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罩門難破解而致皇帝不急太監急?

目前正在德國訪問的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向歐洲台灣協會成員表示:目前藍、綠實力已相差無幾,各自都擁有六百萬票左右的忠實選民,所以民進黨若要勝出,關鍵就在於如何爭取到一百至一百五十萬票的中間選民認同。

由此可見,蔡英文認為自己在「總統」選戰中致勝的關鍵,在於盡可能地爭取較多的中間選民的支持。但如何爭取中間選民?卻又使蔡英文躊躇不決,舉棋不定。實際上,中間選民多是經濟選民或利益選民,由於台灣經濟對大陸的依賴度日益加深,這就使到中間選民在作出投票抉擇之前,必須先行觀察比較各位候選人的兩岸政策,能否有利於台灣經濟發展及民眾福祉。因此,蔡英文若要能爭取到中間選民的支持,就必須提出比馬英九的兩岸政策更能有利於台灣經濟發展、社會穩定及民眾福祉的兩岸政策路線。

然而,蔡英文偏偏就是在這個問題上「卡了殼」。一方面,既是為了穩固基本盤尤其是討好本來就因她沒有認真「挺扁」而有所不滿的「獨」派,也是她研擬「特殊兩國論」的本性使然,她根本不可能承認「九二共識」,因而也就提不出較好的兩岸政策論述;另一方面,為了爭取更多中間選民的支持,她又必須盡快提出清晰理性的兩岸政策論述。這正是兩頭為難。因此,她的所謂「十年政綱」中的兩岸政策部分,就一直只能是「留白」,不要說是未能趕在民進黨「總統」黨內初選的參選人辯論中予以清晰說明,就是直到要澄清國際社會的疑慮,到外國訪問的今天,連動筆撰寫的跡象還都沒有,這又如何取信於中間選民?又如何讓關注台海和平的國際社會放心?

正所謂「皇帝不急太監急」,一些由「獨」派大佬辜寬敏豢養的學者,倒是先行替蔡英文「代筆」草擬其兩岸政策論述起來了。這些學者大多曾在陳水扁當政在「陸委會」任過要職,或是出任過民進黨中央黨部的大陸(中國)事務部主管,因而極為熟悉陳水扁式的大陸政策,也是以陳水扁的思維方式來構思「蔡英文未來的」兩岸政策。但是,雖然他們中的議席而一些人也在民進黨智庫中掛名「顧問」之類的頭銜,然而由於這個智庫目前基本處於「空擺」階段,並未進入實際操作,故而他們所構思的東西不一定就是蔡英文心目中的大陸政策。說不好,這是辜寬敏等「獨」派大老要趁蔡英文的兩岸政策論述仍處於「留白」狀況,就採取先入為主、造成既成事實的手法,意圖搶在蔡英文的前頭製造輿論聲勢,迫使蔡英文實行「拿來主義」,將之當作是自己的兩岸政策論述。

昨日,由辜寬敏任董事長的「新台灣國策智庫」就舉辦了一個名為「檢討馬政府兩岸協議得失」的時事座談會,表面上是針對大陸海協會常務副會長鄭立中率團赴台,與台灣海基會進行「兩岸協議成效檢討會議」,予以月旦一番,但實質上就是張揚辜寬敏的兩岸論述,意圖對蔡英文的兩岸政策論述施以實質性的影響。

在這個座談會上,「新台灣國策智庫」國際部主任賴怡忠在被問到,民進黨無法接受「九二共識」,一旦執政,兩岸制度化協商管道或協議是否中斷時指出,中方當然知道民進黨不會接受「九二共識」,但北京也不太可能因民進黨不接受「九二共識」,就撕毀掉兩岸協議或關閉兩岸協商管道。他認為,近來馬政府一再對外宣稱,不接受「九二共識」,就可能撕毀既有協議,這樣的說法言過其實。他說,兩岸經濟協議是國家之間所簽訂正式文件,如果北京因為政治因素撕毀經濟協議,將會重創國際信用度。曾經因提出「澳門模式」的前「陸委會」主委吳釗燮也表示,根據他的瞭解,北京到現在為止對此還沒有結論。他說,北京當然期望馬英九繼續執政,但也慎重、認真準備民進黨可能回來執政的事實。

這種認知,其實也就是「獨」派的真實心態,而且可能也與蔡英文的想法大同小異,因而獲得蔡英文接納的機會很大。倘此,「新台灣國策智庫」就將是先入為主,代替民進黨智庫擬制蔡英文的兩岸政策論述,至少也是為民進黨智庫研擬兩岸政策論述提供基調和基本素材了。

按照「新台灣國策智庫」學者們的思路,蔡英文的兩岸關係政策論述必須具有兩面性。一方面,為了能讓基本盤尤其是「獨派」放心,民進黨上臺後,不應承認「九二共識」;另一方面,為了爭取中間選民,蔡英文也應當設法讓他們相信,民進黨上臺後即使不承認「九二共識」,北京也不但不會摧毀已簽署的各項兩岸協議,相反還將會繼續使用既有管道進行兩岸協商。

「新台灣國策智庫」的學者們為蔡英文設定不會承認「九二共識」的路向,這既是為了維系基本盤及討好「獨派」的需要之外,其實更是摸准了蔡英文本身的意識形態基本立場。實際上,如果說當年她創制了「特殊國與國關係」理論,是受命於李登輝的職務行為,可能並不等於其個人意識形態,還可說得過去的話,那麼,陳水扁在就職滿月時聲稱將會以承認「九二共識」來與對岸恢復兩會協商之時,蔡英文卻不顧冒著「犯上」的風險,連夜發出「新聞稿」,「澄清」陳水扁的談話內容,那才是她的意識形態「本色」。而自此之後,她一直堅持著這一立場,並沒有作出任何改變以至是調整。

為了消除中間選民對此立場而將會導致兩岸關係倒退的疑慮,「新台灣國策智庫」的學者們在拿不出比馬英九更為「高明」的兩岸關係政策的窘境下,就為蔡英文炮製了北京不會因為民進黨不接受「九二共識」,就撕毀掉兩岸協議或關閉兩岸協商管道的論述。這比吳釗燮較早時拋出的「澳門模式」更為天真,更難發揮誘惑作用。蔡英文能否將之接納為自己的論述主張,看來並不樂觀。

值得注意的是,「扁系」已經大軍進駐蔡英文的競選辦公室,而陳水扁又將自己獲得「特赦」的希望寄託在蔡英文的身上,因而也必然要將陳水扁的兩岸政策主張強套給蔡英文,因而這又將是「皇帝不急太監急」的另一種表現形式。其實,在不承認「九二共識」的立場上,蔡英文與陳水扁也是基本一致的,但對陳水扁的一些過激做法,蔡英文卻不會照辦煮碗,而致嚇跑了中間選民。為了迷惑和爭取中間選民,她仍將以表面上看似溫和,實質模糊不清的「和而不同,和而求同」,作為其兩岸政策基調。就這點而看,「新台灣國策智庫」的學者們將跑贏陳水扁一條街。實際上,「和而不同」是政治領域的,就是兩岸可以保持和平,但無須承認「九二共識」;而「和而求同」則是經濟領域的,兩岸可以繼續交流合作,共同發展。這與「新台灣國策智庫」的學者們所謂民進黨即使不承認「九二共識」,北京就撕毀掉兩岸協議或關閉兩岸協商管道的基調,基本相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