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台灣爆發“南北戰爭”

民進党前主席許信良在最後截止時間前,借足500萬 (新台幣,下同)完成民進黨“大選”初選登記,這位被比喻為“照明彈”的綠營元老 ”堂吉訶德”武的參選,雖明知出線機會渺茫,卻仍不計毀譽勇往直前爭取”有話要說”的最後政治舞臺。相較蘇蔡不斷以漂亮辭藻堆砌”美麗新世界”的天堂言論,卻一直沒有告訴台灣人登往天堂的“天梯”到底架在何處的虛無,許信良的意外身影讓蘇蔡對決的勝選基本盤,必須從綠色板塊的爭奪,更加需要進一步提出說服多數民眾的政策論述。因此許信良的參與除了在呂秀蓮閃電退出的“震撼彈”外,更為2012投下一枚高空”照明彈”,蘇蔡所有想要躲閃遮掩的企圖,都必須攤在陽光下接受台灣民眾嚴格的檢驗。

與此同時“勇腳馬”也在台灣南方大陣仗攀登台南“大棟山”,並以此宣示收復行動將由南方發起沖鋒號角。馬英九以其政治歷練深知連任的罩門就在南方,因此如何在最短時間,在南台灣布下重兵奇旅,將受損控制在最小的範圍,已經是迫在眉睫的工作。而去年11月27日”五都”大戰塵埃落定,台灣地區南綠北藍的政治版圖正式成形,以中台灣為界,一如美國南北戰爭前夕的相互對峙。2012年的藍綠對決,雙方的“諾曼底”會在何方?

4月27日,藍軍主帥正式確定,綠軍也選定由女當家出征。之012藍綠陣營誰能笑到最後尚不得知,但可以肯定的是201之台灣必將爆發南北大戰。

藍綠對決,“勇腳馬”遇上“綠草地”

依照200眸的藍綠選票分佈地圖來分析,馬氏軍團可以說是從台灣頭贏到台灣尾,只有在大台南地區遭遇頑抗,輸了7萬多票。而兩年之後的首屆台南市長選舉,賴清德把雙方差距拉開到2l萬,足足有三倍之多。藍軍大高雄由原本小贏不到一萬票的小勝,如果不計入無黨籍楊秋興的票數,變成狂輸50萬票的天文數字,這個差距足足可以抵過杉Lei-苗藍軍現存可能的優勢。不過關於這項數據的分析,呂秀蓮的看法最為客觀,以陳菊得票率已經過半來到52%高檔,她認為楊秋興的票源大部分來自藍軍的棄保選票,因此臺面上藍三綠二的席次比,在選票的差距上絕對不是加加減減後的40萬,把大部分楊秋興的票數回算到藍營的票筒,民進黨充其量小贏不會超過10萬票。

以2004年陳水扁的連任之戰來看,由於”319”槍擊案的爆發,使得各界一致評估的結果一夕翻轉。當時以連宋合體對決陳呂搭檔猶未能奪回江山,除了阿扁個人選戰的獨到功夫外,不可否認的是現任者的優勢所致。因此國民黨雖然在2009年地方公職選舉以降連敗不巳,到”五都”選舉才以慘勝止血,馬英九的現任優勢與完美清廉的個人特質也不容小覷。

北北基加上桃竹苗,是國民黨想要延續執政必須守住的大本營,也是在選票總數上抵銷雲嘉南高屏可能輸掉的選票差距。也就是說,一旦在這個陣地上被民進黨攻破進而縮小雙方的票差,就意味著藍軍大勢不妙。比如說之2008年任新竹縣的大勝如果被民進黨力守剩下小贏,那麼國民黨將可能會在北北基桃竹苗發生骨牌效應,雖然維持勝選但終因差距縮小,補不過南台灣綠營票倉的大缺口,那民進黨就會有第三次政黨輪替的契機出現。

