易所”,被要求隱瞞不報的問題包括有關在澳門頻繁活動的黑社會暴力團夥的信息。

翟國成對于金沙集團的指控,未必是空穴來風。金沙集團在年度報告中承認,接獲美國証交會傳票,就金沙澳門賭場業務是否有違反《反海外賄賂法》行為展開調查,美國司法部也展開類似調查。報道說,這與翟國成提出的訴訟有關。受此消息沖擊,3月2日金沙集團的股價“跳水”。另一方面,如果美國証交會介入調查後証實“金沙”真的賄賂中國官員或特區政府官員,除了証實美資企業介入澳門事務,損害“金沙”的企業形象外,對於澳門形象的影響肯定也不會小。

令人關注的是,美資博彩企業在澳門迅速擴展的同時,也試圖影響澳門的政策。比如,澳門2002年發放博彩業牌照時,沒有允許賭場運營商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