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開後備幹部身上的接班人密碼

換屆之年,從中央領導入的講話到普通公務員的印象,“平穩有序”屢被提及。能做到“平穩有序”,後備幹部制度發揮的作用不可小覷。某種意義上,解開了“後備幹部制度”的密碼,就解開了近30年來幹部隊伍實現有序更替的密碼。

“後備幹部”的現狀

2011-2012年,是中共各級黨委的換屆年,越來越多的年輕官員,在此次換屆中嶄露頭角。截至2011年底,已經完成換屆的14個省區中,“肋後”常委達到56名。

目前,中國的幹部梯隊形成了“5678”格局--中央領導層中,多位“50後”官員進入政治局及其常委會;省部級官員中,“60後”已經集結;“70後”則逐漸成為廳局級官員的主體;“80後”已開始充實縣處級官員隊伍。“5678”格局為我國的幹部隊伍逐步實現有序更替打下了基礎。

在這個過程中,後備幹部制度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我國領導幹部群體裏,很多人都是先被選為後備幹部,再經過組織多年的培養、考察,才逐步走上重要領導崗位的。當今中國改上的諸多“明星高官”,如目前唯一的女省委書記孫春蘭、“鐵腕”治晉的袁純清,“60後省級-把手”胡春華、“法學家書記”周強等人,都曾是中央黨校專門培訓後備幹部的中青班的學員。當年參加培訓時,他們多為地廳級。

接班人的“硬件”

中央2002年頒布實施的(黨政領導幹部選拔任用工作條例)指出,“黨政領導班子成員一般應從後備幹部中選拔”。這正是後備幹部“光環”對各級官員的吸引力所在。

要進入後備幹部隊伍,符合年齡是前提條件。在最近一次大規模選拔後備幹部的2009年,中央提出要形成“複武年齡結構”,大概要求正省部級後備幹部不超過58歲,以55周歲以下的為主;而到縣處級後備幹部,則要求以45周歲左右的為主,35周歲以下的幹部要有一定數量。

中央還要求後備幹部具有基層工作經歷、政治敏銳性和政治鑒別力。此外,應對突發事件時的表現亦是考察重點。後備幹部中,還要有適當數量的女幹部;少數民族和黨外幹部。

這些“硬件”,也被地方上運用至臨級後備幹部選拔中。

公開,透明的選拔方式

要想成為後備幹部,除了滿足前述“硬件”外,還必須闖過民主推薦關。這種運作方式有靈活性,某種程度上也意味著領導班子和組織部門的選擇占主導地位。

按規定,各級正職後備幹部,由上級組織部門擬出建議人選名單,報黨委研究認定;副職由所在單位的黨委集體研究提出考察入選。一般情況下,後備幹部的數量按照領導班子職數正職1:2和副職l:1的比例確定。

近年來,隨著幹部人事制度改革的深人推進,後備幹部的選拔方式亦髓之有了變化,公開,透明開始成為關鍵詞,如一些地方試行了“民主推薦與自薦結合”、“公開筆試,面試、當場公佈成績”。

通常情況下,成為後備幹部,就站在了被上級部門“流水線”打磨的起端。刪攏否被提拔重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鍛煉中的表現。

進中青班:走上“快車道”?

前往中央黨校中青年幹部培訓隨學習,某種程度上是領導幹部即將被重用的信號。

該班脫產學習的時間長達半年或一年,主要面向地廳級。1995年起,中央明確定位“中青班就是為省部級領導幹部培養後備力量的”。中組部會對學員選拔進行審核把關,還會派聯絡員全程跟班。

成為中央黨校中青班學員,常被視為走上了仕途的“快車道”。北京市文聯原黨組書記朱明德回憶說,學習時從沒敢小看同學馬曉偉的潛力,但沒想到畢業不久,馬就擔任了衛生部副部長。資料顯示,截止到2007年,中央黨校中青班的學員已有三分之一晉升省部級。

能“下”能“上”:紮根升遷?

那些沒有農村工作經歷的後備幹部,通常會被安排下派。四川省資陽市雁江區經信局幹部張勝說,局裏一名同事到鄉鎮掛職半年後,“分析問題的角度跟在機關裏完全不-樣了,還說現在幾十名群眾圍住我,也不會慌亂”。對普通的後備幹部而言,到上級掛職也是開闊眼界,增強全局觀念的機會。該區水務局後備幹部廖萍曾到四川省農田水利局掛職半年,工作涉及水庫管理和整治等,經過多次實地調研,以及跟隨專家審查水庫,她的業務能力提升很快。

“能下能上”亦是很多縣處級直至省部級後備幹部晉升前的必修課。這些經歷,使他們在短時間內積累了更多領域的管理經驗,增進了外界對刪刁的瞭解,贏得了更多的威望,也便於組織對他們做進一步考察。如今,上掛、下派的範圍進一步擴大,形式亦有變化。2010年12月,66名中央部委後備幹部陸續“空降”地方正式任職;而各省市隨後也派員進人中央,引來關注。其實,無論是派,上掛還是跨區域,跨領域交流,都凸顯出“能下能上”、多崗位多層級鍛陳經歷已成為組織部門用人的重要考量因素。

到一線去:“缺什麼補什麼”

將後備幹部派往急,難、險、重一線鍛煉,擇優任用,(黨政領導班子後備幹部工作暫行規定)已有規定。目前地方上對“一線”的理解,除了信訪維穩外、還有征地拆遷,招商引資、階段性工作等緊迫事務。鍛煉方式主要是壓擔子。如2008年,雲南昆明公選100名縣處級後備幹部赴一線招商,經過1年歷練後,再分配到合適的崗位。

不少地區還以一線工作的成效作為後備幹部升遷的硬條件。有評論認為,這個新動向顯示出基層政權近30年的著力點位移。

培養地廳級、省部級後備幹部時,“一線工作法”大多一以貫之。如正職後備幹部分管常務工作;分管或具體負責維穩,招商、項目等工作。“這些挑戰都是長期性的,接班人要打好‘提前遭遇戰’。”組織官員表示。

眼下中國面臨的國內外各種矛盾和問題,未來還可能更加嚴重。接班人們能否經受住各種複雜局面的考驗,培養鍛煉時的表現即是預演。因此,“流水線”上的每一環,都離不開各方審慎的態度、務實的行動,正是有了這種態度和行動,才將個體的接班人密碼演變威了幹部隊伍實現有序更替的“終極密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