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失拆彈先機法務部成功補救

陳水扁的岳母吳王霞在「總統」大選的關鍵時刻過世,在客觀上成了一顆未爆震撼彈。如果馬英九及馬政府的「法務部」操作失誤,激起泛綠選民的同仇敵愾及中間選民的反感心理,就將會對馬英九的選情造成極大的打擊。同樣,倘蔡英文處理不慎,也將會嚴重損害自己的選情。

正因連連失誤而致馬英九選情不利,金溥聰下令競選團隊不能再出錯,從而採取「避免犯錯,穩紮穩打」的策略,以求在決戰時刻,凸顯出馬英九人格特質中處理這些問題的核心態度與價值選擇,在投票箱前讓選民立下心證。但是,正是作為主帥的馬英九,卻在處理陳水扁奔喪的問題上,再顯其優柔寡斷的作風,未能在人們對如何處理此問題議論紛紛之際,及時掌握好可以展現「總統」高度的機會;在第一時間發表聲明,宣佈尊重傳統習俗和陳水扁卸任元首的尊嚴,讓其免除戒具前往致祭其岳母,因而雖然沒有失分,但卻又籍此機會得分,錯失一個可遇不可求的難得機會。

而主管獄政的「法務部」,卻能在此關鍵時刻,遵循「行政中立」原則,比較適妥地處理好陳水扁奔喪事件。從昨日所見,「法務部」決定在陳水扁離開監獄前往致祭其岳母時,免除其戒具,但又禁止陳水扁接觸民眾,並禁止其發表演說。這就為馬英九擋了不少子彈。現在回想起來,「法務部」算是對其「老長官」(按:馬英九曾任過「法務部長」)作出了一個較好的交代。

實際上,當初人們是擔心如果按照過去「法務部」處理同類情事的傳統,是必然會給陳水扁戴上戒具的,當年劉泰英在服刑期間奔喪時,就是被拷上手銬的。如果今次「法務部」仍援用前例,也對陳水扁施以刑具,當陳水扁戴著手銬九跪三叩,並與其妻子吳淑珍抱頭大哭的畫面播出時,就將會是何等震撼的場面。這就必然會激發泛綠民眾的同仇敵愾,也將會催化中間選民的同情心,嚴重衝擊目前正與蔡英文膠著的選情。而在台灣地區的選戰中,有時同情票的威力還大於激情票。

「法務部」所展現的另一個政治智慧,是確定不讓陳水扁在 一月十日家祭亦即投票前四日前往致祭,而是提前到 一月六日亦即「頭七」之日,雖然也給蔡英文帶來好處,可以避免陳水扁屆時與前往致祭的綠營要角們見面,使得蔡英文仍可保持與陳水扁切割的姿態,但更是已為國民黨避防了一個危機。而且,也可倘在陳水扁突然發難引發的危機衝突時,有一個較為充裕的時間來使之冷卻。否則,只有四天的時間,是難以消散完畢的。

其實,「法務部」開初時也處於尷尬之中。後來,從《依解送人犯辦法》中找到解套辦法,執行解送應顧及人犯的名譽及安全,且該辦法只規定必要使用戒具時,且應儘量避免暴露。而以陳水扁奔喪為例,由於有眾多維安人員相隨,陳水扁脫逃的機會等於零,因而扁家要求不戴戒具合乎情理。總之一句話,解送人犯重點是在安全,法律又未規定需全面使用戒具,因此,在處理陳水扁返家奔喪的問題上,只要戒護安全計畫完備,在陳水扁完全沒有脫逃可能的前提下,不妨以人道為考量,讓陳水扁免去戒具。因此,「法務部」作出的免除陳水扁戒具的決定,就可減少政客將之炒作操弄的目的。但為了避免出錯,出動了幾百警力,並在陳水扁其到祭之前勘驗場地,以保證安全。陳水扁雖然有九跪三叩,但畢竟沒有戴上刑具,就不能出現其當初被拘捕時,趁勢舉起上銬的雙手反控的場面。這一招,還真的有效,沒有為馬英九帶來失分。同時也沒有為蔡英文加分。

然而,蔡英文自己的動作,則可能會失分。那就是她拒絕到場致祭,而是藉口太忙,而改派其副手搭檔蘇嘉全前往。很明顯,蔡英文在這個時候要表現出一種與陳水扁「切割」的態勢,尤其是在最近陳水扁聲稱「宇昌案」的性質和自己的貪腐案是一樣的之際,故而蔡英文不得不避嫌。其實,蔡英文也經過盤算,如果陳水扁奔喪對選舉結果能造成很大效果的話,蔡英文肯定會去,但是她判斷影響不大,而且有可能會被扣上與陳水扁同樣貪腐的帽子,所以自己不去,而讓副手蘇嘉全去。而與此同時,民進黨高層全部都躲躲閃閃,沒有一人出現,這就令到「扁迷」極為失望。汪笨湖就痛罵了民進黨一頓。

但陳水扁卻不願放過這個可以「亮相」的機會。儘管他服從獄警的告誡,不敢重演當年高呼口號的一幕,但渾身政治細胞的他,可不願放過這個可以「出鏡」的機會,來為自己「鳴冤告屈」,把自己夫婦兩人的貪賄責任和罪行推個一干二淨。這倒反而會激怒泛藍選民及當年「紅衫潮」的參與者,而且也因為勾起他們對陳水扁貪腐案的痛苦回憶,而使其中的一些「對蔡英文不放心,對馬英九不滿意」,因而有可能是宋楚瑜支持者的選民,頓時清醒過來,擔心民進黨再次上臺,從而自覺地「棄宋保馬」。

但扁家並非沒有收穫。陳水扁為岳母奔喪時所表現的真情流露與哀痛神情,將使陳致中得到不少同情分。這就將使在高雄市第九選區已民調稍為領先郭玟成的陳致中,得到更多的泛綠選民的選票,而增高了當選機率。實際上,陳水扁現在已經根本不顧藍綠效應,唯一目的就是幫助他兒子當選,以為陳家留下一個「活口」。

(發自湛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