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進強率團訪澳重現兩岸交流橋樑願景

自從馬英九就職上臺之後,不但是兩岸直接「三通」直航,而且大陸居民可以到台灣旅遊觀光,以至是大陸從中央到地方的高級黨政官員絡繹不絕地前往台灣訪問。因此,曾經輝煌一時的「澳門是兩岸交流重要橋樑」的光環,逐漸暗淡。盡管澳門不斷有涉台社團成立,新老涉台社團也不斷地赴台訪問或邀請台灣社團來澳參訪、開會,但「量」的增多始終難以彌補「質」的流失(即指這些交流活動在促進兩岸關係發展所起的特殊作用方面)。此情此景,雖然未免使澳門關心兩岸關係事務的人士有所「漏氣」,但兩岸大交流、大合作、大發展終究是有利於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好事,澳門人在服從大局之下,淡然處之並樂見事態發展。

就在此時此刻,似乎是峰迴路轉,時勢又給澳門提供了一個機會,使到澳門更上層樓,進一步發揮促進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特殊作用,就是利用澳門的特殊而又有利的地理和社會政治條件,作為仍不方便踏足大陸的台灣泛綠政治人物甚至是「鐵桿台獨」,與大陸涉台官員進行會晤的平臺。實際上,由前臺聯黨主席蘇進強任團長並率領的「媽祖之愛--台澳愛與和平宗教文化交流團」,於昨日抵澳門,準備參加今日在媽閣廟舉行的賀誕儀式,蘇進強將代表致贈一尊台灣媽祖神像給媽閣廟,開啟澳台媽祖文化交流新頁。即將返回北京出任國台辦交流局局長的澳門中聯辦台灣事務部部長程金中,昨日在蘇進強一行甫抵達澳門,當即會見並宴請了蘇進強一行。這就演繹了一齣程金中在出任國台辦交流局局長一職之前,「提前」進行「紅綠交流」活動的好戲,可能還將會籍著這一契機,為國台辦交流局日後落實身兼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的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關於熱誠地歡迎民進黨人士「到大陸來走一走,看一看,增進對大陸經濟社會發展的直接瞭解,增加對大陸同胞的直接接觸」,及「包括鐵桿台獨分子,有機會也可接觸」的指示,提前打好基礎。當然,也是程金中卸任澳門中聯辦台灣事務部部長之前的一個完美句號。

當然,昨日的「程蘇之會」,也可以說是「相逢一笑泯恩仇」之作。實際上,當年蘇進強先是出任台聯黨秘書長,後是出任台聯黨主席,並曾經前往日本祭拜靖國神社之時,適任國台辦研究局局長的程金中,與他在國台辦的同僚們,曾多次口誅筆伐「批蘇」。如今,蘇進強雖然不能說是「棄綠投藍」,但他先是於去年出任由馬政府領導的「建國百年基金會」的顧問,後又於今年出任由大陸台商捐資成立的「愛與和平基金會」的顧問,並將其本人在「愛國和平基金會」的第一次「愛與和平之旅」贈送給澳門(「愛與和平基金會」曾於今年三月間訪問廈門,受到廈門市黨政負責人的熱烈歡迎,但不知為何,蘇進強沒有參加此次活動),這就使得澳門成為兩岸「紅綠接觸」的最佳平臺。在「鐵桿台獨」訪問大陸的條件尚未完全成熟之前,澳門就可扮演兩岸聯繫橋樑的特殊角色,這與當年海協會在澳門成立辦事處的宗旨,正好吻合。而且,這比當年人們對澳門成為兩岸交流橋樑的期待,又提升了一級,成為專為解決疑難問題而與民進黨進行接觸的地點,為台灣未來的政治走向,為爭取和團結更多的台灣民眾,開拓更廣闊的空間。

