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的賦稅有多重?

有人說,很多稅對中國人而言是“隱蔽”的,比如:一袋價格為2元的鹽,包含大約0.29元的增值稅和0.03元的城建稅;去餐館吃飯,買單費用的5.5%是營業稅和城建稅””中國稅費設置多,中國減稅的呼聲一直很大。

溫家寶總理在3月5日人大開幕會上做政府工作報告時強調,要繼續實行結構性減稅。對普羅大眾來說,這是實實在在的利好消息。

女人減肥的毅力是令人嘆為觀止的,我們真的希望:像減肥一樣,堅持減稅!

“我們究竟交了多少稅?”

“第一次感覺到,稅離自己這麼近。”草兒告訴記者。

“饅頭稅”這個詞兒還是會讓她感到意外。不斷發酵的爭論提醒北京白領草兒在超市收銀的時候,破天荒地看了一眼包裝袋上的標簽。“四個饅頭4.8元,按17%算一下,僅增值稅就交了8毛錢。”

“在我的生活中,到底什麼要交稅,什麼不交稅,還是所有東西都要交稅?交了稅,為什麼沒有‘完稅憑証’?我這輩子究竟交了多少稅?都用到哪里去了?從哪里可以查到?我一無所知。”為了明明白白活一回,草兒拿出筆來,想要好好算算這本“糊塗賬”。

個稅:最早讓草兒認識到自己是納稅人的,就是每個月的工資條。

草兒每月稅前工資15000元,扣除1335元“三險一金”,繳納個稅為1958元。丈夫每月稅前工資28000元,扣除2223元“三險一金”,繳納個稅為4569.25元。一年算下來,草兒夫妻倆的總收人為516000元,繳納個稅78327元,占比超過15%。

“饅頭稅”意外地做了一次“普法教育”,讓人們認識到只要有消費,就要繳納增值稅。不僅如此,在我們這個實行流轉稅的國家,企業所交的稅以及以費的名目和形式徵收的“變相稅”,如消費稅、營業稅、城建稅、教育附加費、印花稅、關稅”.-最終也都會通過市場價格傳遞到每一個人身上。草兒以吃、穿、用、住、行、理財幾大類,分別統計。

吃:“每天早晨都像打仗一樣緊張,基本上都是麵包+牛奶,再給孩子煮一個雞蛋。”得益乾草兒愛保留購物小票的好習慣,可以得知麵包每只3.5元,純牛奶每包1.5元。一斤碧福緣山林綠殼雞蛋,29.49元,折合每只雞蛋3元。 夫妻倆的午餐、晚餐均在公司附近解決,平均一餐15元。每月全家至少下四次館子,每餐至少100多元。

難得週末一家團聚,草兒喜歡下廚露兩手。上個星期的超市小票上記錄有烏雞、牛喃、鯽魚、甜豌豆、生菜、鴨梨””這些食材大概是兩天的量,一共消費了近122元。油鹽醬醋這些調料加在一起,每個月的開銷約為128元。

一家人每月還會為紅茶花費200元,果汁花費300元。

“麵包、純牛奶、食醋、綿白糖適用的增值稅率為17%,鮮牛奶、蔬菜肉蛋、醬油、食用油、食鹽適用的增值稅率為13%。餐飲業的營業稅是5%;如果不幸都使用了木制一次性筷子,還要每頓飯多交5%的消費稅。而且我發現,只要繳納過增值稅、消費稅、營業稅其中之一,都要同時在稅額總數上再增加7%的城建稅和3%的教育附加費,這兩項一般是雷打不動的。我以前從來沒有意識到,哪怕我買一根針,都為城市建設和教育掏了錢包。”

“這麼算下來,我們這一家三口,一個月僅早飯就為國家繳了近100元稅費,-個月在吃上的稅費大約有438元。”

穿:草兒一家人在穿上講究舒適隨意,並不追求大品牌。

“我大概估算了一下,去年我給自己買了6800元的衣服鞋襪,老公是2250元,寶寶是1200元。衣服的增值稅是17%,加上城建稅和教育附加費,一年繳稅大約為916元。

用:在算“用”這一項的時候,萆兒不由一陣慚愧。“以前看過一篇文章說女人25歲之後就要學會保養,一直都在化妝品和護膚品上特別敢於花錢,追求高檔品牌,在這上面一年花了6000多元。我查了最新的消費稅率,才知道高檔化妝品的消費稅居然高達30%,還要加上10%的關稅、17%的增值稅。我僅化妝品,一年就要交稅3420元。原來我才是家裏真正的‘納稅大戶’”””

香水:年消費500元,稅率等同高檔化妝品,繳稅約300元。

理發:年消費1000元,5%的營業稅+城建稅+教育附加費,繳稅約55元。

小孩玩具:年消費2000元,17%的增值稅+城建稅+教育附加費,繳稅約374元。

其餘雜費:年消費1200元,稅率等同玩具,繳稅約22.5元。

草兒翻出了2月份公共事業繳費單,電費300元,自來水費176元,燃氣費47.15元,電話費+網絡220元,手機費300元。

“電費的增值稅率是17%,水和煤氣是13%,國家為了支持郵電通信行業的發展,將電信營業稅率定位較低的3%。我們一年在這上面的繳稅大約為1257元。”

