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小平對話一次出現在人民大會堂

鄧小平最後一次出現在人民大會堂,也是在這次會議上決定取消中顧委。他說:“大會開得很好,希望大家繼續努力。”望著年富力強的黨中央書記江澤民,88歲的鄧小平高興地笑了。

十四大的第一新聞:鄧小平是否出席?

1992年10月,中共迎來了第十四大召開的日子,這是在我國改革開放空前發展之際召開的党的代表大會。其實,鄧小平南方談話已經給這次党的代表大會定下了一個政冶基調,為這次大會做了思想上、理論上的准備。這次代表大會,為我們黨、為當代中國的歷史,建立了一座重要的里程碑。這座歷史里程碑的奠基者和鑄造者,無疑就是鄧小平。

於是,人們非常關注鄧小平。開幕前一天的新聞發布會,數百名記者帶著全世界的關注,提出的第一個問題是“鄧小平是否出席本次大會?”這是十四大的第一新聞,鄧小平出席大會是新聞,不出席大會也是一個新聞。當記者沒有得到是與否的答案時,不得不反復提出這個問題,新聞發言人不得不5次重複的回答:“小平同志作為十四大特邀代表,已接受了邀請。”

10月12日上午9時,全世界數以億計的觀眾收看十四大開幕電視轉播時,不約而同地搜索鄧小平的身影。然而,開幕式上,沒有見到鄧小平。在隨後的會議期間也沒有見到鄧小平,閉幕武上也沒見他出現。

其實,鄧小平和全國人民一樣,十分關注十四大。十四大報告第4稿出來時,他花了兩個半天時間仔細審閱,又用兩個半天時間對報告提出修改意見。他從總體上對報告給予了很高評價,認為這個報告有分量,是一次革命。同時,他特別指出,報告中講他的功績,一定要放在集體領導的範圍巾,絕不是一個人用腦筋就可以想出什麼新東西來,是群眾的智慧、集體的智慧。他的功勞是把這些新事物概括出來,加以提倡,要寫得合乎實際。

十四大開幕那天,鄧小平坐在家中電視機前,認真聽了江澤民宣讀的報告。結束時,鄧小平滿意地說:“講得不錯,我要為這個報告鼓掌。”說著,就在電視機前鼓起掌。十四大召開的這7天時間裏,鄧小平每天翻閱著十幾份報紙,仔細瞭解大會進程。19日上午,看到十四大勝利閉幕,選出新的領導機構時,他無限欣慰地說:“真是群情振奮!”

最後一次出現在人民大會堂

十四大對于鄧小平關於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作了進一步概括,並將這個理論確定為黨的基本理論。自然,鄧小平是十四大矚目的中心。以自己特有的方武關注十四大的鄧小平,非常瞭解大會代表和全國人民的心情,他似乎不會讓大會代表失望,不會讓全國人民留下遺憾。19日下午,十四大代表接到通知,全體代表去人民大會堂。

當紅光滿面的鄧小平出現在大會堂宴會廳,2000多名代表的掌聲像海嘯一般在大廳中回響。“小平同志您好!”“祝小平同志健康長壽!”這些肺腑之聲伴著掌聲此起彼伏。身著銀灰色中山裝的鄧小平,邁著穩健的步履,沿著紅色地毯走到代表面前,邊走邊招手致意,時而停下腳步同代表親切握手。

這是鄧小平最後一次出現在人民大會堂。也是在這次會議上決定取消中顧委這個機構。同大家合影之後,精神矍鑠的鄧小平在江澤民等人的陪同下.沿著寬敞的宴會大廳繞場一周,時間達20分鐘。最後在代表飽含深情的目光中離去。

7名中央政治局常委送鄧小平往回走,在即將跨進電梯的一刻,鄧小平突然轉過身來,對江澤民說:“大會開得很好,希望大家繼續努力。”江澤民緊握鄧小平的手,然後說:“現在大政方針已定,我們要真抓實幹。”望著年富力強的黨中央總書記江澤民,88歲的鄧小平高興地笑了。

以鄧小平南方談話和中共十四大為標志,中國的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事業進入了一個更高更新的發展階段。新一輪的改革開放如滾滾春潮勢不可擋,在整個中國湧動。

鄧小平說:“北京全變了,我都不認識了。”

