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7年部長助理辱罵記者風波

1957年春,劉少奇陪同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主席伏羅希洛夫參觀全國農業展覽會,如此重要的外賓接待,自然會有一批中外攝影師和攝影記者跟隨左右,隨時捕捉領袖的精彩鏡頭。但是,由於現場人員較多,秩序很混亂,特別是負責現場秩序的左葉,時常站在劉少奇和伏羅希洛夫的前面,擋住鏡頭,很多原本可以呈現在讀者面前的精彩畫面泡了湯,對此,中外攝影記者大感不滿,矛盾一觸即發。

關於雙方衝突的經過,《中國青年報》的攝影記者洪克寫了篇 《部長助理和攝影師》,率先在《中國青年報》上做了介紹:

又是一個好鏡頭來了,那位同志仍然擋在伏老的前面,中央新聞紀錄電影製片廠的韓德福實在沒辦法了,便走過去輕輕地拉了一下那位同志說:“同志,請你讓開點!”那位同志扭過頭來,理直氣壯地說:“怎麼!你重要還是我重要?再擠就叫你們滾出去!”他那眼睛睜得大大的,十分嚇人,韓德福一時摸不清是怎麼回事,只得走開了。

接著,粗暴態度成為命令傳達下來:外交部新聞司的一位同志來了,他朝我和《北京日報》的一位攝影記者說:“你們別擠了,再擠就叫你們滾出去!”盛氣淩人,實在難忍,我對他說:“同志,你說什麼都好,可是罵人不好啊! ”

“這不是我罵的! ”他說,“是我傳達別人的! ”

他不肯告訴我們他是傳達了誰的罵人命令。後來,我打聽清楚了,原來那位罵人的同志就是那位擋著攝影師鏡頭的人,他是中央某部的部長助理。

洪克的文章一出,立即引起輿論的熱議,各大媒體紛紛跟進,集中批評“部長助理辱攝影記者的粗暴、錯誤行為”。

正當輿論沸沸揚揚的時候,另一位自稱現場目擊者的張直剛給《中國青年報》寫來文章,“向讀者們介紹另一方面的事實”。

張直剛文中稱,洪克的文章,“只是孤立地批評部長助理的缺點,沒有客觀全面地分析當時的情況,這只會在讀者中形成片面的印象。 ”

“某些攝影記者和攝影師為了攝取精彩的鏡頭,不惜把展覽會上珍貴的統計圖表擠掉,把陳列品搞亂,爭相拍攝,造成擁擠和紊亂的局面。個別同志甚至還站到展覽品上面去拍攝。外賓看了很不滿意。其中還有一位記者同志竟以蛙式游泳的姿勢,從少奇同志和另一位負責同志的隙縫中擠進去,再用兩臂左右開弓,用力地把他們擠到後邊。必須指出,擋住鏡頭的往往不是別人,而是記者們自己,作為我們國家和政府的主要陪同人和農業展覽會的主要介紹人之一,‘那位同志’進行著緊張的組織工作。以他的責任而論,他‘站到劉少奇同志和伏老的前面’未必有不當之處。 ”

張直剛的文章出來後,並沒有扭轉輿論一邊倒的勢頭。相反,他的行為被看作是“自覺或不自覺地為這種認為‘我重要’的人物”進行辯護。 “左葉事件”見諸報端後,立即成為高官不尊重記者的典型而遭到媒體的痛批。

7月,在鄧拓主持的中華全國新聞工作者協會的一次專門座談會上,左葉承認自己的工作態度急躁,但堅決不承認曾經說過“再擠就叫你們滾出去”這樣的話,農業部的官員也紛紛出來給左葉作證。這種情況下,出席這次會議、曾經參與報道過這一事件的媒體,無一例外全部做了檢討。最後,身為中華全國新聞工作者協會會長的鄧拓作總結發言,為“左葉事件”定了性:“……這件事是被新聞界右派分子加以誇大渲染,藉以發動反對人民、反對社會主義、反對共產黨領導的政治進攻的一個導火線……影響很壞。 ”

“左葉事件”最終成為“右派分子捏造”的“失實”報道,很多寫文章批評過官僚主義的人,也相繼被打成右派,直到“四人幫”被粉碎,才得以平反。

(王小毛/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