一次性大宗支出:

高檔手錶裏含有20%的消費稅和11%的關稅。一塊1.5萬元的手錶,稅款就占到9150元,非稅價只有5850元。金銀首飾、鑽戒共13960元,包含5%消費稅、17%增值稅以及附加稅,繳稅4065元。

“減掉一次性的大宗支出,我們一年僅吃、穿、用,就為國家繳了1.3萬元的稅。我都有點不敢算那個天價奢侈品——房子了。”

住:幾年前,草兒在東四環安了家,一套兩居的房子,總價176萬。那麼這套房子中到底含有多少稅費? ;

與房地產行業相關的各種稅費紛繁複雜。全國人大代表、重慶市政協副主席陳萬志曾表示,目前涉及房地產的稅種有12項之多,涉及房地產的收費多達50項,兩者共計162項。分別為營業稅、企業所得稅,契稅、個人所得稅,城建稅、耕地佔用稅、房產稅、城市房地產稅、印花稅,上地使用稅(城鎮土地使用稅)、土地增值稅、資源稅,教育費附加等。在大城市,其中大約40%為上地出讓金,各項稅費占到15%。而陳萬志抽樣調查了部分項目的稅費,發現竟然占到房地產價格的30%-40%。

僅以15%算,草兒這套房子的稅費就高達26.4萬。

裝修花了7萬多,按3%的營業稅計算,稅費約為2163元。傢具、電器、餐具、床上用品,總價共58300元,按17%的增值稅率計算,稅費約為9911元。

“為了有一個像樣的家,我光稅就至少交了27.6萬元.相當幹我兩年不吃不喝所有的工資收入。”草兒頓時覺得分外肉疼起來。

行:2006年,草兒丈夫買了一輛馬自達M3,花了16.98萬。

“購置稅二購車款/(1+17%)x購置稅率(10%),一次性花了14512元。在北京,車船使用稅是480元/年。1.6排量,適用的消費稅為5%。每月汽油開支1000元,按照17%增值稅、無鉛汽油每升消費稅0.2元、7%城建稅、3%教育費計算,占了油價的20.4%,一年交稅2448元。5年來,我們為這部愛車,一共交了28274元的稅。”

累不累?看看稅

10年來,如果不計算波動,草兒一家共收入516萬元,繳納個稅約78萬元,五大類交稅共計46萬,賦稅總額124萬,占到總收入的24%o

根據財政部稅政司去年2月公佈的我國《2009年稅收收入增長的結構性分析》報告,2009年我國稅收總收入為59514.7億元,個稅收入占稅收總收入的比重為6.64%。工薪所得個稅收入為2483.09億元,占個稅收入的比重約為63%。

草兒不是“坐以待斃”的入,善於理財的她,開始尋找減稅之道。

她立刻找來《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逐字逐句品味“減免稅政策”,最終沮喪地發現,除了中點小彩票能夠免稅外,並沒有一條適用於自己--名公司的中層管理人員。

查找資料的時候,草兒偶爾讀到了《德銀中國董事長張紅力將出任工行副行長》這條新聞,驚聞他獲得了100萬元人民幣(合14.7萬美元)免征個人所得稅的一次性補助,以補償中國政府部門及國有企業較低的薪水。而這較低的薪水是多少呢?根據工行年報,2009年工行董事長姜建清,稅前總收人為91.1萬元人民幣(台13.34萬美元)。

“只有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的專家、海外歸國學者、高科技精英,或者一些帶項目的海外留學生這樣的人才,才有資格享受到個稅減免。這種感覺,就像聽到了深圳市還為身價近300億的騰訊董事長馬十七騰發放‘住房補貼’一樣,心情很複雜。國家對人才的鼓勵無可厚非,但是不是可以換種更減少爭議的方式?我有時候會想,究竟是他們,還是我們,對減稅的需求最迫切?”

讓更多的稅用之於民

一說賦稅過重,磚家就會出來舉例,高稅國家,比如瑞典,稅收占GDP的51%,也有低稅國家,比如美國,稅收占GDP的27%。而中國的稅收只占GDP的20%。

但為什麼20%的怨聲載道,51%的卻老老實實排長隊納稅?難道又是國民劣根性作祟?

草兒查閱了一下,在瑞典,孩子上學不交一分錢,因為大家都繳了稅。丹麥也是個高稅率國家,稅收占到收入的50%-70%。但政府包攬了所有國民的醫療和教育費用。甚至參加唱歌、跳舞、模特培訓等俱樂部的費用,都由政府掏。

在美國,大學前教育的公立學校學費、課後輔導、絕大部分學生的午餐、基本學習用品均為免費,救護車是免費的。

“我有-位親戚,移民到了溫哥華。她回國看到我為孩子熱牛奶、做飯忙得一塌糊塗,感到不可恩議。她生了孩子之後,每到就餐時間,就會有送奶工按響門鈴,送來的小筐裏面,按照營養標准配好了嬰兒一天所需的牛奶和果泥。這筆費用由加國政府‘慷慨解囊’,她要做的只是將食物喂到孩子口中。能夠享受到‘牛奶金’的唯一方法,就是在申報前一年個人所得稅的時候填妥‘補貼申’。看來繳稅是不是讓人肉疼,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