1993年10月31日,星期天。鄧小平一行在北京市常務副市長張百發的陪同下,乘坐一輛乳白色豐田麵包車逛京城。

鄧小平十分關心北京市的建設。早些年前,他就希望像一個普通的北京市民一樣出來走一走,看一看。但是,他太忙了。現在退休了,他要常出來逛一逛京城。這次出行前的1個月,他就惦記著要出來,看看北京新建的馬路、老百姓的房子。

退休以後在北京視察,他不止一次地讓張百發為他當向導。他說過,我現在是普通老百姓了,不要過多地驚動部長、市長。這天,他一見到張百發,就高興地打招呼:“隊長!隊長!”雖然國慶節已經過去了1個月,但街頭的花壇仍時有所見,傲然盛開的菊花點綴著街頭巷尾。上午9時,鄧小平乘坐的車子駛入寬闊的長安街。同車的醫生要求,活動控制在1個小時以內,因此視察路線確定以看新落成的道路為主,先經長安街看市區,再上東南三壞快速路、四元立交橋和首都機場高速路。

車子緩緩行進。鄧小平坐在車上,透過車窗注視著掠過的人群、建築、街道。窗外掠過的每一幢高大建築物,他都要問問是什麼樓,國際飯店、海關大樓””新建的長安大戲院將在那兒建起。“再有兩年可以投入使用了,到時請您去看戲。”張百發笑著對鄧小平說。出建國門,奔勁松路,上了東三環高架橋。鄧小平看著窗外,感慨地說:“北京全變了,我都不認識了。”

交談中,張百發建議鄧小平常出來走動走動。鄧小平說,年紀大了,不願多走動。張百發慫恿他,有些老人同您年紀一般大,還打網球呢。鄧小平笑著說,他們膽子都比我大,我不行啊。

談笑間,一條現代化的道路--機場高速公路展現在眼前。鄧小平要下車看看。因外面有風,車上人勸他:“到四元橋吧,那裏氣勢恢弘。”車子到了四元橋停下,隨行的大夫卻堅持不讓鄧小平下車。鄧小平向車上的人做了個無奈的表情,然後間亞運村在哪兒?張百發將亞運村的方位指給鄧小平看。離開四元橋,車子駛上了平展寬闊的機場高速公路。在通過一排民族風格牌樓式的收費站時,鄧小平問張百發:“收多少錢?”張百發回答說:“像咱們坐的這種車,過一次交20元。”

鄧榕轉身將手伸向父親,調皮地說:“拿錢。”鄧小平以濃重的四川口音風趣地回答:“我哪里有錢?!從1929年起,我身上就分文全無!。一席話,說得坐在身邊的卓琳和全車的人哈哈大笑起來。

。我總想出來走走,逛逛公園和商店,他們不讓”

已是10點多鐘,鄧小平仍興致不減。;在返程途中,他指著腳下的高速公路問張百發:“這樣的路算不算小康水平?”張百發回答說:“已經超過了。”鄧小平欣慰地點點頭,又扯扯自己身上穿的煙灰色水洗綢夾克衫,風趣地問:“我這件衫子算不算小康水平?”張百發笑答:“您這件是名牌,也超過了。”車上又一次響起了一片愉快的笑聲。

談話間,鄧小平又問到申辦奧運會的事情。張百發簡要地向他介紹了蒙特卡羅最後投票的情況,說:“國外有人搗鬼。”鄧小平沉默了一下說:“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關鍵還是把我們自己的事情搞好。”坐在車內的大夫告訴張百發:“投票那天,老人家還想看電視實況轉播呢,我們動員他睡覺。可早上起來,第一句話就問投票結果怎樣,我們回答沒有成功。”他說:“預料中的事,沒有什麼了不起,關鍵還是把我們自己的事情搞好!”

回到住處臨下車時,鄧小平說:“我總想出來走走,逛逛公園和商店,可是他們不讓。”他一邊說一邊指指身邊的警衛和醫生。張百發提議:明年春暖花開的時候,請您看看世界公園和建設中的北京西站。他還介紹說:“西客站是京九鐵路的起點。1996年這條鐵路建成後,您不用坐飛機,坐火車就可以從北京直達香港,實現您1997年去香港看看的願望。”鄧小平聽後連連點頭說:“好,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