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擔心基本盤定型推動綠橘合作?

馬英九爭取連任成功後意氣風發,再接再厲,先是推出財經「內閣」,人選的優秀適任連民進黨也罕見地沒作挑剔,後是鑑於未來兩年內沒有公職選舉,因而計劃趁機進行大刀闊斧改革,而且還傳出馬英九將在其第二個任期內大步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消息,正是形勢朝著有利於馬英九「出政績」,因而使得國民黨能夠實現長期執政的機率大增的方向發展。就在此時,卻突然傳出「綠橘合作」組成「在野聯盟」的消息。這令人們擔懮,「在野聯盟」是否會成為馬英九爭取政績的絆腳石,每當「行政院」向「立法院」提請有利於改革及民生的法案,民進黨為了封殺這些不利於自己翻身的法案,就會拖對馬英九恨得牙癢癢的宋楚瑜下水,以嚴重制掣馬英九,使得馬英九的政策出不了「行政院」?

實際上,有關「綠橘合組在野聯盟」的消息,極有可能就是民進黨放出的試探氣球,或是民進黨對馬英九及國民黨施行的擾亂心理戰術。因為放出消息者言之鑿鑿地說,民進黨黨團總召柯建銘已與親民黨主席宋楚瑜見面,柯建銘提出與在野黨共組「在野監督聯盟」的想法,希望能聯合親民黨、台聯黨等小黨組成聯盟,制衡在「立法院」擁有優勢席次的國民黨。柯建銘還宣稱,除了兩岸議題,民進黨和親民黨什麼議題都能合作。對此,宋楚瑜與柯建銘兩人已針對未來在議會合作交換意見,並已初步達成了共識,其中包括美國牛肉進口等民生議題。

這個傳言非同小可,引發政壇高度關注,也對親民黨形成了嚴重困擾。於是,親民黨黨團總召李桐豪雖然證實了宋楚瑜和柯建銘兩人有在飯店「巧遇」,「但沒約好、事前也不知對方會出現在那場合」,但又澄清兩人只是單純聊天交換意見,沒有談到任何合作協議。他強調,綠、橘之間沒有黨對黨的制度性聯繫機制;親民黨團將在「立法院」與各黨保持「等距外交」,每個議題都會就事論事決定黨團態度,並不存在「聯盟」的關係,亦即親民黨團不會參加所謂的「在野監督聯盟」。

正是「一個宋柯見面,各自表述」。一邊是宋柯兩人「見面」,另一邊卻是「巧遇」、「沒約好,事前也不知對方會出現在那個場合」;一邊是「兩人針對未來在議會合作交換意見,初步已達成共識」,另一邊卻是「兩人只是單純聊天交換意見,沒有說到任何合作協議」。這就可知,民進黨放出「綠橘合組在野聯盟」的風聲,一方面是暴露出民進黨並不服輸,並擔心五十五對四十五的藍綠基本盤將會長期固化定型,廣大選民也已成熟,今後即使是泛藍陣營有兩個以至是兩個以上的候選人參加「總統」大選,也將會懂得自動棄保,在此情況下,民進黨就將「翻盤夢碎」,更折射了民進黨害怕馬英九的改革成功,並能搞好台灣經濟,國民黨實現長期執政的機率就可大增。因此,民進黨必須設法予以破解,防堵馬英九的任何改革議題,不讓國民黨為爭取長期執政積累政治基礎。要達到在目的,就必須壯大反對力量,即使是與民進黨立場不一致的親民黨都要拉進「反對黨陣營」。另一方面,也可看出,既然民進黨有將宋楚瑜拉下水,共組「在野聯盟」的意圖,就證明瞭親民黨確實具有「關鍵多數」的力量,馬英九應當吸取教訓,不要再冷對親民黨,應當多給親民黨送溫暖,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反制民進黨的分化陰謀。

