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法進一步消除「每逢佳節倍塞關」現象 設法進一步消除「每逢佳節倍塞關」現象

「每逢佳節倍塞關」!今年春節內地「黃金周」雖然天氣塞冷,陰雨連綿,但仍有大量內地旅遊團和「個人遊」旅客擁來澳門旅遊、娛樂、購物,也有大批澳門居民前往內地旅遊渡假,甚至到拱北行街消費,因而再奏「每逢佳節倍塞關」之曲。尤其是「黃金周」後期,天氣較好,更是「春光明媚好出遊」良機,拱北口岸更是塞堵成一片,排隊長龍龍尾不見龍頭。盡管經由邊檢、海關、檢驗檢疫等部門通力合作,想盡一切辦法,所有民警、關員也放棄與家人團聚過年的機會,加班加點辛勤工作,但都難以應對此境況,仍有不少旅客叫苦連天,怨言滿口,出遊的愉快心情大打折扣。

按照「一分為二」的觀點,拱北口岸「每逢佳節倍塞關」,並不完全是壞事,它反映了澳門回歸之後中央進一步開放居民出境政策,放寬內地居民往澳旅遊,及澳門居民前往珠海消費甚至居住,充分體現了「一國兩制」的優越性,也折射了內地居民生活水平提高了之後,有經濟能力出境旅遊消費,這對內地與澳門經濟融合,兩地居民交流,都是好事。而拱北口岸之所以能成為全國客流量第一的口岸,除了是深圳皇崗口岸分流了羅湖口岸部分客流的因素之外,出境澳門旅遊比到香港旅遊更加方便,更是主要的原因。這其中,也有拱北口岸比深圳幾個口岸更為方便、簡捷的因素。因此,拱北口岸「每逢佳節倍塞關」,其實也是對拱北口岸各單位尤其是邊檢部門的信任和肯定。

但老是出現「每逢佳節倍塞關」現象,甚至連平時每日的上下班、上放學高峰時間也出現塞關現象,就畢竟並非全是好事。其一、與中央及澳門特區政府提出的「以人為本」精神,仍有距離。雖然邊檢部門認真執行公安部十二項便民措施,但仍有盲點存在。尤其是並非屬於過境走讀學童,又未到辦理自助通關手續年齡,卻又不能享受老幼優惠通關便利的少年兒童,就處於「兩頭不到岸」的境地。其二、內地居民到一趟澳門旅遊並不容易,尤其是從遠方來者,時間十分寶貴,但在過關時動輒就花去一、兩個小時,無疑是「剝奪」了他們極為寶貴的時間。其三、在「塞關」時,即使有警員維持秩序,但杯水車薪,顧此失彼,仍難免會因肢體碰撞或爭先恐後而引起混亂,有損「祖國南大門」的尊嚴。

其實,倘若跳脫「單純業務觀點」,「每逢佳節倍塞關」現象的負面影響,更為嚴重。其一,不利於《粵澳合作框架協議》的貫徹執行。實際上,「便利通關」就是《粵澳合作框架協議》的重點內容之一,延伸開去,《粵澳合作框架協議》中有關「產業協同發展」的許多項目,都對「便利通關」提出來較高的要求,尤其是聯合推廣「一站多程」旅遊路線和形成互補會展集群方面。其二,不利於落實貫徹《珠江三角洲地區改革發展規劃綱要(2008-2020年)》及《粵澳合作框架協議》關於在「一國兩制」方針指導下,推動粵澳更緊密合作,促進經濟、社會、文化、生活等方面融合發展,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攜手建設亞太地區最具活力和國際競爭力的城市群,共同打造世界級新經濟區域,促進區域經濟一體化發展的精神。其三,更重要的是,不利於落實貫徹胡錦濤總書記在中共「十七大」報告中關於「保持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是黨在 新形勢下治國理政面臨的重大課題」的論述,不利於踐行「一國兩制」,維護特區政府的管治權威,也不利於協助澳門特區政府為了維護社會穩定,積極應對物價壓力,改革批發市場所採取的措施。實際上,現在澳門的「民主派」人士頻密地就內地副食品批發問題「炮轟」特區政府尤其是主管此政務的陳麗敏司長,讓特區政府吃了不少苦頭。倘若鮮活商品出境通道能早日遷移到珠澳跨境工業區,在汽車出境通道也能實施隨車人員查驗通關,以紓解旅客查驗大廳的壓力的同時,也是有助於澳門特區穩定政局,化解「反對派」人士與特區政府的矛盾,疏解壓力,建構和諧社會。

