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水扁自比他信要迫令蔡英文做英拉?

這邊廂,李登輝的「聲宋擊馬」奸計正令人看得眼花瞭亂;那邊廂,陳水扁不甘寂寞,也在獄中揮舞令旗,對蔡英文的選舉步驟指手畫腳,警告蔡英文不要與他進行切割,及不能忘記當選後必須特赦他。

陳水扁是以《代兄出征的英拉贏了》為題的獄中紮記,對蔡英文下指導棋的。他以泰國為例指出,英拉不但沒有因他信犯貪汙罪判刑而劃清界線,反而在選戰中大打他信牌,承諾當選後立即恢復他信的民粹政見,還要大赦政治犯,而「兩位台灣人總統都被以貪汙罪判刑或起訴,還有什麼好怕的?」陳水扁還說,英拉當選後首次接受國際媒體專訪,就告訴美國CNN記者說,她會對他信貪汙案「重啟調查」,她不會偏袒他信,一切依法行事。

許多民眾在看到陳水扁的文章後,紛紛上網發表意見,對於陳水扁以泰國貪汙判刑的總理為例,要民進黨不要怕,覺得很納悶,難道陳水扁是藉此承認他貪汙嗎?還是認為他貪汙不足以影響到選情?或是看好民進黨勝選後會被特?

陳水扁自比他信,要蔡英文做英拉,亦即在「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中不要與他作出切割,相反還要在選戰中大打「阿扁牌」,宣佈在當選後立即恢復他的政見,並特赦政治犯,當然也包括他自己,甚至是重審他的案件。但問題是,陳水扁與他信、蔡英文與英拉,是完全不同的兩碼人,根本就很難相提並論,實際上,陳水扁的貪汙罪行,是經過司法機關一審、二審、終審定讞的司法程序而確定的,這連民進黨人也不敢否認。而他信的所謂貪汙問題,是在刺刀下的單方指控和判決,是被軍事政變集團硬塞給他的。盡管他信或許真的有貪汙行為,而且可能也很嚴重,但在未經過公平及嚴格按照司法程序進行審判確定之前,他仍屬無罪之身。

再說,英拉確是代兄出征,但蔡英文又不是陳水扁的妹妹。而且兩人的個人特質完全不同。英拉在參選之前,而且還是在投票日的六個星期之前,在政壇上還是寂寂無名,也毫無政治經驗,只是在家族企業中當執行官。她是在為泰黨的精心包裝及選舉策略指導下,不與對手辯論,其純如一張白紙的形象讓對手無從攻擊,使得已經厭倦了政治鬥爭與紛亂的泰國人民都願意給予英拉一個機會,讓她整頓這個因五年政治紛爭而失序的國家。

而蔡英文則大不同,不但早已是一個政客,曾經策劃過街頭大型示威活動,因演變為街頭暴動而得了「暴力小英」的惡名,並也曾參加過選舉,根本無法與「純如一張白紙」的英拉相比,而且蔡英文的舉止很有爭議性,包括一邊狠批「十八趴」卻又一邊照樣領取「十八趴」等,根本就不像英拉那樣「讓對手無從攻擊」。

邱毅說,陳水扁的動作顯示他與蔡英文兩人在初選時確實有過期約,蔡英文只要選上「總統」就特赦陳水扁。因此,陳水扁一方面怕蔡英文船過水無痕,另一方面則是明示蔡英文,陳水扁的手上也一定握有蔡英文的把柄,蔡英文的麻煩已經來了。蔡英文只要一賴帳,陳水扁就不會放過她,陳水扁要蔡英文做更清楚的承諾。

邱毅此話雖然有些武斷,但也不能完全否定。實際上,從陳水扁掌握「國安密帳」案情,並到醫院恐嚇已被嚇壞了的李登輝的情況看,說不好他也已掌握了蔡英文涉案的證據,而不管蔡英文是有犯意還是無意,所涉款項是巨大還是微小。以蔡英文一邊狠批「十八趴」卻一邊去領取「十八趴」,連「十八趴」的利息二百萬元都要貪的作派看,蔡英文是不會見錢不眼開的。實際上,正如邱毅所說,陳水扁政權是分贓政權,蔡英文在扁朝坐高位不可能沒拿到好處。陳水扁的女兒陳幸妤也說過「誰沒拿過我爸爸的錢」,所以蔡英文一定也在其中,況且蔡是連「十八趴」的利息都要貪的人,怎麼可能在扁朝政治分贓時分毫不取呢?

看來,這就是陳水扁要向蔡英文重施當年對李登輝食用過的恐嚇之計的原因所在。當年陳水扁根據調查局所掌握的李登輝涉嫌在「國安密帳」中舞弊,公開爆料,嚇得李登輝病倒,但陳水扁仍不罷休,還跑到醫院恐嚇李登輝,從而迫使李登輝為他組織發動了「二二八牽手護台灣」活動,使得陳水扁低迷的民意支持度從穀底翻身。而今次陳水扁眼看著蔡英文一直沒有公開宣佈當選後就特赦他,就利用自己所掌握的蔡英文涉及「國安密帳」的案情,來要挾蔡英文,不能與他作出切割,更不能對當選後就特赦他的承諾置於腦後。

然而,蔡英文也有自知之明,知道民進黨二零零八年「立委」和「總統」選舉時之所以狂輸,除了是廣大選民厭倦了陳水扁大耍「廢統」等極端手段,導致兩岸關係緊張,台灣居民難以安定之外,就是陳水扁的貪腐案引發人神共憤,從而促發了紅衫軍上街。而她如公開承認曾答應陳水扁對「特赦」要求,甚至是重審「扁案」,廣大選民必然就會對她心存疑慮,甚至會質疑她就是陳水扁貪腐案的共犯,以至是流失大量選票。

或許,蔡英文的心裡,壓根兒就不願「放虎歸山」。現在,陳水扁尚在獄中,就那麼喜歡下「指導棋」,對她指手劃腳的了;如果放他出來,他豈不是要做自己的太上皇,進行垂簾聽政?

其實,蔡英文不願做「英拉」,可能也與英拉即使是獲得壓倒性勝利,也差點難以逃得過泰國司法制度的掣肘有關。蔡英文或許真的是心中有鬼,擔心即使是當選,也因自己涉及「國安密帳」案,而被嚴格審查。既然如此,她就更是不敢公開承諾特赦陳水扁,以免加重人們對自己的合理懷疑了。

(發自貴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