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貞昌祭出兩招不但奸巧且十分狠辣

蘇貞昌接任民進黨主席後,在黨內事務上抓了兩件大事,一是發動黨代表聯署,提議在第十五屆「全代會」上修訂《公職候選人提名條例》,在「七合一」選舉前的黨內初選中,摒棄「全民調」方式,恢復早期的黨員初選投票方式;二是主導昨日的中執委會議日通過一個決議,支持陳水扁的醫療人權,呼籲馬政府儘速讓陳水扁保外就醫。這兩招十分給力,不但「奸巧」,而且狠辣,是制蔡英文的兩件有力武器。

在摒棄「全民調」方面,盡所周知,蘇貞昌本人及支持蘇貞昌的「新潮流系」,就是「全民調」或帶有限制條件的「排藍民調」的受害者,而「全民調」則是「蔡中央」專為蔡英文度身定做。實際上,在二零零七年的「立委」和「總統」黨內初選中,當時主持民進黨的遊錫配合謝長廷,搞出了個「排藍民調」,不但把基本上支持蘇貞昌的「新潮流系」「立委」參選人, 打成了「十一寇」,即使未被列入「十一寇」的蕭美琴,也將之打成了「中國琴」,讓其全線崩潰,而蘇貞昌也敗在謝長廷的手中。

而在二零一一年的「總統」黨內初選中,由蔡英文把持的黨中央決定採用「全民調」方式。「全民調」有利於在黨內外知名度較高者,但也容易為敵手所利用。前者,由於蔡英文領導民進黨從穀底翻身,連接打贏了好幾場小型選舉,在黨內外都享有較高的知名度和聲譽;而蘇貞昌則因在「五都」選舉中打亂黨中央的部署,不服黨中央的協調安排,搶先宣佈參選臺北市長,被部分民進黨人認為是民進黨未能趁勢實現北部翻盤的主要原因。因而在黨內初選中採用「全民調」,就讓當時在黨內外的聲望都是如日中天的蔡英文佔了優勢。這就證明瞭「全民調」是一個高知名度者較易勝出的提名制度,對高知名度者有利。

後者,「全民調」雖然不像「排藍民調」那樣,造成黨意與民意完全脫節,但由於允許不支持民進黨甚至反對民進黨的選民也參與,也就給其對手施行反間計提供了可乘之隙。實際上,在民進黨進行「總統」初選時,有不少國民黨人就已盤算,其實經歷過多次選戰,而且在臺北縣長和「行政院長」任內已表現出較強行政能力的蘇貞昌,才是已經表現出行政能力尤其是魄力欠佳的馬英九的強大對手。而且他的行政經驗比馬英九豐富得多,從縣長到「行政院長」,這比馬英九在當選臺北市長前,僅是在「中央部會」工作過,並多是幕僚性質的工作,具有更多的優勢,而這偏正是馬英九的弱項。而且,蘇貞昌的選戰點子較多。因此,蘇貞昌倒是馬英九難以應付的對手,因而擔心如是由蘇貞昌挑戰馬英九,就將會對馬英九造成較大的威脅。

而蔡英文與馬英九的同質性甚高,從學歷到由學入政的經歷,以至個人形象,都比較相近,因而有「女版馬英九」之說,這也正是蔡英文最忌諱的,因而堅決不承認。既然是兩人的同質性甚高,馬英九只要有突出自己的某些特長,如兩岸關係等,就可將蔡英文比下去。因此,國民黨人是盼望民進黨推舉蔡英文與馬英九捉對廝殺的。為此,就利用民進黨以「全民調」尤其是交叉式民調決定候選人的機會,刻意在初選的過程中,採取「蔡英文勝馬英九」的欺敵手段,貶低蘇貞昌,並在民進黨進行民調的過程中,故意「摻水份」,在回答調查員詢問時表示支持蔡英文。這個反間計實施成功,把對馬英九造成較大威脅的蘇貞昌給涮了下來。對此,不少國民黨人都表示鬆了一口氣。

因此可以說,蘇貞昌是「排藍民調」如「全民調」的受害者。而蘇貞昌為了迎戰蔡英文,就必須摒棄對蔡英文有利的「全民調」。但又必須注意避免使人產生「狙擊蔡英文」的印象,因而就要在「七合一」選舉的黨內初選中使用,以作鋪墊和緩衝。

值得注意的是,在「七合一」選舉中,除直轄市長、縣市長及鄉鎮市長是單一名額選舉之外,其餘直轄市議員、縣市議員及市民代表是複數名額選舉。而在地方選舉中,高知名度並非是勝選的關鍵因素,基層經營與服務才是致勝之道。因此,棄用「全民調」而改以黨員投票與民調相結合的方式決定候選人,就選戰效果而言,就顯得較為科學合理(是否會導致「人頭黨員」復活從而導致賄選,卻是選風等另一層次的問題)。倘此方式在「七合一」選舉中取得較佳的效果,在二零一五年的「總統」黨內初選中,倘蘇貞昌仍是掌握機器尤其是選舉機器的黨主席的話,就勢必會趁熱打鐵,繼續棄用曾為蔡英文度身訂做的「全民調」,並充分利用自己是黨主席的優勢,操縱同時也是「樁腳」的「立委」參選人,「迫使」這些掌握「人頭黨員」的區域「立委」參選人調動黨員,在投票中支持蘇貞昌。因此,這一招對蔡英文而言,不但「奸巧」,而且還頗為狠辣!

至於民進黨昨日中執會通過支持陳水扁醫療人權的決議,也是充滿「奸巧」之計。在陳水扁尚未表態「揚蘇貶英」之前,蘇貞昌是不碰陳水扁問題的。其原因,是擔心陳水扁被釋放後,其「閑不住」的作風就將會充分表現出來,必會到處「趴趴走」,聚攏一批支持者,儼然成為「另一個黨中央」,會分散民進黨人對他的支持度。

但目前蘇貞昌卻面臨「另一個黨中央」的威脅,那就是蔡英文的「小英基金會」,將原中央黨部中最能幹的黨幹都拉了過去。在此情況下,蘇貞昌面對「另兩個黨中央」,就必須採用「兩害取其輕」,甚至是「利用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的手法,以陳水扁的「另一個黨中央」,來箝制蔡英文的「另一個黨中央」。而在這場混戰中,由於按《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規定,犯了貪汙罪的陳水扁已不能再參選「總統」,即使他成為「另一個黨中央」,也威脅不了自己,但卻倒是對一直不對「救扁」表態的蔡英文的「另一個黨中央」構成重大威脅。

當然,陳水扁的「另一個黨中央」始終還是會危及自己對民進黨的領導權。因此,蘇貞昌就在「醫療人權」和「保外就醫」方面做文章,這是在承認陳水扁「有罪」的前提下的救濟手段,而不是否認其罪的「平反」。就此,就將能壓阻陳水扁對自己的衝擊力度。

為了形成這種張力,蘇貞昌昨日安排台大醫師柯文哲向民進黨中執委報告陳水扁的身體健康狀況,並強調如果因為掌權者的故意或疏失,導致「卸任元首」在獄中有任何意外,勢將引發社會極大的爭議與對立。如果越晚處理,社會將付出越多的代價。這可說是警告並提醒馬政府:如不釋放陳水扁,他在獄中有甚麼意外,必會造成暴動,對馬政府更為不利。看來,蘇貞昌要把陳水扁當作是嵌制蔡英文的一張「王牌」,已是到了要借馬英九的「刀」的地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