從拱北口岸的情況看,「每逢佳節倍塞關」現象的主要矛盾是集中在邊檢部分,因為海關及檢疫部分是抽檢,通關速度較快。而邊檢部分則關係到必須執行有關出入境的法律規定,對每一位過境的旅客都必須查驗證件,在盡量方便旅客的同時,又不能讓不符規定者蒙混過關,尤其是讓某些因涉嫌犯案而受到通緝或禁止出境人士外逃。因此,按照「抓住主要矛盾」的哲理,要消除「每逢佳節倍塞關」的現象,就應當集中解決邊檢方面所存在的問題。

應當說,拱北口岸邊檢部門是積極主動解決各種現存問題的,近年來想了許多辦法。比如,首先實施自助通關,並率先實施汽車出入境「一站式」服務,還在汽車入境通道設立隨車人員查驗廳,方便隨車人員通關並減輕旅客查驗大廳的通關壓力。另外,設立「提高服務水平辦公室」進行調查研究,努力改善服務。但「計劃不如變化快」,仍然跟不上形勢的發展。

因此,有必要在已採取措施的基礎上,進一步加強話改善。在短期上,吸取深圳皇崗分流經驗,加大分流拱北口岸客流力度,可盡量利用橫琴口岸和跨工區通道,尤其是針對遠途旅行團遊客。其實,從京珠高速公路轉入沿海高速,經月環到橫琴,比經唐家灣、情侶路到拱北更節省時間。但也有四大障礙,其一是沿海高速公路由下柵到月環,短短的二十多公里路,竟收取二十四元(小客車)路費,是其他高速公路的兩倍多,加重旅行團成本,應按每公里零點五元的通例收取,亦即十多元左右。其二是由橫琴口岸至澳門蓮花口岸的蓮花大橋,禁止行人通過,必須乘坐擺渡車,這又增加旅客負擔。應讓澳門的接客車可直接開到蓮花口岸外等候載客。這一點,在《粵澳合作框架協議》中的「一線管理」,亦即澳門車輛可直接開進橫琴的措施實施之後,即可獲得解決,但在實施之前,應當先行此一步,並強制旅遊團改到橫琴出入境。其三是有個別計劃到賭場「怡情」的內地遊客,認為經過澳門關閘的拱門可以贏錢,這主要是「個人遊」旅客的所為,旅遊團客應較少這種心理。其四是橫琴目前正在大建設,道路不好走。

即使是跨工區的鮮活產品查驗設備尚未裝置好,也可採取權宜辦法。目前,拱北口岸汽車出境通道的另一功能--鮮活產品出境查驗,是於每天上午七時至十時進行的,而這段時間正常出境汽車並不多,有隨車人員的汽車更少。在鮮活產品出境查驗結束後,立即啟用已經裝置好的隨車人員查驗設備,開放隨車人員查驗出境。這即可減輕旅客大廳的壓力,也能方便乘坐汽車的人員尤其是老人及兒童。

從長遠看,在國務院批復橫琴優惠政策正式實施後,就為對旅行團實行強制性的由橫琴出入境提供良好條件。另外,在港珠澳大橋通車後,充分利用珠澳人工島的邊檢設施,強制旅行團由該處出入境,就如深圳皇崗那樣,也可較大程度地減輕拱北口岸旅客大廳的壓力,有利於消除「每逢佳節倍塞關」的現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