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設法斬斷外國伸進澳門博彩業的黑手 宜設法斬斷外國伸進澳門博彩業的黑手

「樹欲靜而風不止」!在澳門市民尤其是博彩業經營者在全球蒙罩著美債歐債陰影中,既充滿危機意識迎接挑戰,又緊緊抓住背靠祖國內地經濟向好的有利機緣,埋頭「悶聲發大財」之際,某些美資博企卻要將外國黑手引進澳門,大打國際官司,而使中國的澳門特區受到外來因素困擾。「金沙中國」在美國的勞資糾紛官司尚未落幕,又輪到「澳門永利」內鬥,要引用美國的《反貪汙法》來處理公司的股東內鬥,以至是公司捐款澳門大學的決定這些本來是屬於中國澳門特區內部事務的行為。再加上此前的美國有關機構要追查澳門美高梅主要股東的「背景」問題,這就使人感到,美資博企來澳門投資,雖然為澳門博彩業帶來新的經營理念、方式和技術,但也由其公司的股份結構與其在美國的母公司掛鉤,也為美國司法機關及博彩監察機構插手幹預澳門博彩業製造了機會。這就應了鄧小平的那句名言:「打開窗戶,新鮮空氣進來了,蒼蠅也飛進來了」。

「打開窗戶,新鮮空氣進來了,蒼蠅也飛進來了」這個命題,本欄數年前也曾議論過一次。當時本欄曾分析道,澳門特區實施賭權改革,在引進美國資金及美國技術、美國經營經驗以至美國賭商客源的同時,也可能將會引進美國政治勢力,插手幹預澳門社會政治事務,甚至是美國中央情報局利用其老局長布殊與某投得澳門賭牌的美國賭商的密切關係,在澳門佈建設點,並利用在美國賭商壓力之下通過的「賭場借貸」法律,以放貸手段誘使來澳參賭的內地高幹跌落陷阱,被其勾聯策反,以手中所持有的國家機密來作「贖身」條件。應當說,華資賭場內長期以來都有「大耳窿」活動,而且也經常發生禁錮債仔、甚至押送債仔到內地討債的違法情況。但這僅屬於刑事犯罪範疇,最多是「涉黑」,而不會觸及到國家安全範疇。尤其是華資賭場的經營者,大多自我標榜愛國愛澳,而且確實其中有不少人擔任了內地的政治公職如政協委員之類,他們是斷不會容許活躍在其經營的賭場內的「大耳窿」從事損害國家安全的勾當的。但美國賭商就不同了,他們不用標榜「愛國愛澳」,也就無須受到這個政治道德的約束。他們的政治價值觀與華資賭商並不一樣,再加上某美國賭商與美國中情局的「傳統淵緣」,倘真的發生前述的內地債仔以國家機密來交換「贖身條件」的情況,並非出奇,也非「嘩眾取寵」。對此,應當保持高度警覺。

何況,「賭場借貸」法律將會與內地刑法體系形成法律衝突,侵蝕內地的司法管轄權。而一位美國駐港領事在訪澳時在公開場合講話,及一位美國賭商的澳門高級管理幹部「展示實力」發表威嚇性談話,聲稱要派人參加澳門立法會選舉,這使我們想到了美國人是否將會直接插手澳門內部事務的問題,因為隨著美資賭商的營運業績在澳門經濟結構比例中逐漸佔有重要份量,它們必然會以此為藉口,要介入澳門的政治事務,成立美國商會,並推出代理人在澳門立法會等機構中為其代言,甚至是要影響和主導澳門立法活動。另外,原來澳門的博彩業是由一個本地民族企業獨家經營的,將所獲利潤部份回饋社會及國家。現在則是將三分之二的利潤給美國企業家悉數帶走。由於美國博彩機構總部設在美國境內,即是在某種程度上受美國政府操控,估計每當中美關係陷入困境,美國政府必利用這個灘頭陣地,試圖衝擊中國

此一命題,當時曾引起了各方關注。但後來卻引出另一個問題,就是證實了其中一家美資博企,聘請了美國聯邦調查局的退休警員來澳出任其保安部門的主管。由於按美國相關法律規定,聯邦調查局的警員是終身制,即使是退休或調任他職,仍然具有「聯邦調查局警員」的身份。因而這家美資博企聘請的,就不單單止是「退休警員」,而是等於引進了聯邦調查局的工作人員來澳門,大搖大擺地在中國內地的大門口,安下了幾枚「釘子」。

這就應對了本欄四年前曾經歸納提出過的「十大矛盾」中的一個矛盾--「美資博企引進先進經營技術,與國家安全、澳門特區安全的矛盾」。回到澳門「永利」的股東內鬥問題上,本來,澳門「永利」向澳門大學發展基金捐款,這是澳門特區的內部事務,「永利」內部的其中一名主要股東有異議,也只能作為在澳門註冊、在澳門經營的澳門「永利」的內部問題,因而這個大股東的質疑,也只能是在澳門特區內部解決,但「永利」持牌人為了作出「反制」,竟然以提出質疑的主要股東「為其個人利益違反美國《反貪汙法》的公司行為守則,從事不恰當活動」為由,向美國內華達區法院提起訴訟。這不是要不澳門的內部事務「捅」到美國去,並要將美國的司法管轄權引進澳門,邀請美國司法機關來調查澳門企業,又是什麼?!

實際上,這宗官司不但是其本身就已侵犯了中國澳門特區的司法管轄權,而且倘若美國司法機關接受起訴並開庭審理,在庭審調查過程中,必然會分別向原告和被告訊問澳門「永利」的業務經營,及澳門特區的相關法律制度和管治政策等情況,甚至是「順勢問埋」澳門特區與內地之間「地下賭資流向」等問題,這就將會形成美國司法機關直接插手幹預澳門內部事務以至是中國內部事務的情況,並為美國某些機構、人員的反華活動提供情資。

同樣,「中國金沙」的前主管向美國司法機關控告「金沙」總裁要求他暗中調查澳門特區政府主要官員的不規則行為,作為向澳門特區政府施壓批地及批出勞工配額的「籌碼」,也是極為荒謬的。因為一來暴露了「金沙中國」負責人極不道德、極不厚道的行為,將美國某些類似黑社會的手法施之於澳門,二來也是將澳門特區的內部事務「捅」到美國的法庭去。

誠然,之所以會發生這樣的情況,是因為這幾家美國博企的股份結構,與其在美國的母公司密切關連,甚至是屬於美國的上市公司,受到美國相關法律的制約,因而也就讓美國的博彩監察機構和司法機關有機會插手其澳門分公司的事務。對此,是應當找出一個妥善辦法,將美國博企在澳門的分公司,與其美國總部作出切割。比如,制訂相關法例,嚴格區隔美國總公司與澳門分公司的股份關係,從而斬斷美國伸進澳門的黑手,阻止其幹擾澳門的事務。否則,隨著中國經濟在世界經濟體系中一支獨秀,澳門博彩業因此而「水漲船高」,繼續利好發展,與美國經濟的復甦緩慢,尤其是美國博彩業一片黯淡形成鮮明對比,就必會有人的心理極不平衡,即使未能把澳門博彩業「拆爛汙拖下水」,也要施以騷擾戰術進行幹擾,以求發洩心中塊壘,澳門博彩業的經營環境就將沒有安寧之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