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大地震后,華國鋒為何拖了8天才去慰問

1976年距今36年,那是一個大事層出不窮的年份,周恩來逝世、朱德逝世、天安門事件,與此同時,四人幫的陰霾始終籠罩在國人心中。但誰也不曾想到的是,就在那個夏天,又迎來了一場天災--唐山大地震。

「誰也救不了唐山,只有毛主席」

那天是7月:8日,天氣異常燥熱,凌晨3點42分,正在家中睡覺的長青被隨後23秒的強震忽然驚醒。「突然就聲音隆隆的響,有幾十架飛機同時發動的感覺,屋子里面沒有燈,但卻看得特別清楚,好像外面有亮光照著那種感覺。後來才知道這是一種地光,然後過了十幾秒鐘,就開始地震了,床、屋子來回動。」唐山大地震親歷者長青回憶說:「地震以後,整個城市安靜了,一叨聲音都沒有了,感覺就像在孤島一樣,靜得讓人們感到恐慌。」

遠在一百多公里外的北京新華社,剛值完夜班的黎楓回到家中,正准備睡覺的時候,房子開始了搖晃。在23秒強震之後,黎楓作為當時新華社國內報道部的主任,職業新聞人的敏感性使得他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地震震中可能不是北京,有可能在別的地方發生了大地震。這種臨時爆炸性的新聞,不能等著領導指示,那就容易耽誤了,黎楓立即打電話給負責國內新聞的兩個機動記者官天一和白連鎖,馬上出發采訪拍攝。由於時間緊急,天還沒有亮,官天一一行就已經出發,向天津、香河方向前進,此時在唐山開灤煤礦的李玉林,也想到了這一點,他的反應是必須第一時間讓北京的領導瞭解災情。李玉林回憶說:「這麼大的地震誰也救不了唐山,只有黨中央毛主席,因為他能調動幹軍萬馬。」

地震的幾小時之後,北京的記者們以最快的速度開始尋找地震的震中驅車前住,而唐山李玉林也開始從唐山往北京進發,他們的目的地是完全相反,可目標都是一樣,就是早一點告知災情,早一點開始救災,最大化地降低損失,但是情況並沒有想象的那麼順利,通訊中斷,道路扭曲,此時的唐山人們還在靜寂的黑暗中等待著天亮。人們在猜疑和困惑中,度過了天亮之前的最後幾個小時。天亮後長青才發現,這場地震讓唐山幾乎夷為平地,而此時的官天一仍然在路上尋找著震中,走在路上才發現他們所開的車已不適合在扭曲變形的道路上行使,於是他們又趕回總讓換了一輛吉普車開往唐山。經過換車,時間耽誤了不少。而另一方面,李玉林在路上也發生了各種意外,時間在一秒-秒流逝。

「我們是毛主席派來瞭解情況的」

兩方面都在竭盡全力前進,而此時,站在廢墟上的長青,看著周圍一片慘狀,經歷過朝鮮戰爭的他很清楚,在目前的情況下,積極開始自救或許是唯一的出路。「在這場災難中,咱們做一個黨員不能太自私。很多鄰居,平常認識我,但都不知我叫什麼。我對他們說,只要你們願意跟著我,我只要有一口吃的我都會分給大家吃。大家跟著我到展覽館去,那里有一個很大的廣場,到那兒可以有水喝,可以站腳,可以臨時在那兒搭上窩棚。這樣一共跟著我去了五家,二十三口人。」在通訊不發達的1976年,地震之後援助不會那麼快到來,活著的人怎麼辦,解決生活問題是當務之急,吃飯、喝水,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我們組成的臨時家庭里,弄來東西大夥一塊吃。沒有水咋辦,上坑里頭去灌水,什麼游泳池里的水,坑里的水,荷花池里的水都喝了。」

第二天的7點鐘左右,歷經十餘個小時的顛簸,官天一一行終於抵達了唐山,在路上他們不斷地遇到抬著傷者試圖攔車前去救治的災民。「那是過了豐潤以後,有好多難民往外跑,他們想搭我們的車,讓我們把他們送到醫院堅,後來我說不行,因為我們是毛主席派來瞭解情況的。當時毛主席的威信很高,大家齊喊毛主席萬歲,那個場面很激動人心。」

另一方同樣奔走在路上的李玉林,被領進了中南海紫光閣。「我們被帶進了一間大會議室,里面全是在新聞紀錄片上,畫報上看著的人物,有紀登奎,李先念、陳錫聯,還有陳永貴,吳德、吳桂賢,都是抓經濟工作的主要領導人。華國鋒同志剛上毛主席那兒去了,因為毛壟席聽說唐山來人了非要聽,但是邪陣毛主席的病已經很重了,唐山這麼大的災難,他聽了以後要是一激動,要出了問題這個政治責任誰負啊。」

據說華國鋒在權衡再三之後,還是告知了病重的毛澤東唐山發生了大地震消息。此時的新華社,已經得知了地震的一些準確情況,馬上開會商討,並調派更多的記者前去報道。黎楓說:「當時,官天一他們送回了一部分稿子,編成了內參給中央領導看。內容就是唐山破壞得怎麼樣,怎麼回事啊,有些代表性的建築,拍下來給他們看。當時,新聞不讓報道,但也得給領導們看看,破壞成了什麼樣子,死了那麼多人。」

「怎麼國家領導人到現在還不來?」

唐山地震發生之後,據說外國媒體第一時間根據他們的衛星偵查,斷定上百萬人口的中工業城市唐山已經被夷為平地,這座城市已經從地球上消失掉了,而中國媒體卻對死亡人數、災難的等級遲遲沒有準確的報道,外國媒體則在不斷的猜測當中。其實無論是外國媒體還是普通國人,對于地震震中唐山的具體狀況是不可能知道的,在那個微妙且複雜的年代,毛澤東病重,四人幫伺機搶班奪權,階級鬥爭的運動仍在一波又一波的開展之中,地震,哪怕是百年不遇的唐山大地震,也未能佔據報紙的太多版面,更何況上級領導還早有宣傳指示,如何報道,以何種口徑來傳播,一切早有安排。

雖然,地震發生的第二天,人民日報登出了地震的文章,可文章中並沒有說明地震的強度,以及死傷情況,佔據大幅版面的仍然是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全國人民似乎還並不太瞭解地震的嚴重性。雖然此時的唐山馬上建立起了抗震救災指揮部,而唐山人民還是有一些疑慮:為什麼領導人沒有來唐山,是不是忘記我們了。官天一回憶說:「那時候說實話,毛澤東病重,四人幫一心想奪權,局勢十分混亂。華國鋒到唐山的時候,已經七八天了。那時候唐山人民已經等的不耐煩了,怎麼國家領導人到現在還不來?邢臺地震第二天周恩來就飛去了,為什麼到現在華國鋒還不來,總理還不到,唐山人開始已經有點沉不住氣了。」

1976年8月4號,距離地震發生八天之後,華國鋒才來到了唐山視察災情,據說這還是在毛澤東的再三催促之下。其實華國鋒也有自己的苦衷,此時的中共黨中央隨著毛澤東身體每況愈下,內部的鬥爭也已經空前激烈,唐山大地震對於這場黨爭的較量電許有不小的影響,華國鋒又是一個重要的角色,這個時候一次輕微的錯誤,都很有可能改變全局甚至未來的歷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