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博物館館長陳浩詳解 《富春山居圖》合璧內幕

30年前,現任浙江省博物館館長的陳浩踏進浙江省博物館的大門,在保管部從事歷史文物的調查徵集編目。當時的保管部在省委黨校河西8號樓,也就是在那裏,陳浩第一次見到《富春山居圖》(剩山圖)。

“1956年,在浙江省文物管理委員會兼職的沙孟海先生從吳湖帆處徵集到了《富春山居圖》(剩山圖),後轉為浙江省博物館收藏,並成為浙江省博物館‘十大鎮館之寶’之一。”陳浩說,上世紀70年代初《富春山居圖》(剩山圖)才算真正到浙江省博物館,和沈周的《湖山佳趣圖》放在一隻保險櫃的同一個抽屜裏。那時,博物館與外界的交流較少,展廳面積小,展示設施差,所有的字畫很少舉辦展覽。

數十年間,《富春山居圖》(剩山圖)公開亮相的次數,一隻手都可以數得過來,每次也只有短短的幾天或十幾天時間。除了有幾個專家到庫房鑒賞外,一般很少動用《富春山居圖》(剩山圖),直到1979年的1月,浙江省博物館決定舉辦館藏書畫精品展覽,精選了館藏的70多件古代書畫珍品,在當時全館最好的展廳中展出。這應該是《富春山居圖》(剩山圖)第一次正式出現在公眾面前。

這之後《富春山居圖》(剩山圖)僅在杭州亮過4次相——1993年改擴建後的浙江省博物館孤山館區開館;2004年“七藝節”;2009年評選浙江省博物館“十大鎮館之寶”和武林館區建成開放時在武林館區3樓展廳的24小時恒溫恒濕展櫃裏展覽了5個月。

也許歷史就是這麼充滿巧合——“生於庚寅年,毀於庚寅年,名於庚寅年。”陳浩用三句話概括了《富春山居圖》。《富春山居圖》於公元1350年庚寅年完成;1650年,明代收藏家吳洪裕臨死前將此畫焚燒殉葬,是為“毀於庚寅年”;而同樣是在庚寅年,溫家寶總理的深情希望,讓《富春山居圖》從一件藝術珍品變成連接海峽兩岸的一個文化符號。

1 起始

為了《富春山居圖》合璧,浙江一直在努力。2002年,陳浩主持浙江省博物館工作後,也一直尋找《富春山居圖》(剩山圖)與《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合璧的契機。

合璧展出的事在2008年底開始出現了曙光——那年周功鑫上任臺北故宮博物院院長。針對此事,陳浩和周功鑫已經有了近兩年的書信往來,臺北故宮博物院還派專人來浙江省博物館洽談此事。

那是2008年12月16日,陳浩收到臺灣來函:《山水合璧——黃公望與富春山居圖特展》,是以臺北故宮博物院收藏的黃公望相關典藏為中心,為能重建黃公望《富春山居圖》全圖的初始面貌,因此希望向浙江省博物館借展黃公望《富春山居圖》(剩山圖),以成此盛事。本項展覽若能順利推出,不僅是雙方展覽交流的一大突破,亦將為未來兩岸文化的交流建立良好的合作基礎。

信中還寫道,他們非常感謝浙江願意提供《富春山居圖》(剩山圖)參與臺北故宮博物院的《山水合璧——黃公望與富春山居圖特展》。至於浙博希望2010年能向他們借展《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卻給出這樣解釋:因該作很早即被列入臺北故宮博物院70件限展文物,向無外出展覽。倘若浙江省博物館希望促成未來《富春山居圖》(剩山圖)與《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在浙江同時展出,仍需再仔細協商解決方案。

臺北故宮博物院還特別強調,自1996年故宮文物赴英國展出迄今,所有借展地區的博物館,均需出具司法免扣押條款,這絕非單獨針對大陸而作非分請求。他們也極樂於早日促成兩岸文物的交流,但是為了避免任何可能出現的阻撓因素,必須堅持通過司法免扣押條款,才能讓《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赴浙江。

