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楚瑜為親民黨爭取實質利益下最後通諜?

在表面上看,目前台灣地區的政壇態勢是團結的國民黨迎戰分裂的民進黨。從狹義的政黨內部情勢角度來說,確是如此。這是因為,以馬英九為爭取連任「總統」選戰的「唯一」候選人,在國民黨內早已是毫無異議,就連其「副總統」搭檔人選也沒有爭議,全黨上下在欽佩蕭萬長急流勇退的同時,也一致擁戴吳敦義;而在「立委」黨內初選過程中,國民黨中央始終緊緊掌握住運作走向,而且黨內也基本上能做到以犧牲小我來顧全大局,比如作為黨副主席及蔣家後人的蔣孝嚴相讓原本是親民黨的羅淑蕾,其他一些老將在自己所在選區有多位同志競爭之下也能權衡大局而自願退出初選。而在民進黨內,單是一個「總統」初選過程,就發生了蘇貞昌與蔡英文之間的爭鬥,加上謝長廷在場外搧風吹火,致使至今仍未能撫平傷痕,竟連競選總部究竟是「一體化」還是「雙箭頭」都談不攏。因此,就狹義的單一政黨內部態勢來說,確是團結的國民黨迎戰分裂的民進黨。

然而,從廣義的藍綠兩陣營相對決的態勢來看,卻極有可能是團結的綠營挑戰分裂的藍軍。實際上,盡管在民進黨黨內,各派系至今仍是談不攏,蔡英文還因懷疑其「初選」競選總部內部可能有蘇貞昌派出的內鬼,而在初選結束後當即解散初選總部,並至今仍遲遲沒能成立競選總部,故而予人黨內「不團結」的感覺,但整個綠營卻反而是較為團結,都是以蔡英文為「唯一」支持對象。就連當初高度不滿蔡英文「不挺扁」的「獨」派大老辜寬敏及台聯黨領袖黃昆輝以至李登輝,都抱著「不管白狗黑狗,能把馬英九拉下馬就是好狗」的心態,將把馬英九拉下馬的希望寄託蔡英文的身上,而把對蔡英文的各種不滿暫且放在一邊。這一點,倒是沒有異議的。

但在藍軍內部,卻至今仍是一盤散沙。雖然在對待馬英九爭取連任方面,各種勢力基本順乎大勢,但宋楚瑜卻仍在私底下並不服氣。而在「立委」選舉方面,宋楚瑜更是對國民黨一肚子怨恨,擺出了一副「撕破臉」的姿態。前日他在接受「年代」電視「新聞面對面」節目專訪時,就聲稱親民黨在明年區域「立委」選舉中,將推出十名以上候選人;不分區「立委」部分,也將讓選民有未來「內閣」團隊組合的架勢,因此他預估國民黨「立委」席次會大幅下降,並強調唯有「藍綠不過半、人民才有伴」。至於親民黨在「總統」選舉會不會缺席?宋楚瑜意有所指地說,廿五萬的連署絕對不是問題。宋楚瑜還把「立委」選舉國親整合破局的責任全推給了國民黨,聲稱國民黨秘書長廖了以雖然確實有去看過他,但有接觸、沒授權。而且,不只是廖了以,包括他尊敬的國民黨大老也要他團結,但三不五時就「臭你一下」。不但如此,宋楚瑜還為新黨抱不平,聲稱新黨也將在區域「立委」中派人與國民黨競爭。對此,由民進黨人集資創辦的「民視」禁不住幸災樂禍,高呼「國親破局!」。

奇怪的是,已確定獲國民黨提名為區域「立委」候選人的羅淑蕾,也聲稱台灣中南部確實有一股很大的聲音希望宋楚瑜重新出來帶領台灣,並聲稱現在要救馬英九的選情,唯一的方法就是馬英九宣佈,一旦連任就任命宋楚瑜為「行政院長」,這樣馬英九的民調就會上來。羅淑蕾此話,究竟只是她的個人語言,還是她在與親民黨人聚會時交換意見後獲得的黨內信息,而忍不住漏口說了出來?無從考究。即使是前者,也很有可能是她以親民黨人的思維定勢而有感而發,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親民黨人的看法。

