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光亞抵澳首日的「肢體語言」內涵豐富

國務院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昨日抵達澳門特區進行為期三天的工作考察,隨即在政府總部與特首崔世安及行政、立法、司法機關負責人進行工作會面。在此之前,還拜會了全國政協副主席何厚鏵;而在此之後,則參觀新葡京酒店及銀河度假村等旅遊設施。

王光亞在抵達本澳時對記者說,希望隨後幾天能可以多走走,多看看,多瞭解澳門的具體情況。這與他在香港時所說的「多聽、多看、多走、多交朋友」,基本一致。盡管有一些出入,但由於這都是隨口回應的口頭語言,而非是經過事先審定的書面語言,有一些差別並不為奇。其實「多走走,多看看,多瞭解澳門的具體情況」,也完全符合他此次「工作考察」的定位。

實際上,昨日他在出席完官式活動後,就到了新葡京酒店和銀河度假村參觀。這兩項活動雖然並非是正式活動,但卻符合「走走,多看看,多瞭解澳門的具體情況」的宗旨。而且,挑選這兩家附設有大型賭場的酒店設施,含有某種特別意涵,有一定的奧妙。實際上,新葡京、銀河分別是「澳博」、「銀河」這兩家博企的旗艦酒店。而這兩家博企則是澳門六家博企中,「唯二」的單純華資的博企。王光亞只到這兩家博企的旗艦酒店參觀,展示了中央至少是國務院港澳辦支持華資博企繼續穩佔澳門博彩業主導地位的戰略意圖。然而,王光亞卻在參觀過程中,對近在咫尺的賭場「過門不入」,這又折射了中央至少是國務院港澳辦對澳門博彩業佔據經濟領域的份額過高,確是存有某些「看法」。

如果說,王光亞到新葡京酒店,主要是賞覽放置在酒店大堂的圓明園馬首銅象及其他各類藝術品,是力撐何鴻燊的愛國義舉,及支持澳門酒店旅遊業提高文化藝術品味的話,那麼,王光亞到銀河度假村主要是參觀酒店的會展遊樂設施,尤其是高空衝浪池,就凸顯了王光亞對澳門特區貫徹落實國家「十二五」規劃關於「經濟適度多元發展」、「世界旅遊休閑中心」定位的關注。從這兩個節點作出的「肢體語言」,都恰到好處。

實際上,澳門特區在貫徹落實國家「十二五」規劃關於「經濟適度多元發展」、「世界旅遊休閑中心」定位工程中,遇到不少矛盾障礙。其一就是博彩業一支獨秀與「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矛盾。這個命題,本澳許多學者專家和社團人士都己談論了很多,尤其是胡錦濤主席早在澳門回歸五週年時就已指出,「近幾年,澳門經濟發展迅速,但長期以來形成的一些深層次問題和矛盾仍然存在。要謀劃長遠,在鞏固現有優勢的同時,努力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增強發展後勁。」而在慶祝澳門回歸祖國十周年大會暨澳門特區第三屆政府就職典禮上,胡主席又進一步提出,「在今後的發展中,要更加注重集民智、聚民心、匯民力,更加注重發展的全面性、協調性、可持續性,切實提高澳門抵禦各種經濟金融風險能力。」都已指出了過於依賴博彩業的巨大風險性。

其二就是美資賭商促使澳門博彩業效質俱高發展與澳門經濟安全及國家安全的矛盾。賭牌開放再加上賭牌「三開六」的結果,是引進了「永利」和「金沙」(威尼斯人)、「美高梅」等三家美資賭商,也引進了拉斯維加斯式的博彩業新概念。毋庸置疑,美資賭商的引進,確是打破了過去「澳娛」獨佔天下而可避免的較為「舊守」的作風,促使了澳門博彩業的高效質佳發展,並反過來也促使「澳博」走上創新道路。再加上內地開放居民「個人遊」等因素,博彩業發展可說是突飛猛進,直接促成近年政府庫房收益倍增,財政盈餘充裕,從而使到特區政府可以從容地減免涉及民生的稅賦,甚至是「還財於民」,大手筆地進行「現金分享」。因此,美資賭商的加盟,對澳門博彩業的貢獻是應當高度肯定的。

然而,與當初的設想相比,仍有很大的差距。尤其是「永利」在投標時所作出的「適合一家大小遊樂」的承諾,至今仍未有兌現。這是導至澳門未能更好地落實「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及「世界旅遊休閑中心」定位的其中一個原因。因為畢竟當初特區政府在作出開放賭牌的決策時,是希望能借助拉斯維加斯式的博彩概念,引進渡假村、會展業等可以改變澳門「賭城」現象的新經濟模式的。而「永利」等參投賭商在競投標書中也確是作出這方面的承諾。現在看來,這個概念雖不能說是完全落空,但也可以說是未能完全實現。而且,由於賭牌「三開六」的結果,也使原來的既要引進美資賭商,更應引進美資以外的其他外資賭商的設想,未能完全實現。這就使到出現了美資賭商過於集中的現象,其所佔收益份額佔了五分之二以上。這是非常危險的。現在中美關係較為緩和,尚不致於有甚麼問題;但世事變化複雜,很難擔保日後中美關係不會發生甚麼突變。屆時華盛頓出於種種政治考量向美資賭商施加壓力要求其撤資,其對澳門經濟安全的打擊也就可想而知。

這還是對於澳門經濟安全而言,更嚴重的是有可能會威脅到國家安全。因為某些美資賭商與美國的某些情治機關有密切聯繫,不排除這些敏感部門會以各種方式,在澳門的美資賭場中「安營紮塞」,作為滲透中國的「橋頭堡」。尤其是到美資賭場參賭的內地遊客中,有一些是掌握有國家機密的高級幹部,萬一賭輸了走投無路之際就容易會受到脅迫。這確是不能不防。何況,美資賭場在運作走上正軌之後,難免會將美國的工會文化引進澳門。而美國的工會文化與講求和諧協調的澳門工會文化完全是兩回事。另外,由於在美資賭場工作的澳門永久性居民已經逾萬,如果美資賭商有心插手澳門社會政治事務,足以拿下一、兩個議席。倘此,美資賭商就掌握了對特區政府的「叫價能力」。

此外,博彩業的急速發展,還激化了整體經濟發展與相當部份居民分享不到其成果的矛盾,人均GDP數據亮麗與兩極分化嚴重、貧富懸殊的矛盾,博彩業發展急速與內地打擊出境賭博活動的矛盾等社會矛盾。

因此,王光亞昨晚的「肢體語言」,具有豐富的內涵,也值得澳門人自己去仔細嘴嚼一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