2008年12月18日,陳浩很真誠地回信說,我們願向海關交納高額保證金以作為物品複出境的擔保,願意就確保雙方展品安全返回條款進行充分的研究,商討任何可能的保障條件。如若你們堅持大陸須通過司法免扣押條款作為赴大陸展出的前提,則雙方交流的良好願望很可能無法實現。

2 轉承

2009年1月23日,一個寒冷的日子。陳浩坐在西子湖畔的辦公室,再次提筆給海峽那邊的周功鑫寫信:雙方合力使得《富春山居圖》全貌展出,是兩岸民眾期盼已久的共同願望。因此,浙江非常願意提供《富春山居圖》(剩山圖)於臺北《山水合璧——黃公望與富春山居圖特展》展出。同時,我們也非常希望《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來浙江合璧展出。然而,鑒於你們堅持立法保障文物免司法扣押作為《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來浙江回展的前提條件,則雙方對等交流的美好願望受到了技術性的制約。我認為這一情形不是雙方願意看到的,更不代表雙方沒有舉辦兩地聯展的意願,而是舉你我之力難以實現的。為促成《富春山居圖》兩地聯展,建議雙方各自努力,運用智慧,通過更高層面的互動來推動這一文化盛事的實現。

此後不久,臺灣再次致函陳浩,希望能借浙江省博物館的《富春山居圖》(剩山圖)展出。陳浩態度依舊:浙江沒問題,希望雙向交流。

更大的契機出現。2009年10月,北京故宮博物院37件文物,到臺北故宮博物院合辦“雍正大展”。兩岸故宮文物半個多世紀互不往來的格局,被率先打破。

2010年5月14日,為臺北故宮博物院要舉辦“文藝紹興——南宋藝術與文化特展”而來杭協商的周功鑫夙願以償——第一次見到了《富春山居圖》(剩山圖)。周功鑫的到來,也再次引起了公眾對《富春山居圖》合璧展出的關注。這一次,雙方都表達了爭取《富春山居圖》能早日合璧的願望。

“雖然《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來大陸展出不是《富春山居圖》(剩山圖)去臺灣展出的先決條件,但是我們真心希望《富春山居圖》也能在浙江省博物館合璧。”浙江一再堅持,中華民族不僅是包括《富春山居圖》在內的文化遺產的創造者,也是保護者和享用者。“所以,臺灣民眾有權欣賞到《富春山居圖》的全貌,大陸民眾也同樣有權欣賞。”

3 開合

2010年9月30日,陳浩又在信上與周功鑫晤面:浙江省博物館擬同意館藏《富春山居圖》(剩山圖)明年6月赴臺北與貴院所藏《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合璧展出,合作主辦《山水合璧——黃公望與富春山居圖特展》;但是希望作為浙江努力促成《富春山居圖》在臺北合璧展出的積極回應,你們應有一個“願意在適當的時候,促成本院所藏《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到大陸展出”的表述,以展現推動兩岸文物交流合作的善意姿態;希望能夠簽署“備忘錄”,相關事項協商後形成“備忘錄”備案,並將相關內容納入中國文物交流中心與臺灣有關方面簽署的協議之中。

2011年1月16日,周功鑫再抵杭州,委託臺灣財團法人廣達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林百里先生與陳浩在《富春山居圖》的原創地、浙江富春江畔的富陽市簽署了“山水合璧——黃公望與富春山居圖特展”備忘錄。

從實質性談判到最終簽署備忘錄,為什麼談判時間長達兩年之久?陳浩說,主要是我們希望《富春山居圖》(剩山圖)可以去臺灣,《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也能夠來大陸進行合璧展覽。但臺北方面提出,希望大陸出具司法免扣押條款。後來我們考慮到,總是要有一方先行,我們先過去了,對他們也是一種推動吧。如果我們一定要堅持,讓他們要在一定的時間過來,反而不利於事情的推動。所以我們決定,先過去,希望他們也能夠早日過來。我們這麼做,也是為了表明大陸方面的誠意。

時至今日,人們還在無限猜想,會以怎樣的形式令這幅畫合璧?“兩幅畫已經經過後世處理,目前各自裝裱,因此拼接在一起展覽不太可能。”陳浩解釋,屆時會在展廳10米多長的一個長展櫃中,把這兩幅畫擺在裏面,進行合璧展覽。

(劉慧/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