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核電安全發展的抉擇

始終把安全放在第一位。對核設施進行全面安全檢查,標準是“確保絕對安全”;全面審查在建核電站,用“最先進的標準”進行安全評估,不符合安全標準的立即停止建設;在核安全規劃批准前,暫停審批核電項目包括開展前期工作的項目。

核電發展的方向是更安全更先進的三代核電

日本裏氏9.0級的巨大地震以及隨之爆發的巨級海嘯,震驚了整個世界,緊接著福島第一核電站發生的核洩漏事故則更牽動了整個人類,因為,它把這次大地震、大海嘯對一個國家的“局部”影響,放大到了整個人類對核能運用安全性的再審視。

根據國際原子能機構2011年1月公佈的最新數據,目前全球正在運行的核電機組已經達到442個,還有正在建設的核電機組65個,核電發電量約占全球發電總量的16%。而至2010年底,全球已經有60多個國家提出了發展核電的計劃,包括阿聯酋等這樣的富油國家。來自國際原子能機構的預測,全球核能發電量在今後20年將會提高一倍。

“要充分認識核安全的重要性和緊迫性,核電發展要把安全放在第一位。”3月16日,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聽取應對日本福島第一核電站核洩漏有關情況的彙報,在確認中國輻射環境監測未發現異常,福島第一核電站目前洩漏的放射性物質經大氣和海洋稀釋後,不會對中國公眾健康造成影響的同時,確認國內所有運行核電機組處於安全狀態。會議形成了立即組織對中國核設施進行全面安全檢查、切實加強正在運行核設施的安全管理、全面審查在建核電站、嚴格審批新上核電項目等四項決定。外界注意到,在核設施進行全面安全檢查一條中提出的標準是“確保絕對安全”;在全面審查在建核電站一條中,提出的是要用“最先進的標準”進行安全評估,不符合安全標準的立即停止建設;在嚴格審批新上核電項目一條中,提出的是在核安全規劃批准前,暫停審批核電項目包括開展前期工作的項目。

這一切,再一次表明:安全始終被緊緊鎖定在中國核電發展抉擇第一要素的位置之上。

“過去,中國核電發展規劃就在確保安全的問題上,做了紮實的考慮和周密的安排。日本福島第一核電站發生核洩漏事件之後,會更加強化核電發展在安全性上的完善。”權威專家接受《瞭望》新聞週刊採訪時這樣談道。

他說:“下一步將進一步完善核電發展和安全政策,堅定不移地貫徹黨中央、國務院的決策部署,集中力量進行第三代、即AP1000核電站自主建設,落實後續項目,加快國家重大專項CAP1400的研發建設進程,力爭在較短時間內形成建設中國自主品牌、擁有自主知識產權而且更為安全的核電站的能力。”

方向是更安全的三代核電

日本福島核洩漏事件所暴露的問題,證明瞭中國決策層選擇堅持走第三代AP1000核電技術路線的正確性。

“發展三代核電技術順應了世界核電發展趨勢。”受訪權威專家說,上世紀50年代開始核能的和平利用以來,全世界核電發展經歷了三代技術。第一代技術證明瞭核能發電的可行性,第二代技術證明核電是安全的,在經濟上是可行的。

著名核電專家、中國科學院院士歐陽予曾向媒體介紹說:現在全世界共有30個國家的400多座商業核反應堆在運行,基本上都運用了第二代反應堆技術。其中美國有104座、法國有58座、日本有54座,都是第二代核電站。

他說,第二代核電站一般都是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建成的,那時候的世界的核專家們普遍認為,核電站出現堆芯熔化這種嚴重事故的可能性不大,通過注水降溫就可以避免。後來,發生了前蘇聯切爾諾貝利和美國三裏島事件之後,大家意識到,堆芯熔化是有可能發生的。在前蘇聯切爾諾貝利事件以後,國際上普遍認為,要研發第三代核電站,把防禦和處置堆芯熔化作為設計上的一個基本要求。現在,美國已經不建第二代核電站了,他們用10年時間研發出了AP1000技術,法國研究出了EPR技術,而且法國明確宣佈,不再建第二代核電站。“中央明確規定,我國內地堅決不建第二代核電站。”

前述權威專家介紹說,針對前蘇聯切爾諾貝利核電站和美國三裏島核電站兩次重大核事故暴露出的發生嚴重事故的可能性,在核電建設沉寂二十多年後,美國和歐洲分別制定了核電用戶要求文件(URD和EUR),明確要求新建核電站必須在預防和緩解嚴重事故上滿足一定條件。國際上把這類核電站看作是第三代核電站。

有關專家介紹說,目前,比較有代表性的三代核電技術是美國西屋公司的AP1000和法國的EPR。“我國核電行業選擇AP1000。這種選擇符合我國國情。”

AP1000的堆芯熔化概率和大量放射性向環境釋放的概率比現有的第二代核電機組大約低100倍,充分體現了第三代核電技術安全上的優越性。

首先,AP1000技術先進並基本成熟。AP1000採用了先進的非能動安全設計理念以及模塊化製造和安裝技術,主要設備技術均已成熟,屏蔽電機主泵也在核動力航空母艦、核潛艇等系統中有過使用經驗。