花東一向是藍軍天下,但“民主聖地”宜蘭卻又改掛綠旗,兩相加減理論上藍軍應該還可以占上風,尤其蘇花高的問題已經擺平而且也在去年底正式開工,這對藍軍維系以往花東鐵票倉的太差距應該會有止跌回升的機會。至於外島地區的澎湖金門馬祖還是國民黨佔先,雖然票數比不過-個本島的小縣,但未來本島選戰如果打到膠著,說不定就會成為勝敗的關鍵所在。至於中台灣的大台中市,胡志強原本預估輕松勝出的選局,最後搞鹹小贏3萬的驚險局面,這種成績讓蘇嘉全與民進党決策高層又有重溫2004年的想像,不過若加上由藍軍主政的彰化南投兩縣政績不惡,中台灣雖然可以被民進黨想定為絕地大反攻的”諾曼底”,但既然有胡志強今年險些馬失前蹄及2004年被阿扁逆轉的教訓,國民黨勢必會死守濁水溪大安溪此一防線。

放眼之012的南北戰爭,藍軍諾曼底反攻的發起線應該放在諸羅山下,也就是在陳明文、張花冠的地盤上發起向北向南的沖鋒號角,把藍綠的差距死鎖在五五對四五的票差上,如此不讓綠軍優勢過度擴張,一如抗日戰爭死守四行倉庫一般。相對應的綠軍則要把標靶設定在新北市並向外滲透擴散,北向臺北市與南向桃園縣爭取中間選民,也就是說從藍軍堡壘的內部力求突破,進而引發連鎖效應,一舉打敗藍營最堅強的集團軍。

由於蕭萬長身體違和,如果不再搭配連任,馬英九選擇出身中台灣南投並治理過高雄市的吳敦義成為馬吳配,可能性最為各界看好。而對壘的一方目前蔡英文確定出征,以蔡蘇配的呼聲最高,而此蘇又應以蘇嘉全的機會較大。對馬吳配來說,嘉南高屏這一片“南力草原”的草種,適不適合“北方馬”的胃口,還有待真槍實彈的考驗。而綠色南台灣的北伐能否順利跨過新竹縣鳳山溪以至於淡水河畔,就看綠色軍團的團隊作戰能力能否展現到極致來一舉定江山。

馬是草食動物,既適合奔馳在廣大的綠野平疇,也可以上高山如履平地,因此古來就是戰場上決勝的關鍵。而“五都”戰後的民進党天王天后似乎不出蘇蔡,呂謝乃至於林義雄雖偶爾被提起,而今蔡英文已確定為出征的一號人物,二號人物想必不用多久也會登場。從-個有趣的角度來看,蔡英文主席或是衝沖沖的蘇貞昌,以及一戰意外成名的“鮪魚刀”蘇嘉全,頭上都有一個“革”字,是不是意味著碰到那只“馬”就無法過五關斬六將?

“綠營共主”蔡英文難去本色

面對國民党及馬英九在去年年底對民進黨發出有無“九二共識”的追問令,小英主席的答案非常鐵板而且堅定,“從來就沒有所謂的‘九二共識’存在,”這個一問一答之間,便把2012年“大選”的火藥引信埋下,“黃金十年”對上“十年政綱”,那是誰的“十年”會在最後勝出。

民進黨的“台獨”黨綱是綠色信徒的神主牌,而“台灣前途決議文”則是民進黨的選舉總路線,現在綠色板塊中又多出了一支“綠色鋼鐵軍”,就是高舉“一邊一國”的“台獨”死硬派;在民進黨所屬的群眾光譜中想要脫穎而出搶下代表權,也就不難瞭解蔡英文身為党主席,卻又勉強為難的情況下,在北北中“三都”提起所謂的“當選無效”之訴。有了

