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經濟紅利消失

中國的第一輪改革接近尾聲,第二輪市場化改革方興未艾。在改革轉型期,三大標誌性紅利——出口紅利、外貿紅利與成本紅利——逐漸消失。

經濟數據對實體經濟的轉型困境發出嚴重警告。中國工業企業今年前兩個月利潤出現下降,國家統計局3月27號公佈的數據顯示,1-2月份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淨利潤同比下降了5.2%,這是2009年以來首次出現類似的大規模利潤下滑。國有及國有控股企業的利潤跌幅更大,同比下降了19.7%。雖然數據下降與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的統計口徑調整有關,但上述數據仍然反映了中國實體經濟的艱難處境。與以往不同,政府不可能動用貨幣刺激、擴大出口、增加投資等方式大規模拉動經濟。

三大經濟紅利消失

首先,中國的貨幣紅利正在消失。從2001年開始,中國出口上升外儲增加,導致基礎貨幣與廣義貨幣發行量激增,十年內廣義貨幣發行量上升4.5倍左右,投資經濟與資本與貨幣市場泡沫由此而起。

政府不可能再採用激進的貨幣政策拉動經濟。國內通脹壓力居高不下,不論CPI數字如何,從青菜、豬肉到煤電水氣的上漲趨勢不會改變。隨著人力成本的上升,CPI壓力在未來數年難以下降。並且,資金的使用效率降低,拉動單位GDP所需要的資金量越來越多,邊際效率越來越低。

其次,中國外貿紅利快速消失。今年2月,中國貿易逆差高達314.9億美元,創下至少近10年來的中國最大單月貿易逆差。另據2月10日海關總署發佈的數據,經季節調整後的今年1月份中國進出口、出口和進口的同比增速分別為6.2%、10.3%和1.5%。

出口企業的訂單印證了出口疲軟。3月份豐PMI初值為48.1%,創下四個月低點。其中,新訂單指數降至46.1%,新出口訂單指數降至48.7%,低於50%的分水嶺。豐PMI樣本側重中小企業,且更多覆蓋出口,因此可以解讀為我國出口的先行指標,數據顯示,出口前景不容樂觀。

中國曾有過高速的出口期,據海關統計,2001~2010年的10年間,中國的進出口總額從5096.5億美元增加到2.973萬億美元,增長483.3%,其中,出口貿易額由2661億美元增加到1.578萬億美元,增長幅度為493%;進口貿易額由2435.5億美元增加到1.395萬億美元,增長幅度為472.9%。借助外貿,中國還形成了圍繞中低端製造業的完整的產業鏈條。現實是,中國出口產品遭遇內憂外患,外患表現在各種形式的貿易摩擦增加,內憂表現在產品成本上升,信用下降,不能掌控定價權。

第三,低成本紅利消失。中國的低成本加工業曾經被視為血汗工廠大加撻伐,中國工人的低薪是中國發展出口業的引擎之一。現在,不必再費口水,引擎自動熄火。這是中國產業升級、建立保障體制的必然結果。

按照人力和社會保障部部長尹蔚民先生的數據,2010年全國有30個省區市提高了最低工資標準,增幅大約在24%。2011年,全國共有24個省份年內調整了最低工資標準,平均增幅22%。全國31個省份開展了企業薪酬試調查。27個省份發佈了2011年度工資指導線,基準線多在14%以上。預計2012年也將達到同樣的增速。

支撐GDP增速的引擎貨幣,支撐中國實體經濟的外貿、成本紅利消失,支撐中國投資、金融杠杆的房地產等行業下行,中國經濟面臨的挑戰前所未有。

未來經濟要靠新引擎

未來中國經濟增長要靠新引擎,沉浸在舊時光中無法自拔,只能延緩改革的進度,讓局面更加惡化。

三十年前,農民自發的包產到戶實踐,使中國在一段時間內有效地解決了三農困境,激發小崗村式的提升效率的制度紅利,是下一輪改革的突破口。中國發展消費經濟,應該與城市化進程中培育中產階級同步,以培育穩定的國內消費群體,這是平衡投資經濟與消費經濟的關鍵,需要戶籍制度等方面的大力推進;最後,在資金、礦產等核心資源領域逐步找到符合中國市場的定價模式,打破壟斷使資源企業與製造企業共生,而不是由資源性企業以壟斷的方式抽血。最後,也是最關鍵的是,發揮市場力量、政府監管、獨立的法律,三重紅利疊加,才能找到未知的光明之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