看來,宋楚瑜這是借接受電視訪問之機,在「國親能否合作」的最後關頭,向國民黨下最後通諜:究竟「國親合作」還要不要搞?總不能派出未被授權的廖了以與他閒聊,浪費寶貴的三個小時,雖然氣氛尚算可以,但卻沒有任何實質內容?親民黨現在要的是實質的東西,而不是安撫幾句。對此,宋楚瑜早就領教過了。實際上,羅淑蕾就說出了宋楚瑜的心裡話:國民黨確實沒有很積極和親民黨談,不過距離選舉還有段時間,她希望馬英九應該親自出面處理,至少在「興票案」部分,給宋一個合理交待,對宋楚瑜的官司也應該先撤了,更不要再縱容底下的人放話,以免破壞國親的和諧。

那麼,宋楚瑜要的是甚麼實質利益呢?

一、實職實權利益。最好就是「馬宋配」,退而求其次是「行政院長」。前者,在公,是可以起選情迭加作用,為馬英九勝選發揮最大效益;在私,則為還宋楚瑜一個實際名分,退回到二零零四年「連宋配」的狀況,這要求並不過分。後者,在公,「馬吳配」倘當選,雖然「憲法」沒有規定「副總統」不可兼任「行政院長」,但此前連戰已為此受過巨大壓力,而且現在民進黨也在為此向國民黨施加壓力,吳敦義既難以帶職參選,以避「利用行政資源輔選」之嫌,在當選後也必須辭「行政院長」,而由宋楚瑜接任此職,有利於馬政府提高行政效率;在私,則可使宋楚瑜一展其個人才幹,並消除其心中「有為者無位,有位者無為」的塊壘。

二、恢復「大黨」資格的利益。按照台灣規例,擁有一定數量「立委」議席的政黨才可以在「立法院」成立黨團;而黨團則擁有不受「立委」人數限制的議案提案權,出席黨團協商權,政黨質詢權,及依席次比例選派成員參與委員會權。另外,還因得票率達到「門檻」而可以由政黨直接推薦人選參選「總統」,而無須連署。更重要的是,只有在「立法院」內有黨團的政黨,才算大黨,才有社會和政治地位。而在第七屆「立法院」中,親民黨雖然有幾名黨員當選「立委」,但因是披掛國民黨戰袍參選,故是參加國民黨黨團運作,而使親民黨無法成立黨團,因而淪落為如同一百四十多個小黨那樣的小黨。因此,宋楚瑜此舉,實際是向國民黨和馬英九下最後通諜,倘還不協商「國親合作」,他即使會以「顧全大局」為由不選「總統」,但單是提名十席「立委」就將會嚴重衝擊國民黨的選情,而讓民進黨「漁翁得利」。

三、財源利益。親民黨每年的黨務經費近億元,早年除依靠「政黨選舉補助金」及捐款之外,不足部分是靠張昭雄副主席補充,就連在仁愛路的親民黨總也是張昭雄無償借出。後來張昭雄興趣漸失及家族人反對,親民黨總部搬到長安東路,運作經費主要是靠「政黨選舉補助金」。但在二零零八年「立委」選舉中,親民黨幾名戰將改披藍袍參選,但得票率也計算在國民黨身上。因此,親民黨毫無得益,並因得票跨不過得票率「門檻」而分不到「政黨選舉補助金」,黨務經費十分困難,國民黨還要追回「興票案」餘款。因此,親民黨自行推出十名戰將參選區域「立委」,即使因受「單一選區兩票制」限制而難以當選,也因哄抬了政黨票而跨過「門檻」,而獲分配「政黨選舉補助金」資格,得以解決黨務經費問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