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為代理主席三顧菊廬有何玄機?

民進黨昨日召開第十四屆第二十次中執會,除了通過蔡英文的《二零一二大選檢討報告》之外,還以鼓掌方式,確定推舉高雄市長陳菊出任代理黨主席。會後,蔡英文召開記者會親自宣佈該項人事消息。

蔡英文為何要親自「赤膊上陣」宣佈代理黨主席的確定人選?這確是一個頗為值得觀察的問題。實際上,蔡英文極力抗拒黨內盛傳的由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柯建銘代理主席的歷來慣例,而是在陳菊以「市政優先,無力黨務」的理由予以拒絕的情況下,仍然不顧自己黨主席之尊親自「三顧菊廬」南下高雄邀請其「出山」,而且還不顧黨內「世代交替」的呼聲,堅持要讓七十一歲的十八名創黨成員之一來出任代理主席,似是夾雜著某些個人意圖。

蔡英文的這一有悖常理的動作,顯出其要與陳水扁疏遠的痕跡,十分明顯。實際上,柯建銘既然能連續出任多次黨團總召,就已證明他對黨內外的協調能力甚強,這本是在民進黨雖然已經通過解散派系的決議,但各老的派系仍然暗中活動,並已又產生了新的派系「扁系」、「蘇系」、「謝系」和「英系」,各派系都在對新任黨主席以至是二零一六年的「總統」參選人虎視眈眈,必須有一位協調能力較強的黨主席縱橫捭闔、穩定大局之下,蔡英文竟然放棄最能承擔此職能,但卻是陳水扁最信任的柯建銘,轉而力挺被陳致中痛斥為「忘恩負義」的陳菊,這本身就似是顯示,蔡英文不再奉「扁系」為旨,至少是不再聽陳水扁在獄中發號施令的「這支笛」了。

實際上,陳菊是在派系屬性上,是「新潮流系」的元老級流員。在她參選高雄市長時,「新系」中青代骨幹幾乎傾巢南下為她助選,並採用了「邱義仁式」的戰法,搞了個「走路工事件」,而扭轉劣勢,以些微優勢氣走了國民黨候選人黃俊英。陳菊當選後,又委任了大批「新系」成員作其市政團隊成員,從副市長(劉世芳)、市政府顧問到局處長,都處處可見「新影幢幢」。可以說,高雄市政府已是「新系」的大本營之一。

更重要的是,如同「新系」猛烈批判陳水扁貪腐案,及主張兩岸經貿交流一樣,陳菊也是對陳水扁的貪腐行為不假辭色,並為辦好「世運會」,親到北京活動,還順手推銷高雄市是觀光業,後來在「世運會」的舉行過程中果然是信守了國際奧委會所奉行的「一個中國」原則。陳菊雖然曾在「五都」選舉中,為參加高雄市議員選舉的陳致中站臺輔選,但在「立委」選舉中,卻在「陳菊之友會」及多名高雄市政府顧問現身相挺陳致中的情況下,以服從黨的提名決定,及自己是民進黨「總統」和「立委」高雄市競選總部的主委為由,拒絕為陳致中輔選,而是為他的對手之一郭玟成站臺,致使陳致中痛斥她「忘恩負義」,還大爆她曾屢次寧願冒著被法院拘提出庭的風險,也要拒絕為陳水扁作證(陳水扁以其機要費中有數千萬元是支付給陳菊舉辦活動的經費和廣告費用為由,要求法院傳召她出庭作證)。

當然,蔡英文找陳菊出任代理黨主席,與陳菊的「批扁」立場,或許只是巧合;但她拒絕按慣例由柯建銘代理黨主席,卻就不尋常了。因為柯建銘不但是陳水扁最信任的人,而且向來也是陳水扁與民進黨「立法院」黨團以至是中常委之間的傳情達意者。陳水扁入獄後,更是陳水扁與外間聯繫的主要渠道之一,因而被視為「扁系」主要幹將。而蔡英文阻擋黨內盛傳的柯建銘循慣例代理黨主席,其要在自己離開黨中央之前,阻斷陳水扁繼續對民進黨發號施令的渠道的用心,也就昭然欲揭。

至於蔡英文寧願降尊紆貴,「三顧菊盧」地懇求陳菊代理黨主席,則可能是一來由於陳菊的「黨外」活動和黨內的資歷均甚老,是民進黨十八名創黨成員之一,而她曾經為「美麗島事件」坐過牢的歷史資產,是黨內其他「天王」(除呂秀蓮外)都未擁有的,因而其他企圖心強烈者不敢與她「拗手瓜」;二來陳菊本人雖是「新系」流員,但卻較少捲入黨內派系鬥爭,在黨內較小有爭議,再加上她是當然中常委,及在民進黨籍公職中職位最高者,因而容易獲得黨員接受。

實際上,民進黨內其他資歷較高而且懷有強烈企圖心者,在黨內都有政敵,如謝長廷、蘇貞昌、遊錫等。只有陳菊才較少爭議。不過,這固然是蔡英文認定了她的主要原因之一,但似乎蔡英文密底算盤裡的更重要意圖,是要陳菊乘著代理主席的便利,進而參選黨主席,作為自己在黨中央的「代理人」。正面來說,如是由陳菊出選黨主席,將可擋下各路虎視眈眈的人馬,因為無人可與其爭峰。而且,由於陳菊還是堅持以高雄市的市政優先,因而她至多只是出任一屆,待到蔡英文渡過「連選得連任一屆」的限制期後,就可在二零一四年讓位給蔡英文。因此,陳菊只不過是蔡英文謀求二零一四年重任黨主席,為二零一六年再戰「總統」大選的「墊腳石」而已。

但問題是,一九四零年出生的陳菊,今年已經七十二歲,不但高於民進黨所有現任黨職和公職者,而且還高於所有「天王」,故由她來接任黨主席,顯然是不利於「世代交替」,或會引發中生代的強烈反彈。湊巧的是,其中也有意參選黨主席的中生代蘇煥智,也是「新系」成員,「老流員」阻擋中生代流員的政治生涯,在重視「世代交替」的「新系」內部,似是不符規矩。

而且更微妙的是,蔡英文誠邀陳菊出任代理黨主席,並進而參選下屆黨主席的作用,是要阻擋蘇貞昌;而蘇貞昌則是部份「新系」流員支持的對象,這與陳菊的「新系」流員身份,是否會有衝突?另外,「新系」除了也有流員蘇煥智有意參選黨主席之外,獲得黨內一些人支持的洪奇昌,更是「新系」的前任「龍頭」,這可能會引爆「新系」內訌。

不過,陳菊與洪奇昌、蘇煥智一樣,都是主張兩岸經貿交流的,她還站在振興高雄市經濟的角度,要求開辟更多的大陸與高雄航線,及大陸旅行團在高雄機場入境或出境。近年大陸地方省級官員到高雄訪問,雖然她本人不便出面接待,但高雄市政府相關局處卻熱情相迎。或許,由她來接任黨主席,與蔡英文終於在「敗選檢討報告」中聲稱「要瞭解中國,就必須在互動中去瞭解中國,而在找尋新的互動過程中,必須有一定的行為機制,否則會淪為被統戰的對象。黨員也要共同思考和中國互動新的一條路,什麼問題都可以談,但內部不能分裂、衝突。」 有著緊密關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