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致中收到更上層樓大禮必會參選立委

陳水扁家族偽證案昨日由台灣「最高法院」終審定讞,各被告均罪名成立,其中吳淑珍領受九個月有期徒刑,趙建銘、陳致中、陳幸妤則均分別被判三個月徒刑,但由於陳幸妤有年幼子女需要照顧,故獲緩刑兩年。

在以上各被告中,陳致中具有公職身份,是高雄市議員。按《地方制度法》規定,直轄市議員受有期徒刑以上之刑判決確定,而未受緩刑之宣告或未執行易科罰金者,由「行政院」解除其職權。而陳致中因涉偽證案件經「最高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三個月定讞,未易科罰金也未受緩刑宣告,依法應予解職,故「內政部」昨晚已經公告,陳致中的高雄市議員資格解除。對此,陳致中聲稱自己是遭受政治迫害,其被控偽證案與國務費、金改案一樣都是政治案件,因而不能苟同判決,將在收到判決書後再與律師研究。陳致中已決定在今天上午十時舉行記者會,宣示自己的政治態度及未來動向。

陳致中被解職後,他所遺留的議席缺額是否需要辦理遞補或補選?由於陳致中被解職而致使高雄市議會出現議席缺額,並非是因屬於違反《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中有關「當選無效」或「被褫奪公權」的規定所形成,故而其遺缺不適用「落選頭遞補」的規定;又因他被解職後所遺缺額,未達《地方制度法》關於其所在選區缺額超過應選額度一半即應進行補選的規定,故也不存在補選的問題。

陳致中被「最高法院」判決定讞後,是否必須步其父親陳水扁的後塵,進監獄服刑?由於《社會勞動制度》已於二零零九年生效,按該法律規定,被判刑六個月以下的輕刑被告,經檢察官同意,可以選擇以社會勞動代替坐牢。因此,陳致中只是被判刑三個月,依法可聲請以服社會勞動代替坐牢。這對陳致中是一大利多。因為他倘決定參加「立委」選舉,就可籍著做義工,作為自己參選「立委」的造勢活動。這是因為,他在做義工期間,記者們必然會天天前往採訪,他的每一個動作都將會佔據電視的屏幕,就算是正式參加「立委」選舉,都難以得到如此高的新聞曝光度,即使是拿錢出來做廣告也將達不到這樣的宣傳效果。尤其是他在「以社會服務代替坐牢」的三個月期間,一邊做義工一邊「造勢」,打出遭受政治迫害的「悲情牌」,在「美麗島事件」發源地的高雄市,可能會形成更佳的催票效果。

因此,這個判決對於已經毫無道德羞恥感的陳致中來說,非但不是甚麼壞事,相反還是給他送上政治上「更上層樓」的大禮物。本來,他在當選高雄市議員後,感覺在高雄市參加公職選舉,「阿扁光環」就是獲勝的保證,因而希望其老婆黃睿靚,不要浪費這「寶貴政治資源」,參加「立委」選舉的,但又擔心其老婆的政治地位比自己高,在面子上過不去,而自己報名參選「立委」,又擔心被人批評「市議員的椅子還沒坐熱,又想更上層樓了」。現在,既然「內政部」已宣佈解除其高雄市議員職務,他去參選「立委」,就不必揹負「此山望見那山高」的罵名了。其實,在縣市議員任內參選「立委」,也並不是甚麼見不得人的事,藍綠兩黨都有這種現象。之不過是「最高法院」的判決,給他提供了更佳的藉口和機會。而且,這個判決的時間點,也掌握得剛剛好,「遲不會遲,早不會早」。早了,所形成的「政治迫害」效果,將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逐步遞減;遲了,就趕不上參加「立委」選舉的報名作業,因而將會錯過這四年一次的時機。

那麼,陳致中所犯的「偽證罪」,會否構成妨礙他參選「立委」的資格條件?按《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規定,只有以下幾種情況,才不得登記為「立委」候選人:一、動員戡亂時期終止後,曾犯內亂、外患罪,經依刑法判刑確定。二、曾犯貪汙罪,經判刑確定。三、曾犯《刑法》第一百四十二條、第一百四十四條之罪(按:分別為「妨礙投票自由罪」和「投票行賄罪」),經判刑確定。四、犯前三款以外之罪,判處有期徒刑以上之刑確定,尚未執行或執行未畢。但受緩刑宣告者,不在此限。五、受保安處分或感訓處分之裁判確定,尚未執行或執行未畢。六、受破產宣告確定,尚未復權。七、依法停止任用或受休職處分,尚未期滿。八、褫奪公權,尚未復權。九、受監護或輔助宣告,尚未撤銷。而且,他又不是屬於不得登記為候選人的現役軍人、服替代役之現役役男、軍事學校學生、各級選舉委員會之委員、監察人員、職員、鄉(鎮、市、區)公所辦理選舉事務人員及投票所、開票所的工作人員。因此,只要他能趕在「中選會」接受「立委」參選人登記之前服刑完畢,就有資格報名登記為「立委」選舉候選人。

而按「中選會」公佈的第八屆「立委」選舉工作進行程度表,「中選會」將於十一月十一日張貼「立委」選舉公告,並於十一月十七日公告「立委」選舉候選人登記日期及必備事項;十一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五日受理「立委」候選人登記申請。到屆時,陳致中剛好服刑完畢,可以趕得及登記。因此,他的這個「立委」是選定了。

這裡有一個技術問題,就是陳致中將以甚麼身份登記參選?由於民進黨已經舉行過初選,在他戶籍所在的高雄市第九選區亦即小港區、前鎮區推出了民進黨現任「立委」郭玫成,再加上他已被民進黨開除出黨,故他當然不可能是以民進黨的名義參選,因而可能是會以無黨藉參選。不過,他將會與民進黨內「一邊一國連線」結盟,就像他參選高雄市議員時那樣。

這就勢必會衝擊已獲民進黨提名的候選人郭玫成的選情。如果說,市議員選舉是複數名額,他的當選並不妨礙同區的民進黨其他參選人的選情的話,那麼,「立委」選制是「單一選區兩票制」,一個選區只有一個應選名額,他就必然會以他在高雄市議員選舉中的最高票記錄,將郭玫成擠下去,使民進黨損失一名大將。

當然,陳致中在當選之後,雖然已經不是民進黨黨員,但將會配合民進黨黨團的運作,因而民進黨在總體上並沒有甚麼損失。但問題是,卻讓「立法院」內的「扁系」勢力壯大,他必將會聯合「立法院」內其他「一邊一國連線」的成員和「扁系立委」成員,抱團作戰,就將不但是會嚴重掣肘國民黨黨團的運作,而且還將會對民進黨黨團形成牽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