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珠海掃蕩地下錢莊中傳達的強烈訊號 從珠海掃蕩地下錢莊中傳達的強烈訊號

前日,珠海市警方向媒體通報,該市警方成功破獲一宗特大非法買賣外匯案件,搗毀地下錢莊窩點兩個,涉案金額高達四千萬元人民幣。這項掃蕩地下錢莊的活動,雖然是在中共「十八大」召開前夕,為營造有利於會議順利召開的社會政治環境的「清洗太平地」的活動。當然,也是為了在「十八大」召開前夕,配合全國各地展開的肅貪行動,打擊資產外移的措施。而在一定程度上,也有可能是與美國再次將「洗黑錢」的眼光盯在澳門有關。

倘將之與不久前傳說內地收緊「個人遊」簽注,及將「銀聯卡」在澳門的交易數額收窄等消息聯繫起來,就將使上述意涵更為明朗清晰了。再進而聯想到廣東省與澳門簽署了興建「粵澳新通道」協議,雖然是將之定位為「拱北口岸的附屬口岸」,以求降低申請審批層級,但似乎是審批手續並不太順利,還須勞動到特首崔世安親自上京,拜會國家公安部、海關總署、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等中央政府部門的「一把手」,但卻未獲得確定性的回應的情況看,盡管中央以「CEPA」、「個人遊」、給予橫琴優惠政策等各種方式支援澳門特區保持長期繁榮穩定,但中央更是不願看到澳門博彩業的高速增長,是建構在內地貪官參賭及洗黑錢的基礎之上,而是希望澳門特區能夠克服各種主客觀困難,加大貫徹落實「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力度,把與建可能會方便更多內地居民來澳參賭的「粵澳新通道」的精力和服務,放在實施「經濟適度多元發展」之上。

實際上,近來內地的一些報刊雜誌,就刊登了不少相關的報導和評論,對澳門博彩業的高速增長,所帶來的貪官出境參賭及涉嫌洗黑錢等問題,多所嘖言,似是配合中央收緊對澳門「個人遊」簽注及「銀聯卡」交易額度等措施而大作輿論。《財經國家週刊》就指出,在香港、澳門兩地,銀聯的市場份額已經超過了「Visa」和萬事達。遍地開花的銀聯網點在給國人出遊帶來便利的同時,卻在不知不覺間被投機者利用,成為了資金大挪移的工具。中國銀聯的數據顯示,中國居民二零一一年利用銀行卡在境外消費達人民幣三千億元,比上年增長百分之六十六點七。

《財經國家週刊》說,盡管國內對境外現金消費有嚴格規定,但近年來,中國公民境外大額套現屢見不鮮。雖然根據中國外管局規定,內地遊客不能攜帶超過於二萬元人民幣及等額于五千美金的現金過境。但在澳門、臺灣、日本、韓國以及泰國等地,利用銀聯卡套現已成為不少小商戶為大陸遊客的提供的「另類服務」。澳門氹仔部分珠寶、鐘表、奢侈品商戶,客戶都可以在這些簽約銀聯的商店內以虛假交易的方式刷卡套現,商家會將刷卡金額以現金的方式歸還客戶,並從中獲取最高達到百分之十至三十的「手續費」。盡管銀聯手續費頗高,投機者仍然趨之若鶩,雖然澳門賭場是不能刷銀聯卡的,每日取現又有限額,而有些人賭錢又是為了洗錢,但賭場旁邊有不少高檔珠寶、鐘表店,故而有不少人在商店刷卡(套現),拿了錢之後去賭博。

根據相關數據,近三年來境內銀聯卡在澳門消費高度集中在鐘表、珠寶類商戶。經過對比香港和澳門的交易量和前十名的珠寶鐘表類商戶發現,香港該類商戶交易量只佔前十名商戶交易量的百分之四十三點六六,平均每筆消費金額為九千元港幣;而在澳門此類消費則佔前十名商戶交易量的百分之九十一點四一,平均每筆消費金額為三萬元澳幣,為香港的三倍餘。

由於廣東省各級政府主管金融、稅務、財政等重要部門副科級以上的領導,護照和港澳通行證平常都要交人事部門保管,所有領導的出入境都必須經過主管領導的審批,相對於前些年的賭博「盛況」,珠三角地區賭博的風氣已有減弱。但是在監管和制度未及跟上的內陸省份,驚人相似的一幕又在重演。目前澳門賭場貴賓房中內地內陸省份的賭客,與當年的廣東相似,也是以企業出面招待的政府官員為主,往往一把下去就是幾十萬元,出手之豪闊令人咋舌。在澳門賭廳,這類賭客的特徵相當明顯,他們衣著光鮮卻舉止粗魯,在賭臺上下手狠辣,一雙眼睛因為通宵搏殺熬得通紅。在澳門賭場的貴賓房,有意行賄的老闆們要與他請到賭台前的政府官員暗通款曲,就會不經意地將一枚價值一百萬元港幣的籌碼放入官員的籌碼堆中,這枚籌碼不過一塊餅乾大小,動作隱蔽到整個行賄過程只有他們兩人心知肚明,即便將來引出禍事被行賄者反咬一口,這筆錢的來龍去脈也是無據可查。一項調查美國在澳門的博彩業所賺取利潤的報告說,來自中國大陸的博彩資金,估計將以每年百分之二十至三十的驚人幅度增長。

怎樣才能將巨額賭資攜帶出境?一筆過千萬元的資金,賭客今天將人民幣存入內地的地下錢莊,明天就可以憑著錢莊開出的一張收據,在香港或澳門拿到相應的美元或港幣。無論是在機場、賓館或賭場,錢莊的工作人員就會拿著客人所需要的支票或現金,專程趕來送上。為此,澳門賭場一直被懷疑是中國大陸富豪或貪官用作洗錢及轉移財富到外地的主要途徑之一。據英國《經濟學人》雜誌報道,大陸貪官通過換取籌碼到澳門賭博,然後,再將博彩收入以港元形式結算,可存到香港銀行或轉至境外。該文又指:「澳門博彩業的成功非僅因中國人好賭,還有驚慌外逃的大陸資金,包括為規避大陸對個人攜帶人民幣出境額度的限制。貪汙公款的官員通過澳門賭博換取籌碼,實質是洗錢。」澳門前年二百三十五億美元的博彩收入中,借錢豪賭的賭客貢獻率約百分之七十二。日益猖獗的地下錢莊,已成為中國經濟安全的嚴重隱患。

也有評論文章指出,雖然澳門政府有指引要賭場匯報可疑賭款,但卻沒強制性措施,駐場的博彩稽查人員也只是負責監管賭場收入及協調博彩糾紛,賭廳更加不會自斷財路,賭場反洗黑錢無從說起。就算政府要認真監管賭場巨額交易,有關人等只要將資金化整為零,分到不同樁腳手上,以兩人一組的形式,同樣可在中場透過百家樂將黑錢漂白,只是過程繁複些。很多黑錢來到澳門經過清洗後,可能真的輸了一點,然而面對那些巨額賭資,賭廳也承擔不起用幾十億對賭的風險,事實上很多錢最後都是下落不明。「在澳門賭場輸光錢」,只是一個藉口而已。

隨著澳門賭業升騰,澳門在美國政府的「監視雷達」中越來越顯眼,美國將比以前更加留意澳門。港澳地區近年來的政經形勢發生很大變化,美國不斷加大關注力度,有動機、有資源製造事端,增加話語權,進而達到幹預目的。對此,不得不防。

(發自臺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