其次,AP1000規模化後具有更好的經濟性。與二代核電相比,規模化發展後,AP1000建設週期將縮短1/3,壽命延長20年,反應堆燃料元件換料週期延長1/3,經濟優勢十分明顯。核電站發生事故後,AP1000操作員可不幹預時間高達72小時。可以說,AP1000屬於目前安全技術最先進和最可靠的核電系統。

據本刊記者瞭解,AP1000是美國西屋公司歷時20年傾力研製的最新核電機型。歐陽予院士說,“國家準備通過四套機組和美國合作,在我國建立第三代核電站。與美國達成的協議是,前兩套機組主要由美國負責建造,後兩套我們自己負責。這四套機組建設完成後,我們就可以獨立自主建造第三代核電站,並申請中國獨立的知識產權,這也是中遠期規劃裏設定的,國家重點保證的項目,叫大型先進壓水堆項目(CAP1400)。”

專家評價:“在消化吸收AP1000核電技術的基礎上實行再創新,發展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核電技術,可以確保我國未來核電安全性和技術先進性。”

AP1000決策歷程

中國核電發展選擇第三代核電並統一走AP1000技術路線,是在總結我國核電發展經驗的基礎上,歷經充分論證、認真權衡、反復斟酌後下定的決心。

三代核電自主化的決策,起始於本世紀之初。黨中央、國務院明確作出了引進先進技術、統一技術路線、高起點實現我國核電自主化發展的戰略決策。

2006年9月,根據中央領導的指示,國家主管部門組織34位核電專家,其中包括9名“兩院”院士,就三代核電技術引進召開專題會議,並形成共識:AP1000技術是目前國際上最先進、最安全、最經濟的核電技術,選擇AP1000作為中國核電自主化項目的依託是合適的。

兩個月後,高層聽取我國三代核電技術招標和組建國家核電技術公司的工作彙報,作出了引進AP1000核電技術、建設依託項目4台機組、成立國家核電技術公司的決定。當年12月中旬,中美兩國政府簽署了《關於在中國合作建設先進壓水堆核電項目及相關技術轉讓的諒解備忘錄》。

經國務院批准,國家核電技術公司於2007年5月22日成立,代表國家對外簽約,成為受讓第三代先進核電技術的主體,同時,作為通過消化、吸收、再創新形成中國核電技術品牌的主體,既是實現第三代核電技術引進、工程建設和自主化發展的主要載體和研發平臺,也是大型先進壓水堆重大專項示範工程實施主體。

2008年2月15日,國務院常務會議原則通過了《大型先進壓水堆核電站重大專項總體實施方案》,批准由國家核電技術公司作為示範工程實施主體,負責牽頭實施重大專項。次年2月,在大型先進壓水堆及高溫氣冷堆核電站重大專項領導小組第五次會議上,明確內陸核電站將全部採用三代核電技術。

與此同時,形成了核電自主化“三步走”戰略:第一步,建成4台AP1000自主化依託項目;第二步,以我為主,形成AP1000沿海、內陸廠址的標準設計,建成一批沿海和內陸AP1000後續項目;第三步,全面自主創新,形成CAP1400、CAP1700標準設計,建成CAP1400、CAP1700示範工程並開始規模化建設。

“我國在三代先進核電技術應用和創新方面走在了世界前列。”相關工程的研究人員向本刊透露,AP1000三代核電技術是我國改革開放以來國家投入金額最大、轉讓技術最完整的一個技術引進項目,“目前,三代核電技術自主化工作已經取得了重大進展。”

截至目前,技術文件交付量已完成80%,浙江三門、山東海陽兩個自主化依託項目的4台機組(世界首批機組),已進入主體工程建設階段,主泵已在美國完成主要的試驗任務。大型先進壓水堆(CAP1400)國家重大專項研發也取得一定成績。

這位研究人員頗有感慨地說道,我國核電建設從上世紀70年代“728”工程開始,“中央決定引進美國西屋公司三代先進核電技術AP1000,統一我國核電發展的技術路線,現在看更感到十分英明,這在我國核電發展史上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據權威專家透露,目前,AP1000技術轉讓和依託項目建設正按計劃有序推進。技術轉讓合同執行進展順利,滿足了依託項目建設及科技重大專項研發的進度要求。首台主泵已順利完成了冷態和熱態中間試驗,在完成工程鑒定和耐久性試驗後,就具備了交付使用的條件。

不走錯一步

核電項目運營週期較長,對安全性要求極高。針對中國核電產業發展,溫家寶總理曾多次明確指示,強調核電發展不能走錯一步,必須安全可靠,要做到萬無一失。此言的背後,顯示出的是高層對核電發展必須要時時刻刻保持清醒頭腦的明確意識。

3月17日,日本福島第一核電站核洩漏已持續近一周時間。國家發改委發展規劃司副司長田錦塵表示,中國發展核電的前提就是立足萬無一失的安全措施。他說,“中國要在確保安全前提下發展核電,是基於改善中國能源結構、緩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