民進黨之所以會認為可以對親民黨「見縫插針」,當然是「有所本」的。這是因為,從現實看,宋楚瑜確實對馬英九頗不服氣,因而在「總統」、「立委」選舉過程中,曾說過要發揮「關鍵少數」的作用。然而,親民黨只有三席「立委」,剛好湊夠成立黨團的議席。三個議席在「立法院」一百一十三席個總議席中,只不過是百分之三弱,因而單憑這三席,難以起到「關鍵多數」作用,這就必須借助其他政黨之力。而倘親民黨能與民進黨、台聯黨合作甚至結盟,親民黨的三席就將會變成四十六席,真正能起到「關鍵少數」作用。這對國民黨來說,可能具有極大的誘惑力。

從歷史背景看,宋楚瑜確實曾有與民進黨合作掣肘馬英九的紀錄。除了是在「總統」選舉過程中,民進黨為宋楚瑜的連署灌水,暗助其要把馬英九「拉下馬」的企圖心之外,還曾於馬英九的「特支費案」「案發」後,對民進黨提出的「排馬條款」予以「放水」處理,讓「排馬條款」輕易成功闖過程序委員會審議這一關,差點令到馬英九失去參選二零零八年「總統」的機會。

正因為如此,民進黨才認為與親民黨合組「在野聯盟」有譜。但似乎民進黨卻渾然忘記了曾經失敗過的教訓。就在今次「總統」大選投票前夕,蔡英文在得知「棄宋保馬」效應正在發酵之際,蔡英文決定出手,阻止「棄宋保馬」效應繼續擴大,因而拋出要與親民黨合組「大聯合政府」的誘餌。但卻遭到宋楚瑜的反對,指出「大聯合政府」的基本前提,就是要有共同的方向,他看不出來在兩岸方面的主張,他和蔡英文有一致之處。 而早在宋楚瑜爭取連署的前夕,民進黨還曾提出「橘綠合作」,親民黨秘書長秦金生就表示,「綠橘合作」是有心人士為了打擊宋楚瑜創造出來的假議題,目的是要讓親民黨在「立委」選舉中出局;親民黨選前不會、選後更不會在黨產等議題上跟民進黨合作。親民黨發言人吳昆玉也表示,親民黨和其他政黨合作會以民生議題為主要方向,「對鬥爭式的政治議題興趣不大」,他呼籲民進黨不要「見縫插針」。

誠然,宋楚瑜確是對馬英九有很多意見,但若要宋楚瑜以與民進黨合作來對抗馬英九,卻又並非是宋楚瑜所願。首先,以宋楚瑜的政治立場,根本不可能與民進黨結盟。何況,親民黨過去曾有過的與民進黨的合作,都令他有「被忽悠」的感覺,無論是「扁宋會」後,陳水扁授權宋楚瑜赴大陸進行「搭橋之旅」,但卻宣佈宋楚瑜宣佈不代表他,也包括宋楚瑜與陳水扁「陽明山夜會」後,陳水扁大爆宋楚瑜「求官」的「秘辛」,都對宋楚瑜構成極大的人格侮辱。

再說,親民黨的支持者盡管對馬英九不滿,但並非等於是支持民進黨,相反還極為討厭民進黨。這就是在這次「總統」選舉中,會發生「分裂投票」現象--「總統」票投給馬英九,政黨票投給親民黨的原因,因為他們擔心馬英九的「總統」票不夠而敗選,讓蔡英文上臺。因此,倘若宋楚瑜與民進黨合作,等於是將政黨票投給親民黨的選民都趕到國民黨那邊去,親民黨的政黨票流失貽盡,親民黨就將「玩完」。這次宋楚瑜搏了老命,還不是為了親民黨的「可持續發展」?倘若斷了親民黨的可持續發展之路,宋楚瑜就將武功盡廢。

但即使如此,馬英九也不能掉以輕心。其實,不少親民黨人士就曾說過,儘管親民黨選前不可能和民進黨有任何合作,但選後「沒什麼不可能的」,主要還是看「當選『總統』的人怎麼做」。因此,馬英九應當吸取教訓,即使對宋楚瑜不諒解,一時未能釋懷,但對親民黨的三名「立委」,還是以多關懷為上,倘其所提出的法案是對台灣民生、經濟發展有利,對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有利,就不宜抱有「不為他黨抬轎」的心態,而應當積極支持。相信,這是能夠感動親民黨黨團的,必能得到其正面回報,拒絕民進黨的見縫插針、挑撥離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