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臨終向陳錫聯交軍權內情

1976年2月2日,周恩來剛剛逝世,鄧小平又遭受丁「四人幫」的圍攻和迫害,國內外形勢異常嚴峻。在如此重要時刻,重病在身的毛澤東將三軍指揮權交給了誰?

因衛護毛遠新贏得毛澤東看重

陳錫聯一一生最為露臉的是夜襲陽明堡戰鬥,一舉擊毀日軍飛機24架,成為國共兩黨兩軍當時的風雲人物,其時,陳錫聯才22歲。在我黨創建太行山根據地時,陳錫聯可謂是戰功甚偉。所以,年僅31歲的陳錫聯榮膺解放軍最年輕的縱隊司令員,擔負挺進中原的重任。陳錫聯指揮戰役時膽大心細,處理人際關系時小心謹慎。

1959年,陳錫聯調任沈陽軍區司令員兼軍區黨委第二書記。次年,宋任窮在恢復大行政區之後首度出任東北局第一書記兼沈陽軍區第一政委、黨委第一書記,宋任窮是政工幹部出身,一路下來幾乎沒有什麼真正意義上的軍功可言,在非常講究戰功的年代裏,這是一個缺陷。但是,陳錫聯對同是上將軍銜的宋任窮大加推崇,他對宋在二機部的所作所為高度評價,這讓宋非常受用,八屆十一中全會上,宋任窮當選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隨後,他推薦了陳錫聯接任他的軍隊職務。然而,好景不長,宋任窮很快被打倒。

1966年之後,陳錫聯官運亨通,成為東北實際的負責人兼任沈陽部隊一把手、遼甯革委會主任兼軍管會主任兼省委第一書記。

在此期間,他發現了毛遠新,他吹捧毛遠新的遼寧工作是新的遼沈戰役惹火了黃永勝、吳法憲,但是,卻贏得了毛澤東、江青等人的看重。特別是他始終保持著和謝富治的良好關系,讓陳錫聯的名字多次上達天聽。事實証明,他衛護毛遠新的功夫沒有白下,他後來的政治行情的不斷看漲說明他這一寶押對了。

陳錫聯成為接軍權最理想人選

1976年2月2日,中共中央發出了1號文件,內容只有兩條:經毛主席提議,中央政治局一致通過,由華國鋒同志任國務院代總理;在葉劍英同志生病期間,由陳錫聯同志負責主持中央軍委工作。

當時,周恩來剛剛逝世,鄧小平又遭受了「四人幫」的圍攻和迫害,國內外形勢異常嚴峻。重病在身的毛澤東之所以將三軍指揮權交給陳錫聯,是因為當時既是中央政治局委員又是軍委常委的只剩下陳錫聯、汪東興、王洪文、張春橋等人。毛澤東幾經權衡。最後交代說:陳錫聯從小參加革命,會打仗,帶過兵團,帶過炮兵,在國務院也有個職務,就讓他管一下吧。

1976年9月9日,毛澤東逝世。「江青一夥」加緊了篡黨奪權的步伐。

然而,1976年2月2日,中共中央1號文件的發出,使陳錫聯與葉劍英的關系陷於微妙。

後來,陳錫聯夫人王璿梅在億及此事時說,當時,「陳錫聯奪丁葉劍英的軍權」的傳言一度很盛,以致葉釗英想退出北京到廣州居住。為此,陳錫聯還專門給葉劍英打電話,說:「葉帥你不能去廣州。」葉劍英聽了有些生氣,說:「你怕我搗鬼嗎?我如果想搗鬼的話在哪里不能搗?」覺得自己被誤解的陳錫聯對王璿梅說:「我留葉帥在北京,是想在政治局裏能多留一票啊。」

但即便如此,軍隊有什麼重大事情,陳錫聯都會及時和葉劍英溝通。在這歷史的關鍵時刻,陳錫聯更是把心、和老同志連在了一起。

在他和李先念一起為毛澤東守靈時,他就多次向李先念表明對「江青一夥」的鮮明態度:「這樣下去不行啊,對那幾個人總得想個辦法啊!」後來,他在碰到葉劍英時也說:「現在黨內就數你老了,你要拿個主意。我有個建議,現在無論如何不能開中央全會。一開全會,他們人多,什麼事情也搞不成,政治局我們占多數,最好個別解決。」

助華國鋒解決「四人幫」問題

此後,陳錫聯多次參加了華國鋒主持的籌劃小會議。

10月4日,華國鋒、李先念、陳錫聯等人在國務院小禮堂利用看電視作掩護.再次開會,決定瞭解決「四人幫」問題採取隔離審查的方武,商定了主要部署和動手時機。同時決定,為分散「四人幫」的注意力,當日由陳錫聯代表中共中央、中央軍委、國務院和全國人大常委會,赴唐山地區慰問搶險救災部隊。10月6日晚上9時許,陳錫聯接到華國鋒的電話,說已將「四人幫」隔離起來,要他馬上到玉泉山開會。當晚10時整,出席此次緊急會議的在京的中央政治局成員全部到齊,華國鋒和葉劍英詳細通報了粉碎「四人幫」反革命集團的情況,並一致通過了由葉劍英提出的華國鋒擔任中共中央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的提議。

10月7日,陳錫聯召集會議向駐京部隊各大單位負責人通報了中央政治局的決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