就以蘇進強為例,他早就已被北京列入「台獨人物」的名單。由全國台灣研究會副秘書長楊立憲編著、九洲出版社出版的《「台獨」研究叢書——「台獨」組織和人物》一書就收錄了他的大名,並指出,他早期所寫的中篇小說《生命之歌》,「內容充滿了對祖國大陸土地的熱愛和嚮往,因而獲得「國軍文藝金獎」。其自傳成分很濃的散文體小說《少年軍人記事》,要求人們以人道精神,理解國共內戰時期跟隨蔣介石到台灣的懷鄉老兵。但一九九零年退伍後,其所發表不少的有關台海局勢的文章書籍,與其過去的政治立場漸行漸遠,也因而受到了李登輝的賞識。二零零一年李登輝操縱成立台聯黨,蘇進強出任秘書長。二零零五年一月,在多人競爭台聯黨主席的情況下,李登輝一手把蘇進強扶上黨主席的位子。蘇進強在就職時表示,「將發揚本土精神,推動正名與制憲,為台灣邁向正常化國家而奮鬥」。

而「愛與和平基金會」,則是由二十多年前赴大陸經商,近年來舉家返台投資,足跨兩岸的幸福人壽保險公司董事長鄧文聰,於今年一月捐助成立。他在成立酒會上致辭說,自己見證大陸經貿發展的歷程,以及兩岸由隔絕、陌生到密切往來、相互瞭解,深知兩岸未來要能夠攜手合作,建設更美好、富裕的社會,讓兩岸人民都能過更幸福生活,關鍵就是「愛與和平」。只有永遠的和平,才能確保兩岸經濟永續繁榮發展;只有堅持對民族、血緣、文化的愛,才能促進兩岸人民緊密合作,共同創造更美好的未來。鄧文聰又表示,成立基金會,就是要進一步整合力量,以「促進兩岸和平,維繫兩岸和諧」為宗旨,擴大對公益活動的參與,以此拋磚引玉,期盼能夠得到更多的迴響,與有志之士共同致力於宣揚「愛與和平」的理念,並且付諸實際行動。為此,他邀請了「藍」——吳伯雄、江丙坤、蘇起,「綠」——蔡同榮、林志嘉,及「紅」——余克禮、俞可平、劉國深、王英津等人出席成立酒會「和平兩岸—幸福未來」座談會,並在會上提出了「推動具有中華民族特色的民主試點」的觀點及建議,希望汲取兩岸經驗與智慧,針對兩岸未來和平發展議題凝聚共識,為兩岸提供政策參考。他要把兩岸「紅」、「藍」、「綠」融合在一起的用心,十分強烈。更有意思的是,就在今次的「媽祖之愛--台澳愛與和平宗教文化交流團」活動中,他雖然是出資人及主辦方的董事長,但卻寧願將團長「讓給」蘇進強,而自己只是擔任首席顧問,要把蘇進強推介給北京,為北京鋪好「紅綠接觸道路」的意涵十分強烈。實際上,昨日程金中會見及宴請蘇進強一行時,蘇進強就坐在主賓的位置。而出錢出力的鄧文聰卻是作為「隨員」,坐在一旁。其良苦用心,可圖可點。

不過,在非正式場合,鄧文聰則有主旨談話。他指出,此次台灣組團前來參與澳門媽閣廟媽祖寶誕慶賀儀式,促進兩地媽祖文化交流,同時以此為起點,為未來延伸發展文創產業、經濟事業的交流、合作,開創嶄新契機。他強調,以文化為開頭,藉由經濟合作深耕,必能深化台澳兩地互利共榮的關係,如同媽祖庇佑般,為台澳民眾帶來更大的福祉。

此事使人啟發,將澳門媽祖信仰申請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不能再拖延下去了。這既是文化盛事,也是政治任務,使兩岸四地以至全球的媽祖廟申請「世界文化申遺」更具正當性。何況,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保護非物質文化政府間委員會已於前年決定,「媽祖信俗」等二十二個中國申報項目,成功入選《世界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那麼,「澳門媽祖信俗」申請國家級「非遺」,就更是順理成章。進一步,就是進行比「非遺」更重要的「世界文化遺產」,也可由大陸主導、兩岸四地共同參與申報「媽祖廟」。既能滿足台灣同胞參與國際組織活動的合理願望,又能凸顯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為我國的國家統一大業服務的大事,而且也可使台灣地區和香港特區脫離「世界遺產空白點」。對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以至是國家和平統一大業,具有特殊的作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