“1126”連勝文槍擊案被視為有影響選舉結果的效應,那2004年阿扁更為詭異的“319”子彈擦過肚皮的世紀懸案,就更具戲劇張力,而且當年民進黨當局從上到下,完全不配合甚至抵制“真相調查委員會”的調閱資料,反而凸顯民進黨選舉操作“連勝文案”的用心與謀略。值得注意的是,當年指揮調查的侯友宜現今已納入朱立倫麾下,當年“319”背後的真相到底如何,或許在調查連勝文案的連鎖效應下,說不定會有真相大白的契機。

今年是辛亥百年,剛開年,借著李登輝的九十壽宴的機會,反馬集團齊聚,國民黨籍大咖雖有王金平出席,但滿座盡是在野人士。昔日敗給馬英九的謝長廷高調指出,當年李登輝拿下54%的選票加上他與彭明敏得到的212支持,合起來就是超過絕對多數的四分之三的民意,也就是“保台派”的根本力量所在。“長工”謝長廷不是想望大位過久,就是數學學得不夠好,這兩種不同“計量單位”的數目竟然可以相加?藍色混上綠色那是一種什麼樣的色彩呢,大概只有會隨環境狀況變色的蜥蜴--“變色龍”可以形容。

回頭還是前行,馬金體制受考驗馬金體制下的國民黨系統,揮出大刀砍掉十席台南市的市議員,這種壯士斷臂的勇氣固然令人激賞,但大刀過後的另一面利刃,不知會為已經遍體鱗傷的南部國民黨基層帶來何種大失血?置之死地而後生,這是馬金對國民黨舊體質的換血與改造,這個賭注相當不小,有可能是以政黨再次輪替作為代價。因此,在距離明年“大選”不到12個月的時間中,馬英九是該回頭重新找回原來近58%的馬迷選票,還是一鼓作氣堅持改革的道路向前行,這成為馬英九必須作出抉擇的考驗。

當年的“Long Stay”喚出無數基層感動的選票,現在面對“633”的大跳票,原本投票支持的選民會以瞭解其中緣由而認為非馬之罪,再次把2008年創造政黨輪替的選票投入“馬櫃”?從“馬上好”到“馬上漸漸好”,這種由即刻的期盼掉入眼巴巴的渴望,中間的心靈失落與希望破滅,將會是橫在馬英九競選連任面前的“聖母峰”!

可以預見的是,盡管綠營有所謂的”急獨基本教義派”會在選舉過程中”喊價競標”,但走到選舉投票所後終究還是會“欣然”把票投給綠色候選人,馬英九不用對他們抱持任何期待。他們在過程中或許會激情吶喊,哪怕是馬英九說出會轉向他們的立場,這些選票都不會也不可能轉向“蓋”在馬的頭上。因此小英主席及其幕僚所採取的策略,必然是在“攘外必先安內”的認知下,在臺面上下內外都會呼應“基本教義派”的需求,分進合擊向2012的總目標挺進。蔡英文毫不思索就堅拒了“九二共識”的存在,未來要如何在取得“執政權”後”延續前朝大陸政策”,那是未來式,以民進黨選舉總路線掛帥的前提下,一定會有一套類似“新台灣前途決議文”的出臺,作為面向中間選民甚至泛藍選民示好招手的動人演說。民意如流水,幸福感最重要國民黨如何穩住2008年的選票?原來有將近220萬的領先本錢,但民意如流水,政績數字都算是及格過關,但偏偏“M”型社會貧富差距的擴大,以及多數的“庶民”生活沒有得到幸福感,這就會深深衝擊馬英九的民間票房。以民進黨政策論述能力向來大幅超越國民黨的慣性下,台灣當前社會所呈現出來的種種情況,對綠營的文宣隊伍來說,簡直是一個可以徹底打擊、殲滅藍軍的溫床。當馬英九高舉“九二共識”,說已經營造多好的政經環境以及帶來多少的和平紅利,但庶民的幸福感或者說生活安全感並沒有得到保障與提升,馬英九的喊話到頭來會禁不起一句“你的生活有更好嗎”的致命回擊。

2012不僅會爆發一場台灣地區版的“南北戰爭”,同時也會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