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建立貴陽無水港與未來湛江自由港戰略合作關係的建議

胡錦濤總書記在中共「十七大」指出,要「實施自由貿易區戰略,加強雙邊多邊經貿合作」。貴州省第十二個五年規劃也指出,「堅持以開放促發展、促改革、促創新,著力優化開放環境,大力發展內外聯動、互利共贏的開放型經濟,加快構建對內對外開放新格局。」由此,我們應當充分利用貴陽市政府已與湛江市政府、貴陽海關與湛江海關簽署《區域通關合作備忘錄》,貴陽海關和湛江海關將共建貴州「無水港」,將關口前移至我省的有利條件,及早謀劃與有可能會享受自由港政策的湛江港的進一步戰略合作,爭取將自由港或自由貿易區的部分政策延伸到貴陽無水港,以進一步提高貴州省的對外合作水準,促成貴陽港區及其鄰近區域建立「保稅區」或「出口加工區」,為我省的改革開放和經濟建設事業增添更大的動力,以推動我省經濟社會實現跨越式發展。

一、 貴陽「無水港」是貴州省改革開放的新創舉

無水港,顧名思義是指「無水的港口」,是指在內陸地區建立的具有報關、報驗、簽發提單等港口服務功能的物流中心。在無水港內設置有海關、動植物檢疫、商檢、衛檢等監督機構為客戶通關提供服務。

我省既不沿邊、也不沿海,在我省建設無水港,就是建立具有報檢、報關、簽發提單等港口服務功能的物流中心。海關總署為支援我省的改革開放和經濟建設事業,已與貴州省人民政府簽署協議,海關總署將在貴州無水港建設等方面進一步加大對貴州的支援力度。貴陽無水港是我省改革開放的新創舉。

貴陽市政府與湛江市政府、貴陽海關與湛江海關也已簽署了《區域通關合作備忘錄》。根據這個協定,貴陽海關和湛江海關將通過共建貴州「無水港」,將湛江港的關口前移至我省,讓貴州企業在本地「一站式」完成一切通關手續,從而為我省外貿企業提供高效的跨關區快速通關服務,促進我省外貿企業降低外貿成本,提高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力。

二、 澳門自由港的某些政策有可能延伸到湛江深水港

二零一一年三月六日,在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習近平,副組長劉延東、廖暉的見證之下,原廣東省長黃華華與澳門特區行政長官崔世安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簽署了經國務院批准的《粵澳合作框架協議》。 而在《粵澳合作框架協議》的第四章「基礎設施與便利通關」的第一條「交通」的第四項,有一句是「支持探索湛江深水港與澳門自由港合作」。這就意味著,澳門自由港的某些政策,有可能會延伸到湛江深水港實施。

《澳門基本法》第一百一十條規定,「澳門特別行政區保持自由港地位,除法律另有規定外,不徵收關稅。」但澳門由於受地理條件限制,沒有深水港,致使澳門虛有自由港的優惠政策,卻沒有實施自由港政策的港口條件,只是將之運用在消費品進口免稅或低稅方面,白白地浪費了這一優惠政策。

而湛江港則是我國著名的深水良港,但與澳門因為沒有深水港而虛有「自由港」獨特優勢而令人感到遺憾一樣,湛江的深水港由於只有硬體,缺乏「自由港」這一軟體,使湛江港在過去長期以來被削弱了競爭力,也同樣令人感到遺憾。因此,儘量用足用好用盡《澳門基本法》賦予澳門特區的「自由港」的地位和國家的「CEPA」政策,按照「WTO」的規則,以「自由貿易區」的體例,將湛江港的深水港「硬體」與澳門的自由港「軟體」結合起來,借船出海,就將能彌補這一對世紀遺憾,而且更有利於澳門特區落實貫徹國家「十二五規劃」賦予的「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定位,使到澳門也能成為國際航運中心。

為落實貫徹《粵澳合作框架協議》,國務院於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四日,正式下發《國務院關於橫琴開發有關政策的批復》。《批復》同意珠海橫琴實行「比經濟特區更加特殊的優惠政策」,明確賦予橫琴「創新通關制度和措施」、「特殊的稅收優惠」等具體優惠政策,使橫琴成為「准自由貿易區」。比照國務院《批復》的精神,既然是「支持探索湛江深水港與澳門自由港合作」,湛江深水港也有可能會實施類似橫琴「准自由貿易區」的政策。這是改革開放三十多年後,進一步解放思想的產物。

三、貴州人民有恩於澳門人民,澳門特區應當予以回饋

從本世紀初開始,貴州人民為了幫助澳門人民解決每年冬春季的吃水困難,實施「壓鹹補淡」工程。據貴州省防汛抗旱指揮部辦公室提供的資料,自二零零五年到二零一零年一月,貴州先後參與珠江流域「壓鹹補淡」應急調水五次,調水總量一百二十點一六億立方米,總價值四億八千零六十四萬元。即使是在二零一零年貴州省遭受百年一遇的特大旱災時,天生橋水庫電站仍然堅持為澳門特區免費放水。這種以全國人均GDP最低的省份,犧牲自己重要的發電收入,無償支持全國人均GDP最高的澳門特區的做法,體現了貴州人民的高尚風格,因而澳門特區政府和民眾應當予以回饋。

而充分利用貴陽港與湛江港共建「無水港」,澳門自由港也與湛江深水港對接合作的有利條件,將澳門自由港的政策透過湛江港進一步延伸到貴陽港,就是其中的一個「回饋」方式。

四、推動澳湛黔「自由港」對接合作擁有極為有利的條件

推動澳湛黔「自由港」對接合作,在目前的國家制度下,確實具有較大的難度,但同樣也具有很多有利條件。其中最關鍵的,是胡錦濤總書記在中共「十七大」要求「實施自由貿易區戰略,加強雙邊多邊經貿合作」,並要求進一步解放思想,在改革開放三十多年的基礎上,推出新的思維、構思和措施、舉措,而在內地的一些經濟戰略區實行「自由港」政策,就是其中一個大膽嘗試。

在具體操作上,除了上述的澳門特區必須回饋貴州人民的有利條件之外,我們兩人也可充分利用自己的工作條件,進行具體的推動工作。因為我們兩人都實質性地參與了澳門特區政府與湛江市政府為此專案的商談工作。我們兩人也都是貴州省政協的澳門區委員,應當為推動貴州省經濟社會實現跨越式發展盡自己的一份力量,因而願意穿針引線,努力促成將澳門的自由港政策經過湛江深水港延伸到貴陽無水港。

我們希望中共貴州省委、省政府重視該項資訊,及早分別與澳門特區政府及湛江市政府聯絡,爭取能儘早將「澳湛黔自由港」議題列入三地政府的議事日程及優先推動專案,使到不沿海、不沿邊的貴州省,不但擁有無水港,而且更擁有可能其他西部省區所不擁有的「自由港」,為我省實現趕超進位、富民興黔的宏偉目標,增添一份特殊的貢獻。

(本文是貴州省政協澳區常委林昶及委員高展明在十屆貴州省政協第五次會議上所作的聯合大會發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